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品全能天师 > 第七十四章 魂梦心经
    “奶粉男人,一看就是个小白脸。”小胖不服的说道。

    秦元回头,冲小胖竖起大拇指,连梦境师都敢调侃,估计小胖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小胖不明情况,还以为秦元是夸奖他,挺起胸膛,颇为得意的看了看大家。

    “噗嗤”

    叶轻语忍不住的笑出来,她终于记得这个人是谁,在梦中见过,以她的修为和智慧,竟然奈何不了这个人,还差点栽在这人的手里。

    作为天师,她非常清楚这人的实力,可以制造梦境,又可以利用人的梦境为所欲为,这人的修为,无限接近千年大妖。

    “你笑什么呢?”小胖不傻,见气氛有点不对劲,心虚的问道。

    叶轻语道:“这人是个妖,还是修道的妖。”

    “嗯,那又怎么样?我是业余天师,专收妖!”小胖出冷汗,更加心虚道。

    “牛逼。”叶轻语竖起大拇指,“不过呢,这个妖有点特别,是专门在梦中杀人,除非你不睡觉,只要你睡觉,他就可以无声无息的杀了你,让你永远也醒不来。”

    “噗通”

    小胖一个踉跄,差点站不住,扶着墙,呵呵尴尬的笑道:“放心,我有小元元,不,不怕他!”

    “难道你们天天晚上睡一起?”叶轻语暧昧的看了二人一眼,偷笑道。

    小胖哭丧着脸,道:“我错了还不行。”

    “别废话。”秦元让二人不要说话,对巴扎道,“你生前是道门天师,应该清楚,要找到轮回几世的人,并非容易的事。”

    巴扎道:“我知道,不过,你道行比我深,又精通佛道神通,一定有办法找到她的。”

    “不会是你马子吧!?”秦元笑的有点坏。

    “马子?”巴扎听不懂,“马的儿子叫马子吗?”

    “噗嗤”

    叶轻语、小胖同时笑出来,小胖更是嘎嘎笑道:“那奶牛的儿子,岂不是叫‘***。”

    突然,见到叶轻语杀人的目光,小胖急忙摇手,道:“开玩笑,开玩笑,纯属开玩笑。”

    叶轻语叹道:“我是无所谓的,只是,你得罪巴扎,就不怕他在梦中对你怎么样?要是弄几头奶牛到你梦里,让你一次爽个够,就不知道你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小胖的笑容僵在脸上,狠狠打了嘴巴一下,“我让你乱说,回去罚你吃香蕉,顺便,再把‘****老师的画像挂在床头,梦到苍老师,也是不错的艳福。”

    叶轻语满脸冷汗。

    秦元尴尬一笑,转开话题,道:“你找她干什么?”

    巴扎道:“五百年前,我们是生死相依的恋人,五百年后,我想让她回到我身边,可以吗?”

    “你说可以吗?”秦元没好气的白白眼,“人妖相恋,是犯大忌的,何况,你是鬼妖,半妖半鬼,与人强行在一起,会遭到天谴的。”

    “只要和她在一起,就算灰飞烟灭,我也在所不惜。”巴扎坚定道。

    “有毛病!”秦元嘀咕一句,那种什么死也要在一起,哪怕灰飞烟灭都动摇不了他们爱情的,纯粹在扯淡、瞎胡闹,人都死了,生前恩恩怨怨一了百了,再坚定的情感,也会在冥司那里一笔勾销,还谈什么在一起。

    巴扎道:“想对付大妖,绝非容易的事,尤其是大妖的修为,有两千年功力,硬碰硬,造成的损失有多大,不用我说,你也清楚的吧。再说,大妖要逃走,凭你们拦的住吗?一旦大妖脱离封印的掌控,简直就是人间浩劫,不亚十级大地震,足以摧毁滨海市。秦天师,交易很合理,好好考虑考虑。”

    “你有什么办法?”秦元心动,点上一根烟,缓缓的喷出一阵烟雾,淡淡问道。

    “办法很简单,在梦中与她决战。我可以构建一个梦境,在梦中,我可以提升你们的实力,压低大妖的修为,不过,幅度不会太大,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构建梦境?”秦元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巴扎的修为,真是深不可测。

    “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秦元好奇的问道。

    “魂梦心经!”巴扎得意的说道。

    “噗”秦元正喝酒,听到巴扎的话,一口酒喷出,刚好,喷的小胖满头满脸都是。

    “哥,我骑车的,你喷我一脸的酒,我这是酒驾了。”小胖觉得,还是离秦元远一点比较好。

    “魂梦心经”,九大天术之一,是天地间,所有幻术一类的起源点,包括妖修炼的诸般勾魂摄魄神通,都源自这本奇书。

    真是没想到,巴扎生前修炼的,竟然是九大天术之一的“魂梦心经”,难怪他有这么大的本事,敢进入天师的梦境里。

    巴扎接着说道:“想要消除大妖的戾气,就必须了解到大妖的来历,我的‘魂梦心经’,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刚好,我认识这个大妖,她绝对不超过五百岁,‘魂梦心经’可以把她的过去呈现出来。”

    小胖不解,道:“你都跟她那么熟,直接告诉我们不就行了,为什么要把事情弄的这么复杂呢?难道是想刷存在感吗?”

    巴扎坏笑道:“你想知道为什么啊,可以,我在梦里告诉你。”

    “别,我还是觉得,抱着苍老师睡觉,才更有味道。”小胖心虚的说道。

    “我和她有约定,不会直接说出她的来历。”巴扎耸耸肩,无奈道,“所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把她的过去告诉你们。”

    “随便,我就当看了一场XD电影。”秦元弹弹烟灰,无所谓的说道。

    双方的合作谈拢,具体细节的,等清楚大妖的过去后,再制定相应的战术。

    “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还要招惹微微?”秦元生气的问道。

    巴扎道:“她的额头,与我的马子太像了。”

    “靠,你知道马子是什么意思啊?”秦元冷汗,无语道,“你丫的真在刷存在感!”

    巴扎没好气道:“我活了五百年,又会进入别人的梦里,像这种新时代的用语,我会不知道吗?好了,那就这么说定,下午的时候,我过来找你。”说完,他的身影化为虚无,转眼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