<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护卫祸水妃 > 限免 第七十八章 当御前太监,可好?
    赵祯点点头,以为她不明白这个数量哪里来,于是解释道:“有一半的刺客被暗卫解决了,因此你没看得出来。不过护卫们清点过尸体,确实是一百多号杀手。朕实在想不出你一名小小护卫,如何值得那人劳师动众,非取你命不可。”

    上官若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谁知道她以前得罪谁呢。只要不是感情债,其他都好说,毕竟她有王爷当靠山。如果对方不是什么好人的话,想办法把他给灭了。不过目前不清楚幕后之人是谁的情况下,还是尽量躲着点比较安全。

    赵祯见她皱着眉头,安慰道:“你也不必太过担忧,朕这次带了不少暗卫,只要你留在朕的身边,就不会有事。”

    上官若觉得这话有些暧昧,再看赵祯的眼神有些不对,连忙摇头道:“不成,他们的目标是小臣,小臣岂能陷皇上于危险?”

    “朕乃真龙之身,不怕这些宵小之辈。”赵祯正色道,浑身散发着王者之气。

    上官若这一刻感受到了两人天与地的距离,心里暗暗给自己抹了把汗,以前她是如何觉得皇上好亲近的?

    “皇上,不知道王爷醒了没,小臣想去看他。”上官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借故想离开。

    “若儿……”赵祯感觉到她的疏离,眉头不由皱了皱。

    上官若始终低着头不敢看他,她已经完全意识到自己的这副皮相该死的容易招惹桃花。招惹谁也不能招惹皇上,后宫三千佳丽都不是吃素的,她可不想每天都被一群杀手追着跑。

    过了几秒,才听赵祯说道:“朕随你一起去看望信王。”

    上官若暗松了口气,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跟赵祯独处,压力山大啊!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往赵祉所在的营帐。赵祯见她一瘸一拐地杵着拐杖,想搀扶她,不过知道她有意疏离,也就作罢。

    赵祉和营帐就在旁侧,没走几步路就到了。会诊的太医见到皇上,纷纷行礼。赵祯问了一下赵祉的情况,就让他们都退下了。

    “皇上……”赵祉正要起身行礼,却瞥见跟在皇帝背后的上官若。这小东西,居然趁着他受伤卧床又去勾引皇上。信王殿下的脸上写着大大的不悦,脸黑得跟暴风雨前夕的乌云一般。

    赵祯看到他脸色不善盯着身后的上官若,心下有些好笑,没想到一向冷情寡性的皇兄也有表情丰富的时候。不过坏坏的皇帝陛下并不打算解释,将他的误会视作不知。

    “你身上有伤,就不必拘礼了。”赵祯说着,在他榻边坐下。

    赵祉道了声谢,目光继续盯在上官若身上,好像要把她瞪出个窟窿来。上官若头皮发麻地将眼睛看向帐篷顶,不敢与他对视。这么凶神恶煞的眼刀,她实在不敢接啊!

    上官若躲闪的目光在赵祉看来就是心虚,脸色不禁又黑了一层,差点就要挤出墨来。

    “皇兄你有伤在身,不如这几天让上官护卫去朕的身边避一避,如何?”赵祯的话如同在赵祉熊熊的怒火上又添了一桶油。

    赵祉黑着脸道:“不可,上官若招惹不少祸端,放在皇上身边,臣如何放心?”这小东西果然成功地勾搭上了皇上,准备摆脱他了。她完全无视了他对她的警告!

    上官若听着眼前两位天下权势最大的男人的对话,她感觉自己脖子上的脑袋在不停地摇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搬了家。

    她觉得此时不能在当空气了,插话道:“皇上,王爷对小臣恩重如山,又是因小臣才受得伤,小臣想留在王爷身边照顾王爷。”

    赵祉一听,黑沉沉的脸霎时拨开了云雾,怒火也消了一半。

    赵祯定定地看了上官若数秒,淡淡地说道:“既然这是你的选择,皇兄就拜托你照顾了。”

    赵祯没有为难她,上官若在心里暗自抹了一把冷汗,感觉脖子上的脑袋又牢靠了些。

    “皇上放心,小臣一定竭尽所能照顾好王爷的。”上官若打着官腔一本正经地回道。

    赵祯淡淡一笑,没说什么。虽然上官若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但是他已经有皇后和许多妃嫔,而皇兄如今还是孑然一身。眼前的女子是皇兄用生命去守护的,他即便是再喜欢,也不可能跟皇兄争抢。

    由于赵祉昏迷刚醒,赵祯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偌大个帐篷只剩下赵祉和上官若两人。

    赵祉冷眼瞄了一下缩着脖子的上官若,讽刺道:“上官护卫好本事啊,都快成皇上身边的红人了!让你留在本王身边侍奉,实在是委屈了你!”

