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护卫祸水妃 > 限免 第七十九章 你居然轻薄本王?
    上官若一口一口地喂着赵祉喝粥,心里却一直在腹诽。看他那一脸得瑟的模样就想甩他个五指山。

    赵祉烧没退尽,胃口不大好,吃了半碗就不吃了。他看着上官若说道:“这批杀手跑了几个,其他的没留下活口,暂时还查不出是谁所为。这段时间你别单独行动,尽量留在本王身边。”

    上官若闻言,点头道“好”,心底生出一丝暖意。没想到王爷都躺在榻上了,还记挂着她的安全。

    不过下一秒又听他说道:“下次本王与人对决,你就别插手了。”

    赵祉一点都没忘记这小东西的‘杀伤力’有多大。每次出手都砸得狠准,害得他两次落了下风。如果不是了解她有多蠢,还以为她是别人派来的细作。

    上官若尴尬地点了点头,精致的瓜子脸忽然生出两酡红晕。这是她护卫职涯中的黑历史,恐怕以后想抹都抹不掉。

    “你身上还有伤,今天就不用当值了,本王给你一天带薪假期。”赵祉冷冷地说道。

    带薪假期?上官若瞪大了眼睛,几乎以为是幻听。是外头下雨了,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一向抠门堪比铁公鸡的王爷忽然大发慈悲了?眼前这位该不会是冒牌的吧?

    赵祉见上官若i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嘴角抽了抽。

    “你睡那边的长榻,别打扰本王休息!”赵祉搁了一句话,不再理会上官若那惊讶的表情,自己侧身躺下了。

    上官若呆滞了几秒,终于回魂了。她高兴地拿着碗走了出去,将它递给帐外当值的护卫并交代了几句,然后回到帐中往自己的长榻上一躺。天知道她的腿有多疼,即便是有拐杖,可是每一步都拉扯着受伤的肌肉,疼得后背直冒冷汗。

    换做以往,上官若一定会哭得稀里哗啦。但是如今的她不会再哭。因为她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如此放肆,不过是仗着赵祉的宠爱。可是前不久这人曾对她起过杀心。即便这次他为了自己差点丢了性命,但恐惧的种子早已种下,要想拔出何其容易?

    她不喜欢这种仰人鼻息的生活,她渴望自由。与其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摆布,不如增强自身的实力,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属于她的一片天地。人穷思变,每个月都只能领到几个铜板的某若终于开窍了。

    上官若舒舒服服的睡了个白日懒觉,还做了一个美美地发家致富梦。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变黑,肚子适时的敲着鼓。

    上若揉了揉眼睛,抬头看向依旧躺在榻上的赵祉。嘴角撇了撇。切,这人,睡得比她还香。平常还老数落她懒,王爷你不也一样?上官若被压在脚底的自尊心中终于找回了一点优越感。

    既然醒了,就起床找吃的,顺便伺候那只傲娇地狐狸王爷。上官若让右腿先着地,然后才借着力支起身子。虽然左腿很疼,不过她没有娇弱到动惮不得,是不是该感谢这副曾经习武的身体。

    上官若支着拐杖下了床,先喝了一杯茶水下肚,然后再一瘸一拐地走到赵祉身边。

    “王爷,该起床用膳了。”上官若小声的叫唤道。

    ……

    睡得这么死,这可不像是王爷的作风。她蹙着眉又唤了一遍,不过榻上之人依然没动静。

    上官若觉得不对劲,伸出手去摸他的额头,有些烫。不会又晕倒了吧?她轻轻拍了拍赵祉的脸,叫唤道:“王爷快醒醒,别下我呀!”

    ……

    上官若这下慌了,她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探赵祉的鼻息,确定他还有呼吸没。重伤落崖、中毒、溺水,这哪一件不是要人命的?

    呼吸若有若无,上官若几乎不能确定他还有没有呼吸,小脸吓得惨白惨白。休克,心肌复苏、人工呼吸!脑袋里立马想到的就是这几个词。

    人命关天,来不及喊人了,上官若直接撬开赵祉的嘴就吹气。可是当她的嘴唇刚刚触碰到那两片薄唇的时候,赵祉就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两人都怔了怔。上官若慌忙坐直了身体,傻笑了两声道:“王爷,您醒了,害属下虚惊了一场。”

    气氛好尴尬啊,脸颊连带耳根都红透了,上官若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上官若,你居然趁着本王熟睡之时轻薄本王!”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别的原因,赵祉也是红了脸。喜欢是一码事,被调戏又是另一码事,信王殿下表示很生气。尤其想起好几次都被她压倒的情景,脸色不由的一黑。

