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品全能天师 > 第六十七章 御剑术
    秦元划破中指,往印堂上一点,浑身登时亮起了一层紫色光华,向着周围扩散开去。妖气一碰到紫色光华,发出“嘶嘶”声音,好似积雪遇上骄阳,转瞬间被融化掉。

    “纯阳,归位!”

    秦元威风凛凛,手持纯阳剑,望着在空中屹立不动的女妖,沉声说道:“你也装够了吧,我今天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道门法术!”

    锵的一声,长剑出鞘,白色剑芒四射。

    女妖的眼中,第一次有了情绪:吃惊。

    “道门第一神剑,纯阳剑。”女妖一字一顿的说道。

    “还挺识货。”秦元微微吃惊,女妖竟然识得这一把剑。

    秦元右手持剑,左手划破中指,用血在剑柄上点了一下,口中念道:“郎朗日月乾坤,光辉护我金身,四方妖邪鬼怪,顷刻化作轻尘!纯阳归位,剑芒杀敌!诛邪!”

    长剑落下,照着女妖头顶斩去。

    女妖没有躲闪,实际上也躲不掉,微微低头,一头短发突然疯狂生长,纠结向上,试图托住剑锋。

    剑锋顿了一下,然后一往无前,削发如泥,一直压到女妖的头顶,再次顿住,剑锋剧烈摇晃起来。

    秦元咬破舌尖,对着宝剑喷出一口血,大叫一声:“诛邪!”剑锋一瞬间压下,从女妖头顶一直劈了下去。

    女妖厉吼一声,身体化作一道虚影,扭曲起来。

    “明天晚上,我要杀光这里所有人。”女妖的身影越来越淡,最终消失在空气中,无边的妖气和凌厉的杀威也飞快消退,不到半分钟便完全消失。

    总算结束了。

    秦元颓然坐倒在地上,方才那一剑,耗费了他巨大的法力,整个人就好像刚长跑过二十公里,大汗淋漓,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半响,叶轻语反应过来,愕然道:“那个女妖,被你给杀了?”

    秦元翻了翻白眼,道:“你也是天师,能问一些比较专业性的问题吗?”

    “滚,老娘是给你机会表现,省得被别人比下去,弱了你主角的光环。”

    秦元耸耸肩,点上一根烟,缓一口气,道:“我们杀的,不过女妖的一缕魂魄,被斩灭之后,又聚魂重生,逃走了。”

    “什么意思?”小胖靠过来,呵呵笑问道。

    秦元道:“你十万个为什么啊?”

    小胖委屈道:“哥,我是业余的天师,不是专业的天师,你不能打击我的积极好学精神。”

    “妖精的修为一旦达到大妖等级,七魄可以分离,拥有本体一定的修为,一旦被灭,还可聚魂重生,换句话说,想要斩杀大妖,只有斩杀三魂元神才行。”

    小胖听得似懂非懂,喃喃道:“意思就是说,她的本体,比刚才还要厉害?”

    “废话,那当然了。”秦元抽了一口烟,眉头拧在一起。

    女妖临走之际的那句话,让他不寒而栗。

    明天晚上,女妖一旦挣脱封印,就会大开杀戒,这里必然会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必须阻止大妖出世!

    可是,大妖修为深不可测,连梵天门的“金刚伏魔印”都压制不住她,真要正面硬碰硬,一点胜算都没有。

    “没想到,你的‘御剑术’,也是这么厉害!”

    秦元刚才那一剑,正是“御剑术”的精髓,剑气凌厉,威力惊人,已得“御剑术”的精髓。

    蜀山“御剑术”共分为六大主剑道,三十六道分支剑道,不管修炼哪一种剑道,想要得到“御剑术”的精髓,绝非容易的事。

    从秦元出剑的角度,以及蕴含的剑理来看,应该是六大主剑道之一,这让诸葛青微微惊讶,可以修炼“御剑术”的六大主剑道,便是蜀山派弟子,还是份量比较重的弟子。

    但在他的印象当中,蜀山派几个重要分支,都没有秦元这一号人,也就说,秦元绝非蜀山派弟子。

    如果秦元不是蜀山派弟子,那么他的“御剑术”是哪里学来的?

    蜀山派的功法传承非常苛刻,不是核心弟子,绝学不到真正的蜀山剑法。

    所以,诸葛青倒不认为,秦元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从蜀山派那里偷学到六大主剑道之一的“御剑术”,而且,还大张旗鼓的施展。假如秦元真是偷学的,就不怕蜀山派找上门来?

    秦元摸了摸鼻子,道:“没办法,我自学成才的。”

    诸葛青一笑,道:“秦元师兄,我想请问一下,你的‘御剑术’是跟谁学的?”说完,目光灼灼,死死地盯着秦元。

    事关蜀山派剑道传承,他马虎不得。

    “怎么,你认为我偷学蜀山派的剑道?”秦元丝毫没把诸葛青的逼问放在眼里,一口烟雾缓缓地喷出,淡淡道,“假如我真的偷学了蜀山派的剑道,你以为,蜀山派会等到现在都不派人抓我回去吗?蜀山派有规矩,任何一门主剑道的传承,都必须留下传承者的痕迹,我要是没有得到蜀山派的认可,真的可以学到‘御剑术’吗?”

    “那你是蜀山弟子了?”诸葛青再次逼问道。

    “不是,老子还不想做什么蜀山派弟子,规矩太多,不自由。”秦元耸耸肩,多少人想成为蜀山弟子不可得,但他丝毫没把正统第一的蜀山派给放在眼里。

    “放肆!”其余的三个蜀山派弟子,见秦元如此大言不惭,心里恼火,其中一个长的比较清秀的弟子,厉声说道。

    秦元不屑的瞥了那个蜀山弟子一眼,道:“我就放肆了,你丫的咬我啊!”

    “凌枫,不得无礼。”诸葛青冷冷道。

    “是,师兄。”那个蜀山弟子虽然恼火,可也不敢违背诸葛青的命令,愤愤的看了秦元一眼,便不再说话。

    诸葛青道:“秦元师兄,事关蜀山剑道传承,作为蜀山弟子,不敢有半点马虎,要是有得罪秦元师兄地方,还请秦元师兄不要见怪。不过,我还是想请秦元师兄说清楚,到底是蜀山哪一个师叔或师伯,传授秦元师兄蜀山‘御剑术’?”

    “我要是不说呢?”秦元冷笑,缓缓地站起来,“每一个人都有自身的秘密,我不说,自然是有我的苦衷,诸葛师兄,你何必咄咄逼人呢?”

    诸葛青嘴巴张了张,把要说的话又给咽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