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六十七章 出发
    面对佳颖举着的手机,身着睡衣的某人尴尬的抬手摇了摇,心想这招呼打的,尴尬啊。

    心里一万只草泥马跑过的聂鹏,此时也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面对电话里的女士,那张和佳颖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面孔,明显就是她妈啊。

    佳颖通过小屏幕,看着傻站在那里摇手的聂鹏,更是哭笑不得,都说小心驶得万年船,今天这一松懈,果然是阴沟里栽跟头啊,这可怎么解释?脑袋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运转的她,默默的将手机朝向聂鹏,两只大眼睛不安地转动着。

    “额,阿,阿姨好”聂鹏努力将脸部的肌肉调动起来,尽量摆出一副自以为柔和的脸孔,却不知道那僵硬的神情如同面瘫患者似的,让气氛变得更加怪异。

    “你好,你是?”佳颖妈妈明显一愣,脑子一转就想到了某种可能上,眼神中自然就带着审视的意味,搁着屏幕都让聂鹏感到一阵惊慌。

    “妈,这是我男朋友,聂鹏。”佳颖仍旧把手机对准聂鹏,脸躲在手机后面,小声的说。好在不是现场,否则她真不知道去哪找个地缝钻进去。

    “哦哦哦,聂鹏是吗,你好,我是佳颖的妈妈。”佳颖妈怎么说也是大场面经历过不少的人,这些突发事件还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稍一愣神后就缓和了过来,对着聂鹏笑眯眯的说。

    佳颖听着妈妈的语气,稍稍的松了口气,至少目前来看,这情形不是爆发的前兆。于是举着手机瞄准聂鹏,人躲在镜头后冲着他吐舌头:

    前方枪林弹雨的,还是你顶上去吧,我在后面给你打掩护。。。

    被迫站在前线的聂鹏自然也怪不得别人,谁叫自己稀里糊涂的就从洗手间里蹦出来,撞到枪口上只能说他时运不济,用这么一种毫无准备的姿态见了家长。

    走过来接过手机,顺手赏了佳颖一个脑瓜崩,换了一个白眼后心中的不爽也去了大半:

    “阿姨好,您这是在米国么?”通过画面看到佳颖妈妈身后挂着一副华盛顿油画,索性先拿这位伟大的米利坚国父当挡箭牌,至于是不是米国,又有什么关系。

    “是啊,我和她爸爸来做报告,过几天回国。小聂你也是咱齐市人么?”佳颖妈妈知道闺女在齐市休假,自然联想到聂鹏的身份。

    聂鹏点点头,和佳颖妈妈聊起家常来,不一会就见她对着镜头旁边小声的说了句什么,笑眯眯的。接着镜头一阵晃动,一名长得颇有吴秀波神韵的中年大叔从屏幕一侧探进头。

    “聂鹏,阿姨给你介绍,这是佳颖爸爸”妈妈将镜头离远,把两人全部框进摄像头的范围内。

    “你好,聂鹏。”佳颖爸爸说话声音和播音员似的,标准的男中音。

    “叔叔好,我是聂鹏”见了准丈人,自己还是摆出一副值得托付的姿态比较好,不能让人看轻了。既然是家庭视频,还是把这祸水也录进去吧。

    想着,便将摄像头对准佳颖,把盘坐在沙发上双手捂脸的佳颖一起直播了过去。

    “哎呦,佳颖啊?没脸见人了么?”爸爸笑嘻嘻的调侃着女儿,虽说忽然间知道自己种了20多年的白菜引到了猪,一时间心情有些不快。可总比常年等不到猪来拱白菜的焦虑要好很多,于是又纠结,又欣慰。

    一家人就这样通过两部手机,远隔重洋的完成了第一次见面,看着手机对面的佳颖爸妈不时的互视点头,两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在了肚子里,直到半个小时后挂断电话,才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接着毫无征兆的暴起,扭打在一块,一面攥住对方的脖子,一面被捏着脸蛋蹂躏,随后逐渐演变为打情骂俏。。。

    远在大洋彼岸的那一头,挂断电话的二人终是欣慰的笑起来,常年与外国友人打交道的心态,自然不如国内那般保守,看到女儿交了男友,欣喜还是远远大于失落的,于是抓紧安排完近期的工作计划,订购了回国的机票,开始期盼四人见面的时刻。

    新的纪年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开始,有人因失去目标而抑郁,有人因喜获爱情而甜美,更多的人则是习以为常的行走在已然规划好的人生轨迹上,时而加速时而减速,排布成一张毫无规律可循的大网,推动着世界缓步向前。

    在公司方面,不时还会受到一些恶作剧困扰的陈团已经具备了不错的免疫力,至少在处理麻烦方面,建立起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对应预案,聂鹏相信只要不是执法部门直接上门张贴封条,陈团自己基本都能解决。至于在这场麻烦中,端行作为受害者,是平添烦恼还是因祸得福,也就只有当事人能说的上来了。

    在大雾封锁的这几天里,聂鹏将投向月球的精力逐渐抽回一部分,用来思考人生与未来,至少通过前次与王昌文的接触,他明白了目前的失落感多是源自于自己志向的缺失,可是相比于王昌文心中的桑塔纳和门头房那种实质的追求,自己想要的似乎并不倾向于某种实物,而是摸索不来的,形而上的东西,但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雾气消散的日子指日可待。这段时间里,除了将逐一到货的月球密封舱零件安装到位,就是组装已经加工好的露天防尘间,偶尔闲下来便是和佳颖去健身房,或者在家里看她趴在窗前练习瑜伽,两遍动作下来,紧身衣勾勒出的无暇身材,往往令他心猿意马的扑过去亲亲我我一番,只是底线一直没有逾越。

    元月七号是农历初十,基地迎来了新的白昼,随着这些天密封舱内加急施工,基本已经满足铺床睡觉的要求,终是拗不过佳颖纠缠的聂鹏,只好晚上带着铺盖和她传过去,早上再传回来,两间卧室中的其中一间,几乎已经让他们改成了传送专用室。

    雾散尽了,天气却依旧阴沉,啊思利康的催促电话已经打了很多,再不履约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于是擦了车,加满油,载着满仓的培养槽,打着寻找人生新目标的旗号,猛禽驶上了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