    上官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轻薄’是什么鬼?信王殿下,您堂堂一国王爷,这种话能乱说的吗?上官若很怀疑他的脑子是不是烧坏了。

    “王爷,属下刚才见您呼吸微弱,以为您……”驾鹤西游了,当然,这几个字她没胆说。

    “你以为本王虚弱,就可以趁机欺辱本王?上官若,你好大的胆子!”赵祉内心一边窃喜上官若主动亲了他,一边又觉得生气。至于生气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也许是觉得作为女子,上官若太过随便了。难道之前她也这么亲赵寒和李陵君那两个狐狸精?一想到这儿,信王殿下胸腔里生出一股无明业火,上下猛烈地起伏。

    上官若被他吼得耳膜震荡,脑袋嗡嗡作响。不就是亲了一下嘛,又不是第一次,至于么?以前他不也趁着她睡着的时候亲她。她一个女儿家都没说什么,他倒好,跟个被登徒子*的贞洁烈妇一样反应这么大!

    “王爷,我……”

    “滚!”

    上官若想解释,却被赵祉赶了出去。当值的两个护卫看着上官若一脸狼狈地走了出来,面面相觑,不敢议论。

    上官若在他们眼里,名义上是贴身护卫,实则就是王爷的男宠。王府里除毅离和张武,没人敢接近她。跟王爷的男宠亲近,跟找死没啥区别。王爷和上官护卫打情骂俏又不是头一回,他们早就见惯不怪了。

    不过这上官护卫也是猴急,王爷都受伤了,还那么急色。虽然暗地里有人传王爷是被压的那个,但是到底还是主子,不能悠着点么?

    上官若并不知道别人心里怎么想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被雷得吐血。

    赵祉还在气头上,暂时是回不去了,先填饱肚子再说。这时,几名护卫正在围着火堆靠兔子,应该是刚打回来的猎物。皇上和王爷就是英明,带着一群会武功的护卫,想吃啥野味不成?

    等以后有了钱,上官若也想找几个跟班。一来拉风,二来可以充当保镖,还可以时不时地差遣他们去打点野味烤烤。未来的日子实在太没好了,想想都觉得激动。

    不过现在还没到激动的时候,她抹了抹嘴角的口水,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众护卫见了他,纷纷起来行礼。上官若很受用地摆摆手,示意他们免礼。有皇上亲封的官职在身就是不一样,要是月钱也由朝廷来发就好了,不用担心被王爷黑了去。

    (某若的想法只对了一半,朝廷确实按例给她发了月钱,不过都被赵祉下令给扣下来了。要想留住一个人,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留下她的钱袋。在这点上,我们信王殿下还是很英明的。)

    “这是刚打的吗?我可以蹭吃吗?”上官若厚着脸皮问道。太香了,口水都忍不住要往外流了。

    “这是给主子们备的,上官护卫虽然深得信王宠爱,不过也不能与主子们抢吃吧?”说话的是一个长相粗犷的护卫。他最看不惯这些以色侍主,借着献媚上位的人。他勤勤恳恳地在皇宫当了护卫五年有余,也就升了个护卫长。人家陪王爷睡个觉,轻轻松松就被封了四品御前带刀护卫!

    上官若的笑容一僵,脸色变得有些难堪。不就是想吃点兔肉么,用得着说话那么难听?不过猎物时人家打的,不给吃她也没辙。

    其他护卫也都沉默不语,他们这些从宫里出来的都不大喜欢上官若。她不仅害信王受了重伤,还害死了他们不少兄弟。为守护主子送命也就认了,偏偏是为了个以色事人的男宠,叫他们如何不气愤?

    上官若也感受到了大家的排斥和疏离,识趣的支着拐杖离开。她小时候因为父母工作忙的缘故,经常寄居在亲戚家。她没啥特殊能力,但察言观色这点却是从小就学会了。

    现在好像过了晚膳时间,一时还真不知道去哪里寻吃的。好饿啊,上官若随头丧气地回到赵祉帐前,却不敢进去。也不知道王爷气消了没?都怪刚才急乱了分寸,王爷是随便可以‘亲’的吗?他亲你可以,你亲他不可以,这就是权势!

    “上官若!”赵欣不知道何时站在了上官若的身后。

    上官若高兴地转过身,正要打招呼。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上官若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左边脸颊瞬间印上一个巴掌印。

    “欣姐姐……”上官若捂着脸不明白地看着赵欣。

    “别叫我姐姐,你不配!”赵欣冷冷地说道。

    “欣……,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上官若试探性地问道。她已经感受到了对方浓浓的恨意和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