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孽天败家子 > 第一百零四章 不断秒杀
    居然当着他的面威胁这位大叔,许磊不给他一点教训,那就不叫许磊了,只要这货上钩,那就准备大出血吧。

    “~啊哈哈!切磋,就凭你,既然你要送我钱,那我就不客气了,走吧。”

    随着年轻人的大笑声,现场无数看热闹的玩家们,终于发出了一声声欢呼声,这切磋不稀奇,这带有赌注的切磋就好看了,而且带有赌注的切磋,看起来也有意思不是。

    “尼玛!走,今天不卖了,去看了比赛在说。”

    “走!不就是没生意么,大不了今天不做生意了,走,替那年轻人加油去。”

    .......................................

    很显然这年轻人犯了众怒,为了可以看到有人收拾他,大部分商人都离开摊位,来到了竞技场旁边,至于那位大叔,当然也出现在了竞技场旁边,这年轻人可是为了他出头的,他怎么可能不出现。

    这是一个一千米大的圆形擂台,有了那么大的面积,不管是远程职业,还是近战职业,都可以发挥出百分之一百的战斗力,毕竟擂台太小或者太大,都会影响一些职业,而这里却是刚刚好。

    “哦!我们的切磋居然有那么多人看,那这赌注少了可不好,说吧,赌多少?”

    “一百金币一场,你随便派人上来,谁赢谁拿钱。”

    “好!爽快,就这样吧,小子,准备好大出血吧。”

    不用一分钟,这赌注就非常愉快的决定了,有了系统的公正,就算是耍赖那也是无济于事的,而在双方决定的那一刻,下面的观众们却是发出了一阵阵吸气声。

    这可是一百金币一场啊,要知道现在的金币可是真的和现实中的金子一样稀有,这一百金币一场的赌注算的上豪赌了。

    这赌注越大,那观众们看的就越有兴致,一时间,擂台下无数玩家和商人,都在替许磊加油着,只不过由于双方并没有把名字亮出来,所以任何人都不知道许磊和恶霸们叫什么。

    不用三十秒,一位身穿整套铠甲手拿巨剑的中年大汉,就出现在了擂台上,一看那武器就知道,这货是战士转职后的狂战士,也只有狂战士可以拿的动那么庞大的巨剑。

    “叮!切磋倒计时开始,输方将失去一百金币,请准备。”

    在系统的提示下,擂台上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倒计时,而在双方都进入战斗状态的时候,下方的观众们,此刻全部屏住呼吸,双手握拳紧张的观看着。

    ~嗷——!“狂化!”“野蛮冲锋!”

    这狂战士一上来就把20级的新技能全部用了出来,而且这个狂化这个技能,价格还不是一般的贵,看来这《叶盟》非常的有钱啊。

    使用了狂化后的狂战士,那就好比一头发情般的公牛,在加上那如同火车一般的野蛮冲锋,要是被撞到,那眩晕是一定的,只要陷入眩晕,那除了血厚防高的职业外,其他职业那还真的很难逃离被击杀的命运。

    只不过这次他遇见了许磊,在准备阶段的时候,他就已经瞄准了这个中年大汉,虽然比赛没开始之前没有光标出现,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训练,他完全可以进行盲狙。

    这盲狙顾名思义,就是不使用任何瞄准设备进行攻击,就比如现实中,一个快要冲到面前的敌人,对于狙击手而言,哪有机会用瞄准镜,还不如直接凭经验攻击来的快。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这人怎么把一个金币丢在擂台上了,难道是准备吸引对方注意力么。”

    “真是败家啊,虽然这小子非常有钱,但是也不能吧金币丢在地上吧。”

    ...........................................

    没办法,既然要攻击,那就必须先败家,其实他也不想那么高调的,只不过刚刚一直和对方互怼,忘记把金币丢地上了,在切磋开始的时候,他才想起来。

    只不过准备时间他什么都不能干,所以时间一到,他就把一枚金币丢在了地上,随后就是一抬狙击枪,对着冲撞而来的大汉就是一枪。

    ~嘭!-1550!

    “啊-!”

    “叮!比赛结束,获胜方为蓝色方。”

    随着一声惨叫和系统的提示声,现场不管是谁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许磊,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居然看到一个狂战士,还没攻击到对方呢,就已经倒在了地上,而这个时间也就只有二秒钟而已。

    这是他们这辈子见过最快的切磋了吧,这完全就是虐杀中的虐杀啊,这切磋的伤害数值,观众们那是看到一清二楚,狂战士好像除了盾战士外,就没有什么职业比狂战士防御高了吧。

    虽然狂战士血量和一般输出差不多,但是他防御力高啊,而且这货的装备可是一套20级蓝色装备,估计全部属性都加在了防御和力量上了。

    “你!你,你到底是谁。”看见许磊那么高的攻击,这位年轻人终于开始害怕了,他的公会确实人多,但是在游戏初期,要是惹了一位这样的高手,那他的公会想要顺顺利利发展,那就真的非常难了。

    “~哼哼!现在知道怕了,不过已经晚了,怎么样,还来不,放心,只要你能交的起赌金,我可以陪你玩到天亮。”

    对于这种吃软怕硬的人,那就必须强势,非常的强势,强势他害怕为止,只有打的痛了,他才不会继续去欺负别人。

    “~呵呵!这位兄弟,不,这位高手,刚刚的事情叶某人向你道歉,不知可否去酒楼小喝一杯,就当在下的赔罪酒了。”

    好吧,这货完全就是个不要脸的货色,为了招揽高手,这货完全可以把仇恨放在后面,可以想象,这人是多么的不要脸,能把仇恨忍下来的人,那一般都是个阴险小人,只要以后有机会,他完全可以把今天的事情全部报复回来。

    “别!我受不起,当然了,你要是肯和那位大叔道歉的话,那我就既往不咎了,怎么样?”

    “什么!你别欺人太甚,他一个下等人,配我亲自向他道歉么,给你个台阶下,别不知好歹。”

    对于这样的年轻人而言,向高手道歉,那是应该的,毕竟向高手道歉也不会失了他的身份不是,但是向这位大叔道歉他就办不到了,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他非被其他少爷小姐笑死不可。

    “哼!别把你自己看成什么非常有身份的人,在我眼中,你连一只畜生都不如,既然不道歉,那就继续叫人上来吧,当然了,你也可以夹着尾巴逃跑的,我保证不笑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