    “王爷说哪里的话,属下是您……王府的人,侍奉王爷乃是分内之事,何来委屈?”

    赵祉冷嗤了一声,道:“是吗?本王觉得你更适合到宫里当差。不如本王跟皇上说说,让你做个御前太监,天天得见天颜,可好?”

    太监?上官若虽然没有小牛牛,但忽然感觉到胯下一疼,不禁恶寒了一把。

    “别啊,王爷。属下离不开您啊。在王府住习惯了,怕去皇宫适应不来。”上官若哭丧着脸。万一赵祉真的是突发奇想,把她扔去皇宫那个吃人不露骨的地方,她的人生就要完蛋了。更何况皇帝还对她有那么一点意思,倘若被后宫里的女人知道,那绝对会是死无全尸啊!

    ‘属下离不开您’这几个字眼让赵祉听了很受用,不过他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继续说道:“凡是都由不习惯到习惯,本王相信以你的能耐,定能在皇宫混得风生水起。”

    上官若的小脸皱成了小龙包,王爷不会真得要把她送走吧?某若的小脑袋瓜在不停地运转。如果被迫去了皇宫,她能混的好吗?御前太监是能天天见到皇上的吧?有皇上做靠山,好像也不是那么难混。可是皇上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啊,万一把她编入后宫,这还得了?为了一个男人跟一大帮女人争宠,实在太可怕了!光想想,上官若就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事到如今,也只能使用‘美男计’了。上官若挪到赵祉榻前,放下拐杖,双手握住他的右手放到脸上,装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说道:“王爷,您不是说属下欠你的永生永世都还不清吗?属下愿意一直侍奉在您的身边,以报答王爷您的恩情!”

    赵祉的眼角抖了抖,这戏做得有些假。不过对于上官若那么抗拒入宫这件事情,信王殿下表示十分愉悦。

    赵祉有些疲惫,淡淡道:“本王饿了,去传膳。”

    上官若脑回路了一秒,立马高兴地直起身,支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往外走。虽然赵祉这人很霸道,让她想避而远之,不过就目前状况而言,留在他身边是最好的选择。等以后自己变得强大了,她一定要摆脱他的禁锢。她感激赵祉对她所做的一切,但这不等于他就可以任意摆布她的人生。她会报答他的恩情,不过是换别的方式。

    赵祉看着上官若蹒跚的小身影,性感地薄唇不由紧抿。刚才因为自己一时的妒嫉,似乎把她给吓到了。她的箭伤还没好,如此待她,会不会苛刻了些?

    过了没多久,上官若端着一碗热乎乎的鸡肉粥进来。

    “王爷,粥来了。太医吩咐说您这几天要吃清淡些。您就将就着吃吧。”上官若说着,人已经走到榻前。

    赵祉拍了拍软榻,示意她坐下。上官若也不扭捏,一屁股就坐下了。天知道她的腿有多疼,可是人微命贱,能有什么办法。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思考一下以后的出路,不能活着这么窝囊。

    赵祉一脸傲娇地等着她伺候,上官若很想上去咬他一口。不对,自己又不是小狗,咬什么咬?

    人家穿越来当公主郡主,她倒好,当了奴才。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心里虽然忿忿不平,脸上还要装出一副恭顺地模样。她勺了一口粥,轻轻吹了吹,接着送到赵祉的嘴边。

    信王殿下很受用地品尝着鸡肉粥,目光则一直注视着上官若。这张精致的脸蛋配上一双惹人遐想的桃花眼,足以让任何一位男人动心。偏偏这小东西不自知,到处去招惹桃花。在俘获她的心之前,绝对不能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

    上官若觉得赵祉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灼热,害她的小心肝怦怦直跳。幸好他有伤在身,不然真怕他下一秒化身为狼。每天要面对着一个对自己有所企图的上司,还真是不好办啊。

    如果他不是那么霸道的话,也许她会考虑一下转移自己的感情。可是王爷太强势了,不好相处,上官若直接在考虑名单中将他“x”了。

    赵祉看她眼睛滴溜溜的转,不知道这小东西在想什么。但是面对着他还能走神,信王大人表示大大的不悦。

    “本王此时受伤皆是因为你,这笔账得记到你名下。”赵祉冷冷地说道。

    上官若回过神,任命的应道:“好,属下有能力之后定然会还。”心里却在名单上又给赵祉填了一重“x”。这男人太抠,不能要!

    回去之后她要回上官府一趟,跟上官青借点钱。像青儿这般乖巧的孩子,零花钱肯定没花出去多少。有了钱,她就可以创立自己的事业。复杂的不会,开个商铺什么的还是可以的。等赚了钱,她一定会还清在王府欠下的债务。至于那张卖身契,她也会想办法夺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