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品全能天师 > 第七十五章 不做天师,可以当人生导师
    巴扎一走,贝微微幽幽醒来,见自己躺在天台上,一阵错愕,完全想不起刚才发生什么事。

    “我怎么会在这里?”贝微微迷茫的问道。

    小胖呵呵笑道:“你被鬼妖上身了,刚才,哭着喊着要自杀。”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秦元狠狠的瞪了小胖一眼,走到贝微微跟前,微笑地问道,“你没事吧!?”

    贝微微摇头,道:“除了头有点晕,没其他的事。”

    秦元道:“我给你一个护身符,为什么不戴在身上?”

    贝微微沉默一会,道:“我扔了。”

    “扔了?”秦元一阵肉疼,那个护身符,有他三滴精血,再加上复杂的符箓,足以震慑鬼首级别,要是拿出去买,至少三十万,但她随随便便就给扔了,真是败家啊!

    贝微微低头不语。

    秦元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扔了就扔了,回头我再给你弄一个。不过,不要再扔了,弄一个这样的护身符不容易,要是拿到市面上卖,至少是三十万。”

    贝微微咬着嘴唇,半响,问道:“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呃……”秦元不知该如何回答。

    贝微微道:“我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小时候,被家人抛弃,被最爱的姐姐抛弃,长大了,被男朋友抛弃,好像我的一生,都是在被人抛弃。”说着,她眼眶一红,眼泪吧唧吧唧掉了下来。

    “你没有被人抛弃,是你,一直想抛弃自己。”秦元摸了摸下巴,有些事,他还不能告诉贝微微,有些真相,只适合烂在肚子里,拍了拍她的肩膀,徐徐说道,“不要看轻自己,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一直在等你,你爱的人,爱你的人,都在关心你。”

    天台的门被推开,一帮人都冲进来,大家见秦元成功的劝回贝微微,都松了一口气。

    在医院里,有病人自杀,绝对是一件让人头疼的大事。

    送贝微微回病房后,秦元见贝微微神色还是比较沮丧,知道要让她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慢慢来吧,时间会证明一切。

    今晚,便是和女妖决战的时间,秦元有许多准备工作要着手进行,就让罗文静、刘欣研先看住贝微微,等解决了这里的麻烦事,他再好好开导一下贝微微。

    有的时候,他觉得,以后不想做天师了,可以做人生导师。

    三人早餐还没吃,这个时候,秦元和叶轻语也没心情约会吃早餐,在医院大门口,随便找了个小饭馆,对付一下就过去。

    “咯咯,秦元,吃了早餐后,我要去一趟酒店,找一找诸葛青,让他晚上也出一份力。”叶轻语喝了一口豆浆,微微停顿一下,轻声问道,“你要陪我一起吗?”

    “你们夫妻俩在边上卿卿我我的,我这么大的电灯泡在旁边,你们不觉得刺眼,我还觉得碍眼呢。”秦元噘噘嘴,有点吃醋的说道。

    “滚,老娘待嫁闺中,还是黄海大闺女,别诋毁老娘名声,要是搞的老娘嫁不出去,就死死的缠着你。”叶轻语恨恨的说道。

    “没问题,你嫁不出去,我娶你。”秦元似是开玩笑,似是许诺。

    叶轻语怔在那里,愣愣的看着秦元,眼神里的情感极为复杂。

    “咳咳……”小胖啃了几口包子,见二人看向他,讪笑道,“貌似,我才是那个刺眼的电灯泡啊!”

    秦元翻翻白眼,没好气道:“你才知道啊,刚才要是没你,老子就亲上了。”

    “哥,你还欠我一百六十元车钱呢?”小胖不合时宜的讨债。

    “咳咳……多大点事啊!”秦元拍拍小胖肩膀,语重心长道,“作为天师,眼光要放远一点,心胸要开阔一点,别被俗气给沾身。”

    “好,那你还我三百二十块。”小胖噘着嘴巴,委屈的说道。

    “我靠,你放高利贷啊!你黄世仁啊!我特么又不是杨白劳。”秦元激动的站起来,“一百六十块,要我还三百二十,高利贷也没你心黑啊!”

    “哥,你刚才不是说,作为天师,眼光要放远一点吗?”

    “是啊,我眼光很远!”秦元一路看过去,目光盯着叶轻语的胸口看,嘴巴吧唧吧唧的响,就差口水流下来。

    叶轻语咯咯娇笑,故意扭了下腰,幅度过大,导致胸口的两座高峰剧烈的抖动,霎时间,波涛汹涌,秦元瞧的傻眼。

    “我艹,什么高高在上的天师,还不是一个披着天师外衣的猥琐男!”小胖心里鄙视道。

    “好看吗?”叶轻语咯咯娇笑,内心一阵得意,可以吸引住秦元的目光,足以说明自己的魅力。

    “好看。”秦元摸摸下巴,啧啧称奇。

    “想试试手感吗?”叶轻语挑‘逗’道。

    “这……多不好意思啊!”秦元扭扭捏捏,羞红了脸颊。

    “装,你就给我装!”小胖耷拉着头,可以确定,他是多余的,这个电灯泡太明亮,照的自己都不好意思。

    可他,也舍不得走啊,虽然不能像秦元光明正大的看,但是,他也可以偷偷的瞄上几眼,过过眼瘾的。

    “晚上我等你哦!”叶轻语抛了个媚眼,妩媚道。

    “咳咳……晚上有约,没时间啊!”秦元羞涩道。

    “那明天晚上吧!?”叶轻语靠了过来,与秦元的距离更近。

    甚至,两人的呼吸声都听的见。

    “我……”秦元呼吸有点急促。

    “你,敢来吗?”叶轻语半玩笑半认真的问道。

    “我……”秦元突然坐正身子,眼神不着痕迹的瞄了叶轻语领口一眼,“激将法对我没用,别在我身上用。”

    “不敢就不敢,给自己找什么理由啊!”叶轻语眼中,闪过一道失落。

    或许,秦元对她是有好感,可秦元的心,还是没有完全放下以往的包袱。

    三年前,到底发生什么事?

    为什么会让秦元变成这样子?

    “我想说,你们可以不要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吗?”小胖苦瓜着脸,“可以考虑下单身狗的感受吗?特么,双十一又要到了,天天宣传光棍节,搞的我现在还是一个光棍,天天过着双十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