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狂兵 > 第三十三章无耻的人
    徐天辰看了一眼周围热火朝天的工地,又看了看身边穿着OL制服,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林秋云,一脸狐疑的说道:“这个林总,你确定欠了咱们几千万,拖着不还的郭万达会在这里?”

    “哟,这不是林总吗?今天怎么有空到我们这里了,这灰沉沉的,要是沾到了林总的千金之躯就不好了。”

    林秋云还没有说话,一个看似工地监工的男子似乎也发现了林秋云,大步流星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隐藏在眼镜背后的眼神落在林秋云的身上,闪烁着一丝火热之色。

    “张监工,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郭万达在哪,带我去找他。”林秋云看着来人,语气平静的说道。

    “林总,消消气,消消气,我现在带你去见我们郭总,跟我来。”

    张监工先是看了一眼林秋云,在看了一眼徐天辰,脸上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转身朝着不远处的办公室走去。

    其实,与其说是办公室,倒不如说是用夹板搭建起来的夹板房,当然,工地上一般都是这种房子,也无可厚非,不过,作为总经理的办公室,里面的配置却丝毫不逊色,空调,办公桌,电脑,电视,沙发应有尽有,和真正的办公室没啥区别。

    在办公桌前的老板椅上,一个挺着大肚子,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正一脸悠闲的坐在老板椅上,怀里抱着模样的女人,手掌在女人的身上移动着,女子也是双眸如水,呼吸急促,整个人都趴在中年男子的怀里,显然是两人准备在办公室里面做什么。

    当看到林秋云从外面走进来之后,这个中年男子挥了挥手,让身上的这个女人离开之后,脸上堆满了笑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上前向着林秋云伸手:“林总,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你来之前,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也好让我去迎接你啊,还有你也是,张监工,你说说你是怎么当监工的,林总这种大人物来了,你居然不提前通知我,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赶紧给我滚出去。”

    “是,郭总教训的是,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现在马上就滚。”

    张监工脸上带着惶恐的神色,仿佛是因为郭万达的话而感到了害怕一样。

    看着张监工的模样,徐天辰脸上闪过一抹光芒,虽然张监工隐藏的非常好,但是在张监工的眼底深处,明显带着一丝戏虐的笑容,是对他和林秋云的戏虐。

    林秋云冷冷的扫过张监工一眼,直接无视掉郭万达伸过来的手,淡淡的说道:“好了,郭总,你就不要在我这里演戏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想你应该十分的清楚,你现在还欠我们新月集团五千万的尾款,没有结,现在按照合同上面规定,你已经逾期快半年了,你是不是该结账了。”

    郭万达想和林秋云握手的愿望落空,也不尴尬,而是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似乎早就有了应对的办法,不紧不慢的说道:“林总,不是我不结账,而是你们的装修不合格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做的是高档精装修小区和别墅,当初我找你们合作,是因为你们新月集团是中海的明星企业,装修口碑也是业界数一数二,我才找你的,可是结果你们是怎么给我设计的?就因为你们装修设计有着明显缺陷,才导致我的房子现在卖不出去,你知不知道我损失了多少钱,整整好几个亿啊,这些钱你们赔个我吗?只要你们赔给我,我立马结清尾款,保证一毛钱都不拖欠,怎么样。”

    听到郭万达厚颜无耻的话,林秋云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沉声说道:“郭总,你说这话,你不觉得可笑吗?据我所知,你的这些别墅和高档小区之所以卖不出去,是因为你自己的判断失误,认为那块地有开发价值,再加上房子质量不行,才是导致房子卖不出去的,你现在却将黑锅甩到我们的头上来,你这么说,未免有些太强词夺理了。”

    “强词夺理?”

    郭万达大笑着说道:“林总,你可不要随便污蔑人,我可是正经的商人,我的房子也经过正规验收合格的,你胡说八道,小心我告你诽谤。林总,我再说一句,你想要钱没问题,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把我的损失赔给我,我立马给你结清尾款,否则,一毛钱没有。”

    什么叫做无耻。

    这就叫做无耻。

    郭万达可以说将无耻这两个字演绎到了极致,明明是自己的房子质量不行,再加上眼光判断失误,才导致房子一直卖不出去,却将这个锅甩在装修上面,不得不说,这人不要脸,真的会天下无敌。

    徐天辰站在林秋云的身后,微微的摇了摇头,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新月集团会三番两次的讨债失败了,对付这种滚刀肉,心平气和的说话是没有用的,这样能拿到钱才有鬼了。

    林秋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饶是以她多年销售养成的心境,面对滚刀肉一样的郭万达,也不由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郭总,有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中海是一个法治城市,我们也签订过法律承认的合同,当我们的利益受到侵害的时候,我们有权利向法律寻求帮助的,在法律层面上,你所说的装修缺陷,我们会用你当初跟我们确定的装修图纸和专业设计师来给你解答,我想你应该不想把这件事情闹的人尽皆知吧!”

    郭万达在听到林秋云的话后,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慢条斯理的给自己点了一根雪茄,戏虐的说道:“林总,你要去告我,尽管去告我好了,如果法律认为我该赔钱,我保证分文不少的给你,只不过我手底下有着一千多张口等着我发工资养家,要是到时候我没钱发工资,发生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情,那这件事情就跟我无关了。”

    “郭万达,你……。”

    林秋云心中控制不住的升起一团怒火来,脸色彻底变得难看了起来,郭万达这番话摆明了就是在威胁她,一旦这件事情闹到法院去,对新月集团来说,绝对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到时候只要郭万达稍微在旁边煽风点火一下,找几个人伪装成农民工到新月集团门口大闹一场,或者来一场跳楼讨薪,哪怕新月集团占理,闹到这种地步,新月集团也绝对讨不到什么好处。

    “好了,林总,你看时间也不早了,你该回去了,我现在要出去巡视工地了。”

    郭万达抬起自己有些堪比大腿的手臂冲着林秋云摆摆手:“当然,林总你要是留在这里也没关系,不过,要是又什么不懂事的人冲撞了林总,那可就不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