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品全能天师 > 第七十二章 邪 师
    “贝微微要自杀,我必须去一趟医院。”秦元不废话,直接坐上驾驶位置,朝叶轻语说道,“车钥匙。”

    叶轻语把车钥匙丢给秦元,等小胖钻进后座架,才坐在副驾驶位置,皱眉道:“贝微微怎么会自杀?”

    “不知道,也许,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很大,一时间,她转不过这个弯。”秦元发动车子,一挂档,车子飞快的行驶出去。

    十几分钟,秦元三人就到了医院。

    飞奔到住院部,见楼层的顶楼,围着一帮人,其中有一个人坐在栏杆外边,只要轻轻一跃,就会从十五层高的楼房摔下来。

    秦元心一紧,喃喃道:“微微,别乱来,千万别乱来。”

    心急如焚,跑到大厅,秦元不断的按电梯。

    叶轻语安慰道:“秦元,不会有事的。”

    “我答应过她,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照顾好她妹妹。”秦元脸色一阵苍白,“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真不知该怎么向她交代。”

    叶轻语长叹一气,沉默一会,苦笑道:“秦元,你不应该背着包袱生活下去,没有人会怪你,这是一个意外。”

    秦元紧闭嘴巴,眼中透着一股凛冽的杀气。

    意外?

    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吗?

    如果是以前,他也会觉得这是一个意外。

    但是现在,他越来越感觉到,三年前的那场灾难,就是一个阴谋。

    电梯到了,秦元没有多想,三人坐着电梯,几秒钟就到了楼顶。

    罗文静、刘欣妍正努力劝贝微微,可是,贝微微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眼神痴呆,愣愣的望着远方天空。

    一旁的医生、护士,以及派出所民警,都紧张的看着,大家谁也不敢靠近,深怕贝微微会做傻事。

    罗文静一见到秦元,好似抓到救命稻草,急道:“秦元哥,你快劝一劝微微,让她千万别做傻事。”

    “怎么回事?”秦元见状,皱眉问道。

    罗文静摇头,道:“不知道啊,昨天还好好的,一大早,我和欣妍去看了她,也说了会话,可等我们俩人拿了早餐上来,她就独自一人到天台,要跳楼自杀。我着急,就打电话给你,欣妍通知了医院,医院怕出事,就报警了。”

    秦元点点头,想走近贝微微。

    “别过来,你再向前走一步,我就跳下去。”贝微微冷冰冰的说道。

    “姑娘,你还年轻,生活才刚开始,就这么结束自己的生命,不觉得可惜吗?你还有家人,还有年迈的父母,你要是死了,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吗?”一个中年民警苦心劝道,“再难过的坎,它都会过去。快回来,上面风大,小心着凉。”

    贝微微无动于衷,浑然没把中年民警的话给听进去。

    民警还要说,秦元拍了拍他肩膀,微笑道:“让我来。”

    “你认识她?”民警问道。

    秦元点头,回了一句“认识”。

    中年民警想了想,道:“她的情绪很激动,你先稳住她,增援马上到。”

    “让大家先下去吧,就留我们两人。”秦元含笑道。

    中年民警摇头,道:“那不行,出了事,我负不起这个责任。”

    秦元道:“不会让你负责的,这么多人在这里,她的情绪只会更激动,撤了吧!”

    中年民警摇头,还是不同意秦元的方案。

    “要不要市局的安队长给你打电话?”秦元没了耐心,不悦的说道。

    “呵呵,你认识安队长?”

    安晓璐的大名,滨海市公安系统哪个人不知道,都说她是拼命三娘,也是升职最快的一个。

    “认识,很熟,出了事,我让她保你,可以吗?”秦元无语,一件屁大的点事,都要找个熟人出来。

    中年民警尴尬的笑道:“是安队长的朋友,那肯定是没问题,走,我们先下去。”

    让大家都离开天台,不要打扰到秦元。

    等大家离开,秦元冲叶轻语一使眼色,叶轻语微微点头,悄悄的绕到天台的一边,拿出法器,对准贝微微。

    一上天台,秦元和叶轻语就发现有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二人当时一惊,还以为有什么大妖。

    但他们很快就发现,天台并无妖气,反而有一股道门的气息,难道是一个邪师?

    为了不打草惊蛇,秦元不动声色,先让一帮人离开,待会动手,可别误伤了无辜的人。

    再说,天师之间斗法,用惊心动魄形容,是一点也不为过。

    作为一个低调的天师,秦元认为,还是有必要继续低调下去。

    “啪”

    秦元点上一根烟,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一阵烟雾,走到天台的边缘,也学贝微微那样,坐在了栏杆外面。

    贝微微抬头,冷冷的看着秦元,半天时间,不说一句话。

    “你就不对我说点什么?”最后,还是贝微微没有沉住气,问道。

    “说什么呢?说我爱你,不想你死。”秦元摸摸鼻子,喷出一阵烟雾,笑道,“我不喜欢琼瑶式的爱情片,太假了,说个台词跟绕口令一样,听都听晕了。”

    “我要跳楼自杀了,你跟我谈什么琼瑶式的爱情片,能不能专心一点?”贝微微生气道。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上贝微微的身?”秦元眼神一冷,开天眼,但看不穿那人的真实,心中一惊,暗道:“好强的修为。”

    “嘎嘎,我要杀她,就不会坐在这里等你过来。”贝微微的声音一变,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贝微微的男朋友,巴扎!?”秦元想到什么,冷问道。

    “是,我就是巴扎!”贝微微笑的诡异,眼瞳骤然变红,眼中滚动着强大的灵气。

    “巴扎?不是汉族的姓,你是藏族人?”秦元见多识广,巴扎是藏语中的语气助词,相当于汉语中的感叹词,源于佛教大势至菩萨的心咒。

    这个人,取这样的姓名,就已表明他是佛道中人。

    “是。”贝微微说完,眼神又出神的看着远方,半响,悠悠说道,“我是一个修道的藏族人,活了五百年。这五百年,我好像一个孤魂野鬼,每天游荡着,寻找新的寄主,等待着飘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