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品全能天师 > 第七十三章 合 作
    “原来,‘七星长明灯‘是为你续命用的!”秦元脸色一冷,眼中露出浓浓的杀气,“作为道门违禁的道术,其逆天而行的作法,已遭到上苍的摒弃,而你用活人的命,达到延续自己的生命,这简直就是邪师的作法。”

    “哈哈……”贝微微大笑,笑声里充满了鄙视和不屑。

    “你笑什么?”秦元冷道。

    贝微微停止笑声,冷道:“是,我是邪师,你想收了我吗?可惜,你有这个本事吗?”

    “试试看就知道。”秦元正要动手。

    “难道你不想要这个人的命?”贝微微低头看了看自己高耸的胸口,故意用双手摸了摸两座高峰,作出一副享受的样子,“手感真不错。”

    “我艹,你特么太猥琐,简直丢了天师的脸。”秦元一阵冷汗,还真是投鼠忌器,不敢出手,要是这个邪师不顾一切的伤害贝微微,他是没有法子阻止的。

    “今晚十二点,金刚印就会压制不住大妖,一旦大妖出世,哼哼,你认为滨海市,还会是现代的国际大都市吗?”贝微微微笑的看着秦元,仿佛吃定了秦元一眼。

    “轰”

    秦元浑身一震,半响,冷冷道:“原来,你才是幕后的黑手!”

    “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幕后的黑手,不是我,是紫色虚影。”贝微微摇头,“我也不过是一颗棋子,随时,都会变成一颗弃子。”

    “谁才是幕后黑手?”秦元已隐隐的猜到是谁,可没有证据,他不敢说出来。

    “谁是幕后黑手,并不重要,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阻止大妖,绝对不能让她出世为祸众生。”贝微微沉思一会,淡淡的说道。

    秦元手指一弹,烟头飞了出去,沉思半会,微笑道:“你故意引我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事吧!”

    “你怎么知道是我故意引你过来的?”贝微微好奇的问道。

    秦元耸肩,道:“昨天晚上,你引他们去四号教学楼,凭血妖灵、鬼妖王,还有无数的怨灵和厉鬼,他们早已没命,怎么还等的了我们的援救。应该是你,暗中保护着他们,才让他们坚持到最后,是不是?”

    贝微微道:“是,引他们到四号教学楼,一、是想凝聚阴阳气息,摧毁金刚印最后的力量;二、是想考验考验你的实力,还不错,没让我失望。”

    “以你的修为和实力,想杀贝微微,易如反掌,完全不必把动静闹的这么大。”秦元又点上一根烟,打开酒壶,喝了一大口白酒,呼出一口浊气,扬了扬手中的酒壶,问道,“要来一点吗?”

    贝微微摇头,道:“我喜欢酒鬼,但我不喜欢喝酒。”

    秦元也不强求,问道:“我好奇,你是怎么查到我和贝微微的关系?”

    “我说,我能进入每一个人的梦中,你信吗?”贝微微看着远方,沉默一会,也不管秦元信还是不信,继续说道,“我进入贝微微的梦中,发现她有一个姐姐,只是,两人很少生活在一起,关于她姐姐的资料就少的可怜。好在,三年前,有一个叫叶轻语的法师,经常来看她,并救济她的生活,于是,我就进入她的梦中,才调查到你的身上来。”

    “我去,你随意进入别人的梦中,得到过别人的同意吗?”秦元有点害怕,丫的,要是进入他的梦中,发现他梦里是与芮可可、叶轻语、罗文静、刘欣研等极品美女滚床单的画面,那他就不用出去混了。

    太特么的吓人了!

    “你的梦,我还没进去过,改天,我一定拜访。”贝微微邪恶的笑道。

    “靠,你敢乱来,老子灭了你去。”秦元翻了翻白眼,威胁道。

    贝微微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滨海大学,所以,想考验一下你的实力,如果你过关了,我就跟你合作,如果你失败了,那我就让你成为鬼妖王的食物。”

    “合作?你想怎么合作?”秦元冷笑,喝了一口白酒,淡淡道,“合作的基础,是要有共同的利益,你我之间有共同的利益吗?”

    贝微微道:“我可以帮你对付大妖,别忘记,这可是修为超越两千年的大妖,硬碰硬,你们有取胜的把握吗?”

    秦元沉默。

    贝微微接着道:“大妖能有如此修为,是因为九幽妖穴,你是天师,应该知道九幽妖穴的可怕,不是在于可以大幅度提升妖的修为,而是强大的戾气,可以让一头温顺的妖,变成杀人的妖。”

    “你想怎么合作?”秦元皱眉,眼下,大妖的麻烦才是最大的麻烦,解决了大妖,其他的事都好处理。

    贝微微道:“我要找一个轮回了几世的人。”

    “什么?轮回几世?”秦元忘记自己是坐在天台外围,一激动,直接站了起来,一脚踩空,啊惊叫一声,直直的摔下去。

    “咻”

    贝微微一个飞身,一手抓住秦元,一手抓住栏杆,右脚脚尖点在左脚脚背,借力轻飘飘的飞到天台上。

    “秦元……”叶轻语大惊,以为邪师要对秦元出手,不顾一切的冲过来。

    “秦元,挺住。”小胖也跟着叶轻语的身后,拿着一个扫把,吆喝着冲出来。

    贝微微、秦元二人错愕的看着二人,小胖不解,见到二人手拉手,喃喃道:“尼玛,什么节奏啊?姐夫和小姨子的戏码?我靠,上演琼瑶苦情戏啊!”

    “胡说八道什么?”秦元见到叶轻语不善的眼神,想了想,还是把刚才的事解释一下。

    叶轻语不相信的看着贝微微,贝微微一笑,一道七彩的光芒闪现,不多时,一个白衣飘飘的男人,站在天台上,身穿白色长衫,长发结髻,眉目飞扬,五官棱角分明,像是用毛笔画上去的。

    这个人除了皮肤比常人白一点,还是很帅的,帅到让秦元感到压力很大。

    “咦”叶轻语见到这个男人,秀眉一瞥,总觉得这个人似曾相似,好像在那里见过。

    男人微笑道:“不好意思,千呼万唤始出来,终于让大家见到我的真面容,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