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六十六章 大意
    什么样的地产什么庄稼。

    早在封建社会成形之前,耕种就已是人类获取食物的主要方式,伴随着渔猎与畜牧,一同支撑着人类社会稳步发展到现在。一套体系完备的土壤评估法,也随着历朝历代民间智慧的浓缩与总结而逐渐成型,这法则,自然适用于任何土质的评估和测算。

    月壤也不例外。

    质监局的检测结果,自然不是仅仅针对于土壤的可耕种性,而是基于元素构成,含水量,结团率等等多方面的因素。给出一份详实的总结性报告,诸如是否含有重金属,是否利于耕种,耕种的作物能不能食用;或者根据分析给出矿物、化合物的占比,论述能否具备开采价值。

    当然,一切都是基于地球环境下的,毕竟全世界接触过月壤的研究室就那么几家,还没人狂热到将月球耕种列入到质检报告的细项里。

    捧着十多页厚的质检报告,聂鹏一边细细的研读,一边琢磨着如何通过人工手段,将月面上那蕴含丰富的尘埃层,变为可耕作的土壤。至少这份报告书中月壤的重金属含量,远远低于致命的程度,这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开始了,毕竟含镉稻米都吃过不少,不是也一样没什么事么。

    (镉,源自kadmia,“泥土”的意思,1817年由德国化学家弗里德里希·施特罗迈尔等三位科学家发现。一战后,镉广泛应用于电镀、合金、焊料、电池、雷达、荧光屏、半导体元件、杀虫剂、塑料、枪械弹药等生产中。1968年日本政府认定富山县神通川居民疼痛难忍的“风土病”源于当地居民食用含镉稻米所致。镉通过水稻吸收进入稻米,人体长期通过稻米摄取镉导致近端肾小管损伤,钙、磷以及低分子蛋白不能重新吸收而直接从尿中排出,钙镉离子半径相近,骨头的钙不断被溶出,镉取代钙进入骨头,尤其在缺少维生素D的情况下。)

    看着报告里的土壤元素构成分析表,列出了一大堆的化合物:二氧化硅、氧化铁、氧化镁、氧化钙、。。。甚至磷和钾都以一定的形式存在其中,唯独氮元素,找遍了表格也没发现一点踪迹。聂鹏不禁对施工队的工头另眼相看,仅仅根据一颗才抽叶的土豆苗,就能判断出月壤贫氮,看来通过经年累月传承的民间智慧,也是不容小觑。

    既然找到了症结所在,那接下来就好办了,等着工厂的框架建好了,匀出一间培育室来,专门使用带回来的月壤作为基土,看看依靠什么方法能够最大,最好的,将其改良成为适宜耕种的土地。接着就可以在月面基地试种,至于种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吃,吃了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影响。聂鹏表示有一种生物叫做小白鼠。

    这工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归结起来就是拿时间堆成果的项目。好在他能无限量的取来足够的月壤以供研究,否则以当前世界的航天水平来说,来回月球一次携带的那点分量,还真不知道想要总结出靠谱的改良方法需要等到什么时候。

    将土壤改良的想法写在报告书的空白处,再继续向后看----这是聂鹏常年读书留下来的习惯,将感悟的心得与体会随手记在段落的空隙里,以便事后翻阅的时候加深印象。

    送检样本含有矿物元素分析表。

    这里面讲的东西倒是距离聂鹏比较远,毕竟涉及的是一些开采筛选方面的知识,他接触的比较少,只是其中的一些词语推敲起来,还是能够为他提供些许思路的,比如玻璃炼制,钛合金提取等等。。。

    等到将整本报告书看完,已经有些头昏脑涨的他不得不停下来,思索下一步的打算,毕竟农业化与工业化两条路摆在眼前,无论选择哪个方面,势必都会造成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局面:没有食物基础的月球基地,或者没有建筑材料的月球基地。

    这两种结果无论倾向于哪一方面,都无法与地球上的势力对接,毕竟谁家的航天员都不是消耗品,都是活生生的人,没听说过登月之后就不回去的。

    思考问题到了瓶颈,聂鹏又感觉自己的心态乱了起来,那些诸如为了什么,目的何在的终极问题,又一次从脑海中浮现了出来,如同心魔一般扰乱着他的思绪。再思考下去,又从科学问题变成了哲学问题,这是他所不愿见到的,于是只好作罢,拿了换洗的衣服,准备泡澡,好在公寓是上下双层洗手间的设计,倒是不怕途中被女魔头进去捣乱。

    他这边刚进去没一会,佳颖的手机就响起来,是妈妈的视频电话。望了望亮着灯的洗手间,往常都会叫聂鹏做好隐蔽工作的她放松下来,认为聂鹏应该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跑进来捣乱,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点开了视频键。

    母女之间的话题就是过得好不好,当地天气好不好一类的内容,因为还未考虑好如何将聂鹏的事情告诉妈妈,所以因他而起的辞职事件也没有传到二老耳朵里。于是在二老印象里,她仍旧处于休假状态。

    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妈妈的佳颖,聊起天来也有些忘我,尤其当老妈将镜头对准狄爸爸的时候,佳颖的声音一度拔高了起来,亲昵的对着老爸撒娇卖萌,将对面的中年男人腻的不得了。

    正泡在浴缸里昏昏欲睡的聂鹏,恍惚中听到佳颖在外面的说话声,以为是在同自己讲,凝神听了听,模模糊糊的根本听不清楚,可是佳颖还在那里呓语,扰的他不得安宁,索性也就从浴缸中出来,擦洗干净穿了睡衣走出去。

    推开门第一句话就问“你刚才跟我说什么呢?”,全然没有注意到举着电话正在视频的佳颖浑身一颤,如同中了定身术似的。

    接下来是极度的安静,捧着电话的人,走出浴室的人,以及电话那头话说了一半的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