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龙印神皇 > 第145章,内疚。
    雪山之上。

    在缥缈宫建立之后的短短时间,这里所有标志都由原来的雪山宗换成了缥缈宫。

    有陈一封等,忠心的朋友相助,宝药阁的人也是完全融入缥缈宫之内,从此不分彼此。

    雪山宗原来的精英弟子,也渐渐适应和爱上缥缈宫弟子的身份。

    因为缥缈宫实在太叼了,一建立,就让灵武学院和宝药阁两大势力相助,还得到全国的大势力支持。

    这是以前的雪山宗,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事情。

    “参见宫主!”

    “参见宫主!”

    上雪山的一路上,沈逍遥享受崇敬与爱戴。

    年纪轻轻的他,成为一方霸主,早已成为众弟子心目中奋斗的偶像与目标。

    看到沈逍遥如此成功,沈天彦这个做爷爷的,心中也是欣慰的很。

    “你小子还真是混的有模有样的!这样,爷爷也就放心了。”

    沈逍遥回头一笑:“这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爷爷知道你胸怀大志,可比你爹强多了!当年你爹天赋逆天,却是不思变得更强,沉迷于风花雪月之中。虽得了一个外域第一公子的虚称,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还是这实实在在的势力,来的令人踏实。”

    经历过岁月的折磨洗礼,沈天彦对权利二字有了新的认识。

    沈逍遥笑道:“其实沉迷于风花雪月也挺好,天天打打杀杀,也是在无趣。”

    “你这小子,刚刚夸你几句,语气又和你爹一样没出息了。”

    沈天彦笑骂道。

    简谈几句,沈逍遥爷孙,很快到了雪山山顶。

    雪山的山顶,有着一个纵横十余里的巨大平地,在这平地之上,诸多辉煌宫殿拔地而起,显得波澜壮阔,气势宏伟。

    其中最大的一座宫殿,名为正天殿,此刻已经改名为逍遥殿,乃是缥缈宫的议事主殿。

    逍遥殿的旁边,各有两座宫殿,如双星伴月一般,坐落在逍遥殿隔壁。

    一座名为清风殿,是原雪山宗大长老所住,在陈一封的安排下,收拾好,给了颜涵居住。

    另一座名为云霄殿,原本是南宫天的住所,宫殿宏伟无比,装修奢华,完全由纯金和高阶宝石打造,甚至还镶嵌了不少中品灵石,比王族的王宫宫殿,还要精美奢侈。

    这样的好宫殿,自然是给沈逍遥安排了。

    穿过重重的弟子,沈逍遥和沈天彦,径直到了清风殿之前。

    因为有着沈逍遥的命令,段宏段进二人,此刻是日夜不离的保护着颜涵,此刻就站在清风殿大门口。

    “拜见主人!”

    看到沈逍遥,两人无比激动崇拜的跪伏在地,被沈逍遥控魂之后,两人残留的意识,对沈逍遥是绝对的尊从。

    “起来!”沈逍遥冷声一句,随后走入大殿。

    刚刚踏入一步的时候,沈逍遥就回头对身后的沈天彦说道:“爷爷,你先别跟我进去,我要给我娘一个惊喜。”

    沈天彦笑道:“你小子花样就是多,随你便好了!”

    沈逍遥点了点头,立刻进了清风殿。

    看到颜涵正在侧殿的豪华大床上半躺着休息,十多个服侍的丫鬟,都随身在侧。

    尤其是昔日嚣张绝情的沈若冰,此刻更是恭敬的半跪在地上,等候颜涵吩咐。

    看到颜涵的脸上恢复许多,气息也比以前醇厚,沈逍遥才放心的喊了一声:“娘!”

    听到沈逍遥的声音,本半躺在床上思考着什么的颜涵,露出一阵微笑,看了过来:“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危机是否解除了?”

    沈逍遥点头道:“东皇家已经暂时撤离了。今天我回来,还给你带了一个人,你做好心理准备,可别太激动哦?”

    颜涵一怔,有些不解道:“谁啊?”

    沈逍遥微微一笑,立刻转头对外面喊道:“进来吧,爷爷!”

    “爷爷?”听到沈逍遥这么喊,颜涵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当沈天彦随着沈逍遥的声音走了进来的时候,颜涵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沈天彦那种熟悉的脸庞,先是惊讶的有些哑口无言,然后仍然不敢相信的拼命揉了揉眼睛:“我没有做梦吧?公公?……你……你不是十多年前就已经失踪了么。”

    沈天彦慈祥一笑,快步走到颜涵床前,坐在颜涵床上,激动的抓住颜涵的双手:“涵儿,你没看错,正是我!十多年不见,你消瘦了!”

    感受到那确确实实的体温,颜涵恍然如梦般,难以相信:“没想到,这辈子还能看到你老人家……这些年……你到底去了那里。”

    有些撑不住,颜涵双眼湿润。

    沈天彦,恐怕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沈逍遥之外,唯一真正关心她的亲人。

    时隔十多年,还能再度相见,实在令人感慨唏嘘。

    “此事,说来话长,你和逍遥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沈家那些不肖子孙,老夫等一下就回去好好教训他们!竟然敢把我最疼爱的孙子和儿媳赶出家门,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看到昔日尊贵美艳,傲世天骄的颜涵,经过岁月洗礼,竟显得如此的沧桑消瘦,沈天彦就一阵心疼内疚。

    人家一个堂堂王朝的公主,本应该享受最好的荣华富贵,为了沈天彦,失去了修为,最后竟然沦落街头,想到这里,沈天彦就气不打一处来。

    接下来的个把小时里,两人是畅谈多年来的经历与感慨。

    沈逍遥也做到了旁边,一家人其乐融融。

    看的身边的沈若冰,是羡慕不已。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绝情,她本该也有一个完整的家。

    但为此,她付出了最惨的代价,从此孑然一身,孤独的成为沈逍遥的奴隶,生不如死,痛苦的活着。

    在没有沈逍遥的命令之下,甚至连自杀,都做不到。

    “都怪我自己走错了路吧。”

    沈若冰心中暗暗感慨,内疚万般。

    这时,手中的狱煌剑,发出一道微弱寒光,狱煌的声音,在沈若冰的耳边响起:“后悔以无用,既然曾经做错了,就好好洗刷曾经的罪孽。吾看得出来,沈逍遥乃重情重义之人,或有一天,他会还汝自由。”

    “不重要了……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或许……舍不得离开。”

    沈若冰深呼一口气之后,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