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大神通 > 第九十九章富人游戏
    在零三的带领下,叶尘飞几人来到了山顶,进入寺院内一个巨大的广场上,此刻寺院的广场上几乎是站满了人,衣服着装统一,都是义帮的成员。

    “欢迎!欢迎!几位光临鄙帮,真是于某人的荣幸,我以准备酒席为几位接风洗尘。”

    于兴成坐在广场最中央的一个原形的巨大高台上的一个竹椅上,看到叶尘飞等人的出现,直接站了起来,对着叶尘飞三人笑道。

    “欢迎恐怕是谈不上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你应该听说过。”叶尘飞站在高台之下,冷笑道。

    “呵呵,这位小兄弟说话的语气很凌人啊,不过有时候无事献殷勤,不一定是非奸即盗,或许还可以坐下来,谈一桩交易。”于兴成尴尬的笑了两声,随后说道。

    “交易?不知是何交易,还要用得着如此隆重吗?”叶尘飞抬眼看向于兴成,开口淡淡问道。

    于兴成一副大道老成的样子,说道:“所谓交易就是一种可以实现双方共赢的方式,小兄弟不要把这件事想得太复杂了。”

    “如果我不想谈这交易呢?”叶尘飞冷笑着问道。

    “没关系,几位可以随时离开,我义帮不会阻拦半分。”于兴成说着,抬眼看向马小迅,笑道:“不知你的父母还好吧?”

    “你!”

    马小迅脸色阴沉下来,咬牙切齿的看向于兴成。

    叶尘飞心中暗骂这只老狐狸,这看似一个简单的问句,实则是个威胁,而这个威胁恰恰也是几人反驳不了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请吧。”叶尘飞平静的看向于兴成,说道。

    “好,这边请。”于兴成带头下了高台,走到边上的一桌剩满酒菜的八仙桌旁,笑着对叶尘飞几人说道。

    叶尘飞径直走了过去,坐到上位,马小迅和郑墨也依次坐下。

    “来人,上酒。”于兴成挥了挥手,一个义帮成员跑过来将几人的杯子装满酒。

    于兴成随后坐下,对着身后站着的零三说了几句话,零三点了点头,离开了。

    “有酒有菜,如果有东西助兴岂不美哉。来,我先敬各位一杯。”于兴成笑道,随即站起身来,抬起酒杯。

    “我们几位都不胜酒力,抱歉。”叶尘飞淡淡的回道。

    于兴成见此,脸色有些难看,最终坐回到座位上。

    半晌,广场之上突然多出了两队幸存者,两队各有二十人,分别站在高台的两侧,而且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砍刀,只不过他们的神情却是在恐惧,恐惧着未知的生死。

    “好了,好戏要开场了。”于兴成侧过身去,饶有兴致的说道。

    叶尘飞目光流转,似乎已经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果然,于兴成再次开口道:“这两队幸存者,每队有二十人,他们的武器都是一样的,不论力量速度也是相差无几的,也就是说,这两队人几乎都是相对等的,比赛规则是,两队每轮各派出一人,在高台上决斗,活着的一方记一分,但必须继续在高台上战斗下去,直到死亡或者将对面的二十人全部杀死,如此,以此类推,最后哪队记的分多,哪队就算获胜,可以领到二百斤大米。”

    “靠!你他娘的也太残忍了吧!”马小迅猛的站起身来,大吼道。

    随着马小迅的一声大吼,周围的几个义帮成员已经举起了枪,对着马小迅。

    叶尘飞示意马小迅坐下,他对于这种事不是很感冒,这就相当于以前那些富人玩的所谓“富人游戏”一般,只不过换了种方式,性质还是一样的。

    “残忍?身处末世,只有残忍的人才能活的更久,活的更好,不是嘛?”于兴成端起一杯酒放到鼻子前嗅了嗅,淡淡说道。

    马小迅不甘心的坐了下来,目光看向高台边的两队幸存者。

    “人处于绝境时,必须残忍,就好比这两对幸存者,如果任意一个人没有做到残忍,那么就会失去生命。”于兴成继续开口说道。

    “可这些都是你逼迫他们做的。”马小迅牙齿压着舌头,愤怒的说道。

    “逼迫?这个世界不就是在逼迫我们吗,逼迫我们不得不让自己更残忍。”

    于兴成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下,淡淡说道。

    叶尘飞一直在旁敲着桌子,不知在思考着什么。高台上的战斗已经开始了,两个衣衫不整的青年握着手中的砍刀,相互警惕的看着对方,谁也没有先动手。

    他们以前都是普通人,几乎连打架都不会,而如今却要生死相搏,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生死由命。

    “啊——”

    终于,其中的一个青年忍受不住这种恐怖的气氛,挥舞着砍刀冲了过去,而另一个青年只能快速躲避。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在逃跑的青年的后背多出了几道伤口,鲜血在不停的流淌,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一直逃跑的青年也是急红了眼,挥舞着砍刀反转,扑了回去。

    “刺啦——刺啦——”

    两个人在互砍着,鲜血挥洒了一地,谁也忘却了疼痛,一分钟后,终于有一个青年应声倒地,而另一个青年也跪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已经半死不活了。

    “第一轮,红方记一分,下一个!”

    随着裁判声音的响起,一个青年瞬间冲上了高台,脸上洋溢着兴奋,因为此刻他的对手已经无法给他造成威胁,他只需要轻松的砍下一刀,就行了。

    那个青年举起手中的砍刀,兴奋的朝着跪在地上的青年的脖子砍去。

    “咔擦——”

    随着一声脆响,一个头颅便滚落到高台下面,鲜血沿着头颅运动的痕迹划出了一道血红色的直线。

    激烈的砍杀还在继续,一个小时之后,高台上只剩下了一个人,准确的来说已经算半个人了,一条手臂和一条腿已经被砍断,只能躺在地上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最终结果!红方胜!”

    随着裁判员的声音响起,那个青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手中紧握的砍刀“晃当”一声掉落到地上,宣告死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