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六十九章 发春的猫
    那叠暗红色的钱币,深深的刻在老人的眼里,刹那间,辛酸苦辣一齐涌上心头。嘴唇蠕动了半天,却发觉感谢的话语如鲠在喉般,一声都发不出来。最终只得跪坐起身,用双手将那一卷钱紧紧的攥住,向着聂鹏拜了下去。

    聂鹏急急端住老人的臂膀,却发现这势大力沉的一拜,半跪的自己根本就阻挡不了,被连带着一同拽了个趔趄。

    于是姿势变作了双双跪地,一人拜,一人扶。

    周围人原本看热闹的神情,忽然肃穆起来,待聂鹏吃力的将老人托起,他们才发现老人已哽咽到抽搐,有泪无声的一幕,如同被掐了声音的话剧。

    这一刻,周遭是静默的,路灯是昏黄的,喧嚣不约而同的离开了这群人,时间在这片天地内被拉伸的无限漫长。这一幕充裕的、完整的,印刻在众人心中,撩拨着已经被生活麻木的弦。。

    聂鹏感受着难言的宁静,倒宁愿就这样默默地多跪一会,让这无声的旋律在脑际中多存留些时候。

    可不随他愿,周围伸来一双双搀扶的手,将二人从冰冷的地面托起来,安慰声,赞美声络绎不绝响起,紧接着一只小手将几张百元钞塞入老人的口袋,众人也纷纷响应,将力所能及的钞票塞进能够触到的老人的任何一个口袋,再送上几句暖心的话,那喧嚣又从远方拉回来,一切又生动起来。

    只是再无人将钱丢在地面,再无人丢出一元两元。。。

    告别了老人,两人离开,一路上佳颖牵着聂鹏的手,目光亮晶晶的,表露出的爱意怕是个瞎子也能看到。可是聂鹏却一副深思的模样,仿佛在琢磨一道高深的数学题。直到回了宾馆房间,还没来得及将外套脱下,就被扑过来的佳颖一把按上床,疯狂的亲吻起来,惊得聂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莫名其妙的被口红染成了关公。

    好容易将情绪失控的佳颖按住,聂鹏已经气喘吁吁了,此时的他如刚被糟蹋过一样,四肢张开仰面朝天的瘫在床上,身上还压着个急喘的狄佳颖,目光炯炯的盯着他。

    “嗯。。。爱死你了。。。”看了一会儿,佳颖有些不好意思的埋下头,使劲在他胸口蹭起来。全然不顾满脸的妆容给聂鹏的衬衣造成了多严重的伤害。

    “你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聂鹏看着趴在自己胸口,蓬头乱发的佳颖,伸过手按在她脑门上试了试,不发烧啊。

    “去!姑奶奶被你迷的发春了,行不行。”佳颖的脸埋在他胸前,发出的声音闷闷的,鼻息透过衣服烘在皮肤上,又热又痒。

    “喂,别闹,白衬衣都成花的了!”眼看着佳颖的眉线在自己的衣服上划过一条黑影,心里就一阵无奈,也不知道这姑奶奶今天是怎么了,回来的路上就和个闷葫芦似的,这一进门又粘糊糊湿漉漉的缠上来,真不知道中什么邪了。

    都说动情的女人是最迷人的,聂鹏毫不怀疑,看着佳颖红扑扑的小脸蛋,感受着身上传来的丰腴触觉,强忍着将她就地阵法的冲动,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缩着腰就窜进了卫生间里,听着身后传出的笑声,也拿不准撑起来的小帐篷是不是被她瞧见了,尴尬的不得了。

    拧开水龙头,接了把凉水就泼到脸上,身体被刺激的一哆嗦,抬头看着梳妆镜内的自己,隐约想起做完慈善回来路上时那种难言的幸福感,仿佛是找到了什么,又琢磨不透,只是感觉前些日子迷失的人生目标,仿佛又清晰了起来。

    “聂鹏”佳颖在卫生间外敲门,“我去换衣服,一会儿回来,给姐姐留门哦。。”说着也不等聂鹏回话,噔噔噔的跑出了房间。

    被佳颖这么一打断,本来就缥缈的念头更加捕捉不到了,只好取了换洗的衣物开始洗澡,等待着女魔头晚上的临幸。

    说是临幸,更像是不幸啊。

    。。。。。。

    有专职的司机驾驶,回齐市的路上自然也就不那么枯燥了,坐在猛禽宽大的后座上,聂鹏满脸洋溢着欢笑,比起来时的他,这笑容的感染力显然更强、更真实,引得佳颖怎么也看不够。于是一路上那大眼睛不停地放电,电的聂鹏麻酥酥的,暗爽不已。

    毕竟比起肉体上征服美女,心灵征服的成就感更加令人激动----当然,还没肉体征服经验的聂鹏,没资格说这话。

    司机将两人送回齐市后,换乘动车又回了上海,毕竟吃的是辛苦饭,这些工作对他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

    既然回到了熟悉的地界,展开工作也显得得心应手,拉着一车的货物直奔厂房,到了地方,装修的工人正准备下班,于是大伙帮着聂鹏将一车的培养槽卸到厂房内。

    “啊!干活了!”看着厂房一角组装好的低应力无尘室和支架,聂鹏大有一种万事俱备的感觉,不顾舟车劳顿的疲惫,立刻套上防尘服,去月球基地踩点。佳颖则留在仓库中帮忙检查无尘室和支架的质量。

    密封室里的植物依旧完好,虽说这些天远在上海不方便观察,但是一天两次的太阳灯开关还是能够保证的。好在这几盆植物也争气,不但没有萎靡不振的死掉,反倒是由于充盈的光照和低微的重力,变得枝繁叶茂。

    找了处距离密封舱较近的地方,用施工队留下的铁锹大致平整了一番,挖出凸起的石块,聂鹏才将其整体转送了过来,好在当时的计算精确,这整个密封舱的体积没有超过传送限制,否则这长宽高近五米的大家伙,真不知道要拼装到猴年马月了。

    从里面推了推玻璃框架,稍微有些晃动,但是就稳定性来说,已经足够了,于是又传送回去将支架和培养槽搬运过来,一一调试过里面的仪器,看到度数全部正常后,聂鹏终于放下了心。

    至少目前来看,这间无尘室的基础设施已经差不多完工,剩下的就是电路连接工作了,好在每只培养槽内的预置电池都能支撑30个小时以上,这工作留到明天再做也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