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大神通 > 第一百一十六章裘仇
    叶尘飞骑着大兔子,硬着头皮跟在马闯后面,看着周围各种异样的目光,索性仰躺在大兔子毛茸茸的背上,小憩一会。

    不一会,几个白袍子青年突然拦住了去路。

    马闯脸色一变,急忙从大兔子的背上跃了下来,走到那几个白袍子青年面前,笑道:“呦!没想到是小离宗的执法队啊?怎么?为何要拦住我们的去路啊?”

    为首的青年不屑的扫了马闯一眼,开口道:“看你们两个不像是本地人,照例排查,把身份令牌拿出来吧。”

    叶尘飞纵身一跃,落到马闯身旁,看着眼前几个人,眉头皱了皱。

    “得,查人都查到自己头上来了。看清楚了,这是什么!”

    马闯淡淡说着,随后掏出小离宗外门弟子的令牌,在白袍子青年眼前晃了晃。

    “你的。”

    白袍子青年只是扫了一眼令牌,便转身看着叶尘飞说道。

    叶尘飞很自然的掏出那块原本属于李建的身份令牌。

    “好了,走吧。”

    白袍子青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然后准备带着几人离开。但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从远处响起。

    “等一下!”

    声音未落,又是一对白袍子青年缓缓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当初发现南风堂尸体的那个男子。

    马闯给叶尘飞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做好逃离的准备。

    “队长!”

    那几人见男子走了过来,急忙喊道。

    “嗯。”

    男子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叶尘飞二人走来,突然微笑道:“我叫裘仇,这一片的执法队长,可否赏脸到寒舍一叙。”

    “裘仇?”叶尘飞喃喃道。

    裘仇看向叶尘飞,笑道:“怎么,这位兄弟以前是认识我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这名字很奇特。”叶尘飞摇了摇头,回笑道。

    “哈哈,这名字可是好东西,它能时刻让你记住你自己到底是谁。”裘仇爽朗的笑道。

    “看来,阁下也是有故事的人。”马闯跟着附和道。

    “这边请。”

    裘仇伸出手,斜过一侧,对着叶尘飞二人说道。

    叶尘飞和马闯相互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朝着前方走去。

    经过一刻钟的路程,裘仇领着叶尘飞和马闯来到一处平屋内。

    平屋面积不大,不过干净整洁。

    叶尘飞扫视了一圈,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家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只有一些山果,还请两位多多包涵。”裘仇拿出一些红色的果子,放到桌子上,随后一脸歉意的说道。

    “没事,裘兄客气了。”

    马闯坐到椅子上,客气的说道。

    “你这住处缺少了点什么。”叶尘飞环抱着手臂,淡淡说道。

    “哦?缺少了什么东西?”裘仇略微惊讶道。

    “人气。很清冷,这和裘兄的性格不符啊。”叶尘飞嘴角上扬,看着裘仇,微微笑道。

    裘仇表情一僵,神色有些黯淡,默不作声的坐到椅子上。

    “如果我没猜错,你这名字也是后起的吧,“裘”这个字又称“报”,裘仇,所以又称报仇。裘兄,我说的对吗?”叶尘飞眼睛直直的看着裘仇,平静的说道。

    他从房屋的布置和裘仇这个人做了对比,便发现裘仇这个人外表看似火热,内心其实十分孤僻。从一开始,叶尘飞听到“裘仇”这个名字的时候,便感觉到一丝不寻常。此刻,叶尘飞通过裘仇的反应发现,他所猜想的都是对的。

    既然裘仇把他们二人带来了这里,肯定不简单,叶尘飞必须抓住先机,掌握主动权。

    “没想到任何事都逃不出这位兄弟的眼光。既然如此我也不兜圈子了。南风堂是你们杀的吧?”

    裘仇恢复一种清冷的神态,徐徐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是我,我们杀的呢!”马闯猛然站起,辩解道。

    “是,南风堂的确是我们杀的。”

    叶尘飞目光和裘仇对视着,脸上毫无波澜,淡淡说道。

    “叶哥,你……”

    马闯惊讶的看向叶尘飞,脸色很难看。

    “那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杀的可是南风家的二长老南风熙的儿子?现在南风家已经追查下来,一定要我们执法队找出杀人凶手。”裘仇的语气咄咄逼人。

    “知道,不过我们杀了南风堂,这不正合你意嘛。”叶尘飞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平静的看着裘仇,开口说道。

    “哼!你别血口喷人!我可是执法队的队长……”

    “是嘛?那我们现在岂不是应该被你交到南风家的手上了?”

    裘仇说到一半的话被叶尘飞打断。

    裘仇脸色变了变,攥紧的拳头慢慢松开,脸色阴沉的看着叶尘飞,许久,从椅子上站起,目光严肃的看着叶尘飞,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有件事想请你们合作。”

    “裘兄说的哪里话,我们二人的性命可是握在你的手上,哪还有“请”字一说。不过我是很好奇,裘兄是如何知道我们就是杀人凶手的?”叶尘飞摆了摆手,淡淡笑道。

    “鼻子,你们身上有血腥味。”裘仇脸色缓和起来,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对着叶尘飞说道。

    “那如果我们只是杀了一只妖兽,岂不也是有血腥味?”叶尘飞疑惑的问道。

    “每个人的血液所包含的气味都各不相同,你们身上有着南风堂血液中所包含的那种南风家特有的味道。”裘仇停顿了一会,继续解释道:“其实你们自身也有气味,你们在杀了南风堂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

    “原来如此,别人都是靠神识辨人,你却是靠鼻子。”叶尘飞点头说道。

    “你们杀了南风堂,我其实是打心眼里激动。南风家的人都该死!其实几天前,南风堂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密切注意他的行踪,如果你们不动手,我也会杀了他!”裘仇表情有些激动,尤其是提到南风家的时候,额头上的青筋更是暴涨。

    “你既然跟南风家有仇,这下是放心了。”

    马闯摸了摸胸口,说道。整个人放松了下来,继续坐回到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