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品全能天师 > 第七十七章 幻 术
    “嘿嘿,小元元,我还是跟你睡吧,我怕那个巴扎报复……”小胖指了指床头上挂的画,语气十分哀怨,“我刚看了,我们几间房挂的都是耶稣,店老板估计是个教徒,我这要是入梦,直接就见上帝了,哪还有命啊!”

    “靠,你特么跟我睡就跟我睡,紧紧的抱住我是几个意思?”

    “万一,巴扎把我带到梦中,我也可以抱着你一起。”

    秦元无语,咬破指尖,用天师血在小胖额头画了个定神符,然后,又用红线串上一枚五帝钱,在小胖右手中指上绑了三道,说道:“这样就算巴扎有千年修为,也勾不走你的魂魄了,除非把你杀了。”

    “杀了?”

    “放心他不会杀你,快走吧。别耽误我睡觉。”秦元说完又钻进被窝里。结果小胖再一次贴上来。

    “嘿嘿,我还是跟你一起睡吧,这样保险点。”

    秦元一脚将他踹下床,以引雷符威胁,总算将他赶到马师傅房间,将门锁好,回到床上,心中还是愤然不已,特么的,跟我睡上瘾了是不是,万一你在梦中销魂,老子的一世清白都要被你给毁掉。

    秦元实在困的不行,一觉睡到黄昏,才沉重醒来。

    一看外面已经暗下来,秦元一惊,急忙起床穿好衣服。

    “我去,睡的跟头猪,好多东西都没准备呢。”

    一打开房门,秦元就看到小胖靠着门边,手里拿着一朵玫瑰花,不断的冲他抛媚眼,还扭着屁股,踩着猫步,慢慢的朝他走来。

    秦元浑身打了个颤抖,想作呕,急忙后退几步,“我靠,小胖,你丫的抽什么羊癫疯。”

    “秦元,是我啊!”

    眼前的景象一变,小胖不见了,是芮可可站在门口。

    芮可可穿着惹火的黑色皮装,倚在门边,冲他温柔的笑着。

    秦元心中大大惊艳了一把,挠了挠头:“你怎么过来了?”

    “难道你不想我过来?”芮可可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芮可可进门后,往床上一坐,冲秦元抛了个媚眼,“过来呀。”

    “这,这有点不好吧!”秦元差点当场喷出鼻血,矛盾着,是不是该先拒绝一下,矜持矜持,芮可可突然贴上来,双臂搂住他的脖子,脑袋也靠上来。

    我靠,不会吧,这么主动?

    秦元一颗心狂跳起来,脑海中却浮起一个朦胧的念头:这不科学!自己虽然很帅,很招女孩子喜欢,但也没到这地步吧,连冰山美人都来主动勾搭自己?

    用力在大腿上掐了一把,不疼,擦,原来是做梦。怪不得芮可可这么主动。

    秦元那个无奈啊,自己为啥会梦到芮可可勾搭自己?为什么不是叶轻语呢?难道自己内心就这么猥琐?

    反正也是做梦,猥琐就猥琐吧,可可妹子,对不住了啊,秦元转身抱过去,结过只抱到空气,芮可可消失了!

    之后房间迅速坍塌下去,整个空间陷入一片虚无,几秒钟之后,一片一片草原紧挨着出现,然后是城池、军马、战营等,像科幻电影里演的那样,在短短十几秒钟时间内搭建了一个新的空间。

    秦元现站在一片空荡的草原上,两边都是撕裂的马叫声,一队队铁骑呼啸而过,夹带着势不可挡的威猛。

    “这是什么地方?”秦元惊呆,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空间。

    “这是松锦之战的主战场,锦州。”一个声音,从秦元身后响起。

    秦元一回头,就看到巴扎缓缓走过来,站在他身边。

    “我去,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秦元满脸冷汗问道。

    巴扎微笑道:“从你睡着以后,我就已经进入你的梦中。”

    “那他们呢?”秦元问的是小胖和马师傅。

    “我让他们好好睡一觉,有些事,让你一个人知道比较好。”巴扎耸耸肩,道,“我相信,你身上的秘密,也不想让他们知道吧!”

    秦元身体一震,神色平静,点上一根烟,静静的看着事态发展下去。

    鏖战之后,双方罢兵回营,准备着第二天的攻势。

    后金大本营,一个女人慢慢的走出来,秦元一看到那女人的面容,浑身一震,这特么不是四号教学楼里的大妖嘛!

    女人走出大营后,瞧了瞧身后,见没人跟着她,施展身法,飞快的朝一处荒凉的山坡奔去。

    “这,这是道门步法,她,她是修道之人!”秦元愕然的问道。

    巴扎点头,道:“她是我师姐,我们都是玄天门弟子。”

    “玄天门!五百年前,被称为道门第一大派,后在一夜之间,玄天门凭空消失,门中所有的人都神秘消失。几百年来,后人想查出玄天门消失真相,但由于线索太少,加上年代久远,一直没有突破性的进展。”秦元抽了一口烟,眼神变的犀利,他感觉,今晚就可以解开玄天门神秘消失之谜。

    女人健步如飞,在崎岖的山路里,如履平地,由此可见,这个女人的道门修为,深不可测。

    到幽静的山腰,听到一个男声:“是玉儿。”

    “齐大哥!”黑暗中,一个三十来岁男人走出来,女人欢快的跑过去,扑进男人的怀抱里。

    男人是一个将军,还穿着盔甲,头发凌乱,脸上还有丝丝血迹。

    “你不该约我出来?大明与后金的决战,就在此役。”男子推开女人,叹道,“你我终究是宿命之敌,这是无法避免的。”

    女人着急,道:“不,齐大哥,我不想做后金国师,我也不想去履行师门法令。带我走,我们离开这里,海阔天空,只要和你在一起,就是废掉我一身修为,我也心甘情愿。”

    男子摇头,道:“你是玄天门的道女,而玄天门又是后金第一道门,天大地大,可真有我们容身之地吗?”

    女人一愣,眼中露出挣扎,可看到男子的为难和痛苦,她的那一抹挣扎很快消失不见。

    “想走?走的了吗?”一个冰冷的声音,从林中深处传来,随后,一片片火把亮起来,冲出一队铁骑,足有上千人,团团的把二人围着中间。

    带头之人,正是后金战神,爱新觉罗.多尔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