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护卫祸水妃 > 限免 第八十章 我们不再是姐妹!
    赵欣上来又是一巴掌,冷哼道:“本郡主的名讳也是你这种卑贱之人能直呼的?”

    “为什么?”上官若的眼眶有些湿润,心里有着各种疑虑和不解。

    “为什么?当初我怎么跟你说来着?我让你离毅离远一点,他是我喜欢的人。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又是怎么做的?”赵欣步步逼近,恨不得将上官若撕碎。

    上官若脸色惨白,她都知道了吗?

    “欣姐姐,你听我说,这都是误会!”上官若着急地说道。

    “误会,他都亲口承认了,他说他喜欢你,你居然说是误会?”赵欣冷笑道。

    ……

    毅大哥,你怎么没戴我送给你的钱袋?

    那钱袋是你绣的?怪不得……

    我也是第一次绣,绣得不好,希望毅大哥别介意。

    钱袋属下不能收,属下把它还给郡主。

    既然都收下了,哪有退回的道理?

    属下当时不知是郡主之物,倘若知道,定不会占为己有。

    那是我送给你的,怎么是占有呢?

    郡主的东西,属下不敢收?

    毅离,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属下已经有心上人了。

    谁?上官若,对不对?

    怎么,不说话了?你时刻将钱袋放在胸口,是因为以为这是她送的,对不对?

    这不是她的错,是属下自以为是,误会了。

    不是她的错?你居然为她说话?你不是说你不喜欢男人吗?还是说你已经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她也喜欢男人!而且那个男人不是你!

    属下……明白。

    明白你还喜欢她?

    属下不后悔,也不会纠缠于她。

    好,很好!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本郡主说到做到!

    郡主,有气都冲着我来,别为难她!

    这可由不得你!

    ……

    赵欣回想起跟毅离的对话,心里的恨意如烈火般灼烧,原本挺好看的面容几乎被嫉妒和怒火扭曲。

    “上官若,我一直视你为亲姐妹,你就是这样待我的?”赵欣死死地盯着上官若,她万万没想到曾经的好姐妹竟然抢走了她心爱的男人。

    “我没有,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我……”上官若心下慌了,赵欣的质问令她措手不及。她以为只要自己疏离毅离,事情迟早会过去。谁想毅离那愣头青居然会对赵欣坦白自己的心声,让她错过了解释误会的时间。

    “够了!我们的姐妹情谊到此为止!”赵欣说完便转身离开。她不想听她的任何解释,连多一个字都觉得恶心!

    上官若捂着火辣辣的脸望着她离开的身影,所有想说的话都变得苍白无力。原本以为是一辈子的情谊,在情爱面前崩裂了。懊恼,悔恨和不甘一时缠绕在心,令她感到窒息。如果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她一定不会答应她去送那个钱袋的。

    友情和爱情一样,一旦破裂,就再也难以修复。上官若知道,她和赵欣的友谊再也不复当初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从此再也没有一个愿意和自己交流心底秘密的好姐妹。

    夜晚的山风寒冷如冰,吹乱了她垂在肩上的头发。她的视线有些模糊,只隐隐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往她走来。他向她伸出手,却在半空停顿了下来。

    “她打你了?”毅离的声音满含怜惜和歉意。

    上官若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回道:“是我做错了,她打我也是应该的。”

    “不,错不在你,是我,是我的一厢情愿害了你!”毅离的情绪有些激动,他没想到自己的感情会连累到她。

    “不,是我太笨,把事情搞砸了。”上官若觉得好委屈,同时感到很无力。

    看着她倔强而含泪的桃花眼,毅离的心如被火灼一样烦躁,暗骂自己愚蠢,没把事情处理好,害得她伤心难过。

    “我去找郡主!”毅离说着就要转身。

    上官若一把拉住他的手,说道:“别去,你如果没法喜欢上她,只会把事情弄得越来越糟。”

    毅离转过身面对她,一时不知道怎么该怎么办好。他喜欢她,也许不是从误会开始,或者是更早的时候,在不知不觉中。她说得对,他无法喜欢上郡主,因为他的心已经被眼前之人沾满,即使她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他。

    上官若意思到自己的举动有些轻佻,连忙送开他的手。她以前觉得自己女扮男装,不必忌讳太多细节,如今想来真是蠢透了。不管如何伪装,她依然是女子。男女之间的互相吸引往往就起源于生活中的细节,或者现代科学所说的柯尔蒙。如果早知道自己那么犯桃花,平时就多多注意言行,离男人越远越好。

