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大神通 > 第八十七章意外骤降
    “老头,你这是在开玩笑吗?”邹辰举起手中的纸条,示意道。

    “这块聚集地就值这个价,再说现在的三千亿和这一张白纸几乎是等值的,也算是公平交易。我们这就叫做以德服人。”张百万继续笑道。

    “德你妈个香蕉扒皮!”

    “砰——”

    邹辰大骂一句,朝着张百万瞬间开出一枪。按照他对自己枪法的自信,即便打不爆死老头的脑袋,也能要了他半条小命。

    但现实却是残酷的,飞出去的子弹没有击中任何人,悬停在半空中,“啪嗒”一声落到地上。

    “好小子,要不是我穿着金属隔离器,岂不是要被你打死了?”

    张百万脱去身上的西装,露出一件如同电线网的东西。

    邹辰后退了两步,惊骇不已。

    “来啊,再打两枪试试,正好测试一下这金属隔离器的威力到底如何。”

    张百万负着手向前走了两步,对着邹辰说道。

    “砰——砰——”

    邹辰又开了两枪,均是对准张百万的头颅,但子弹还是悬停在张百万周身的一米左右。

    邹辰对身边几人示意了一眼,几个青年立刻挥舞着手里的橡胶棍朝着张百万抡去。

    张百万冷冷看着几个冲过来的青年,突然横起一脚,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踢飞,紧接着又是两拳,将另外两个青年轰飞出去,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

    邹辰看着被打回来的几人都已经没了呼吸。

    张百万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布,擦拭着脚上的皮鞋,一边擦拭一边说道:“怎么样,小子,带着你的人滚吧,不过这些幸存者得留下。”

    “你不要欺人太甚!”

    邹辰愤怒的想要冲过去和张百万拼命,却被周围几个人死死的拦住。

    邹辰有些不甘,他的梦想是要当一名西部牛仔,惩奸除恶,而如今奸恶之人就在眼前,而他在这些奸恶之徒面前,弱的像条狗。

    邹辰猛然想起什么,惊声问道:“你是强化者!”

    “哦?你也知道强化者?既然知道了,那就赶紧滚吧!”张百万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邹辰身后的一众幸存者都极其沮丧,他们其中大多数都是从别的聚集地逃出来的,受尽了压迫和凌辱,自从来到此处,也算过的有点“人”样,至少不用受到那些管理者的欺辱。而如今却又要回到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他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有默默的承受,毕竟反抗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叶尘飞穿过人群,走到邹辰身边,淡淡说道:“多谢你提供的住宿。”

    邹辰看着突然出现的叶尘飞,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头,听说你是以德服人,不知真假?”

    张百万挪了挪手上的玉扳指,说道:“那当然,祖传家训,以德服人。”

    “很好,那你可要做好准备了。”

    叶尘飞冷笑了一声,运转灵气,身形猛的飞出。

    “砰砰砰——”

    连续的几声巨响,张百万带来的一堆手下通通瘫倒在地。

    张百万背后一凉,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

    叶尘飞从后面捏着张百万的脖子,把他高高举起。

    “你,你想干什么,放我下来!”

    张百万惊恐万分,他一个堂堂的强化者竟然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可想而知,这个青年是何等的恐怖。

    叶尘飞笑道:“放心,我不杀你,你不是说以德服人吗,这次就让你好好表现一下。”说着,叶尘飞捏碎张百万的手腕和脚腕,将他扔进那些围观的幸存者面前。

    “好吧,让我看看你是怎么以德服人的。”

    周围那些幸存者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一个连子弹都不怕的张百万在这个青年面前竟然毫无反抗的能力。

    叶尘飞懒得再瞧一眼,走到邹辰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黑色珠子,扔到邹辰手中。

    “这个就当住一晚的报酬了,我走了。”

    叶尘飞说着,已经沿着通道向外面走去。

    “叶兄弟,这……”

    邹辰刚想问问手里的黑色珠子是什么东西,可当他抬眼望去,已经看不到叶尘飞的身影。

    叶尘飞出去之后,一路飞奔回去,当回到妇女之家时,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

    周围的房屋大片大片的倒塌,还有许多炮弹炸开的大坑。尤其是妇女之家所在的位置,几乎已经被夷为平地,触目心惊!地上还残留着许多的残骸断肢,看样子大多数是妇女之家的人。

    叶尘飞在周围寻找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叶尘飞皱着眉头,心中却是着急万分,这种情况,肯定是出事了。

    正当叶尘飞离开之余,一道淡淡的血迹陡然印入他的眼中。

    血迹是延伸到平民聚集地后面,血迹很淡,有人为清扫过的痕迹。

    叶尘飞顺着血迹找到了一处废弃的维修厂。

    维修厂杂草丛生,满地枯黄的野草,足有半个人高。

    叶尘飞仔细的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在维修厂的西南方向找到了几丛压倒的野草。野草上还沾着一丝已经干涸的血迹。

    叶尘飞在周围寻视着,五感全开,最终在视线落到维修厂最中央的一个横向的巨大液化油桶上。

    叶尘飞身形一跃,跃到一截生锈的铁架上,凝视着巨大液化油桶,那里面传来若有若无的哭泣声。

    叶尘飞继续仔细听着,似乎是秦喜的哭泣声。

    叶尘飞没有犹豫,快速跃到液化油桶上。

    “谁?“

    油桶里面传来一声惊恐的叫声。

    “我,叶尘飞。”叶尘飞淡淡回道。

    里面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一个面容苍白的女人轻轻打开顶盖,探出头来。

    “叶大哥,求求你救救张伟吧,他快要不行了!呜呜呜……”

    秦喜看到叶尘飞,一下子泪如雨下,大哭了起来,压抑了那么久痛苦的心情,终于爆发了。

    叶尘飞顺着顶盖口向里面看去,一个几乎全身是血的男子躺在那里,奄奄一息,从面容上看,正是张伟无疑。

    “怎么回事!其他人呢!”叶尘飞冷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