    “我回去了,出来那么久,我怕王爷找我。”上官若急忙找了个借口离开。既然他已经知道一切都是误会,就不要让误会继续下去。

    毅离看着她一瘸一拐地走进帐篷,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什么。他的感情无须她回应,只需他一个人默默地守护就够了。

    上官若原本只是为了逃离毅离的视线,可是刚进入大帐就后悔了。赵祉此刻正坐在长榻上,一双狭长的凤眸透着寒光,盯得她头皮发麻。

    “王爷,您叫属下滚,属下滚了一圈又回来了。”上官若一脸阿谀地说道。

    赵祉冷哼了一声,调侃道:“哦?你不仅滚了一圈回来,还带回了两个巴掌印。”

    上官若眉尖抖了抖,就知道狐狸嘴里吐不出象牙。

    “那些都不过是误会一场罢了。”上官若陪着笑道。

    “你的那些风流韵事本王无兴趣,两巴掌也算是个教训。”赵祉淡淡地说道。

    “王爷说的是。”上官若恭顺地回道。谁说不是呢?两巴掌算是打轻了。

    赵祉看她一脸阴霾,知道她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如果她不是太过随便的话,会惹出多么多事端吗?信王大人表示很生气,一边心疼一边气得冒烟。

    “既然滚回来了,就去给本王弄些吃的!”赵祉口气不佳的下令道。之前只喝了半碗粥,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上官若一听,精神马上起来了。给王爷找吃的,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蹭上那么一点呢?

    “王爷稍等,属下这就去!”

    有了美食的诱惑,上官若觉得腿也没那么疼了,一蹦一跳的速度比兔子还快。

    赵祉看着她那雀跃的小身影,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个弧度。如果她一直都这么听话,勉为其难地封她做个信王妃也不是不可以。

    上官若王旨在身,寻起吃来也变得理直气壮,不一会儿就拎着一只烤得金黄兔子回来。既然是王爷的命令,谁也不敢刻意刁难,但心里却是对她慢慢的不屑。上官若懒得理会别人的目光,毕竟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让别人都满意。

    “王爷,属下回来了。这是护卫们刚打的兔子,烤的可香了。”上官若边说边咽口水。真香,好想咬上一口啊!

    看着外焦内嫩的烤兔,赵祉也有了食欲。

    “伺候本王用膳。”傲娇地信王殿下优雅地端坐着,等待上官若的服侍。

    上官若一愣,这烤肉要怎么喂?是一片片地撕下来,还是直接整个塞他嘴里?显然后者不可取,那就是前者咯。

    上官若从兔腿上撕了一小块肉,放到赵祉嘴边道:“王爷请用,属下洗过手的。”

    赵祉倒也没嫌弃,张开口将兔肉吃了进去。

    上官若看他优雅地咀嚼着香脆的烤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王爷,属下刚才忘了给您试毒了。虽说是自己人烤的,不过试一试比较保险。”上官若眼睛一直盯着金黄的兔子。

    “你又不会中毒,找你试吃有用吗?”赵祉挑眉道。

    上官若一噎,没想到他还记得这茬,真是只狡猾的狐狸!能看不能吃,上官若的服务太多180度转弯。她故意将兔肉撕的很小很小片,往赵祉嘴边送。

    赵祉眯眼看着她,这小东西,一不高兴就耍小脾气。不听话就要教训,信王殿下也这么做了。

    上官若手指刺痛,可恶,这家伙居然咬她。正当她要开口求饶的时候,赵祉就松口了。

    “本王以为是兔肉,没想到看错了。”赵祉一脸无辜。

    上官若心里好想爆粗口,不过作为优秀的大学生,她要保持该有的素质,淡定,淡定!

    “本王为了表示歉意,就赏你和本王一同进餐吧。”赵祉淡淡地说道,似乎刚才的行为真如他所说的那样,‘看错了’。

    “谢王爷!”上官若几乎是秒出回话,生怕‘迟则生变’。有吃的,所有的怒气和不快霎时烟消云散。

    她连忙撕了一大块兔肉喂给赵祉,接着又抓了一块更大的往自己口里塞。美食入腹,整个人都舒畅了许多,满血复活。还是跟着王爷好,不愁吃喝。

    赵祉看着她那疯狂的吃相,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信王殿下不禁问自己,确定她是女子吗?他正要开口训话,谁知上官若直接将一块烤肉塞他嘴里。

    “王爷快吃,烤肉凉了味道就不好了。”上官若边鼓着腮帮子边说道。

    赵祉冷哼了一声,开始咀嚼嘴里的肉。他一定是瞎了眼,所以才对这个粗鲁的女人感兴趣。以后要是带她参加宫宴,信王府的脸面都要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