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六十四章 扪心自问
    “我?”王昌文将茶壶坐在托盘上,惊讶于聂鹏的问题。“这是搞什么?焦点访谈么?”

    “您要是当成采访也没问题,我就是好奇,您说您钱也挣不少,能量也不小,怎么还这么拼命的干呢?”聂鹏索性顺着王昌文的话头,把请教变作了采访,模仿着印象中主持人的模样,装的一本正经的。

    “拼命?哈哈哈,怎么?感觉到王叔在打你公司的主义,不放心啊?”他首先考虑到的是聂鹏对刚才的试探行为有了戒心,反倒是松了口气。思量着怎么样能够即解开聂鹏的猜忌,又顺理成章的拉近关系,毕竟阅历在这里放着,这些问题推开天窗之后,还是很容易说明白的。

    于是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的打开话匣:

    “陈团那小子,应该和你说了,我和他爸是战友,他爸立过攻,学问也好,是从师级作训科退下来的,算是副团。对了,陈团这名字,就是这么改过来的,之前好像叫什么。。对,陈永旺。”王昌文慢条斯理的讲,也没注意到聂鹏强憋着笑的脸。

    “我退的早啊,当了不到5年兵吧。那些年,性子、脾气,就已经磨硬了,军人嘛,没有拿不下来的山头,没有不敢啃的硬骨头。习惯了作战时候避敌之强,攻敌之弱,于是转到商场上,也就凭着一股子硬气和作战思路,闯了出来。”

    聂鹏双眼发光的看着王昌文,没想到他会从发家史讲起,确实让自己感到新鲜。

    “刚回来的时候,工作倒是不难找,可是我不想干一辈子卖力的活,就到处找厂子,想学技术。可是那时候,老技工可是把本事捂得很严实的,没有二斤猪头肉,人家不搭理你啊。”王昌文看聂鹏笑了起来,自己也笑了:

    “你还真别不信,那时候我找关系,好容易打听到了咱齐市老机械厂的一名七级焊工能带徒弟,揣了两条红塔山就去拜师,结果你猜怎么着?

    门都没进去!”

    王昌文说到兴起,端着茶壶就准备跐溜一口,结果端起来才发现,这是分茶用的公道杯,索性将错就错又为聂鹏续了杯。

    “冲我当时那脾气,那能答应么?肯定不行啊!当天我就找到机械厂的供销主任,用烟盒手画了一张名片给他,说要干销售。那主任接过名片,看都没看就往桌子上一扔,压根儿没当回事。

    我就和他说,我虽然没干过销售,但我是党员,做过军官,立过功,而且我是土生土长的齐市人,对齐市熟。这些都对销售有利。而且我还能喝酒。”

    说起故事来的王昌文声如洪钟,完全就是一股军人作风。

    “那主任估计当时也被我镇住了,没见过我这样的二愣子,终于是点头应了下来,我就在老机械厂扎了根。”

    聂鹏点点头,算是知道了王昌文的起家,可是想要问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答案,又迫切的要插话。

    王昌文知道他想说什么,压了压手示意他听自己说。

    “那个时候,兜里没钱啊,穷,看着什么东西都新鲜,就想要,可是想要又不能抢啊,那怎么办?挣钱买呗。于是就琢磨挣钱的事。

    我管主任借了辆自行车,最老的那种二八大杠。挨家挨户的生产单位跑啊,最远骑到过鲁市,来回200公里。那滋味,不好受。”

    聂鹏也是骑行爱好者,自然之道二八大杠奔波200公里的痛苦,会心的笑起来。

    “那时候,像我这么跑业务的,真不多,有这心思的,也都去南边下海了。于是咱就起来了啊,没多久就干上了科长。可是干了科长之后,心思又不老实了,为什么?相中我们总经理的桑塔纳了。”

    王昌文摸了摸兜,掏出烟来想要点上,想要递给聂鹏一根,见他摆摆手,也就没有勉强,于是自顾自的抽。

    “到了什么位置,就琢磨什么样的事,现在不就这么说么?叫什么来着?什么什么。。屁股。。”

    “屁股决定脑袋”

    “对,就这话!做到了那个位置,很多东西就明白了。噢,我销售一台离心机,3000块,提成100,可是成本只有1000啊!那剩下的钱去哪了?

    我指望这100块的提成,什么时候能坐上桑塔纳?”王昌文狠狠的嘬了一口烟屁股,憋在肺里很久后才吐出去,又接着说。

    “于是,我就靠着仅有的1万块钱存款,买了设备,又拉了几个维修师傅,给人干机修,也没有门头,纯粹就靠一张嘴。就像街上打把势卖艺的,师傅们负责炼活儿,我负责吆喝。

    这一来,钱就攒的快了,等到攒了能买半个车屁股的时候,我又犯愁了,愁什么?很多来钱的大活,咱干不了啊!你也知道,小打小闹的东西,也就是糊口,真想挣大钱,要有实力。

    于是就七拼八凑的借钱,租了个门头,买了老厂子退下来的设备,说是退下来的,其实还有八成新,只不过闹过事故,一直闲置了罢了。

    刚开起门头的时候,孩子又断奶了,奶粉钱都是借的,难啊,难到交不起电费,我背着一屁股的债,最苦的时候,10块钱硬是扛着花了倆礼拜。

    可是还是扛了过来,后来有了桑塔纳,又惦记大门面,门面大了又考虑自有品牌,再后来,奥迪、奔驰、机械厂,一步一步都起来了,说起来,就是嫉妒心,看到别人有的,我没有,我就想做起来。

    这硬件设施做的差不多了,又开始琢磨软件,什么4S、6S管理,绩效考核,都玩过。你要问以前咱的目的是什么,很简单,就是钱,因为穷。

    可是现在有钱了啊,还图什么?

    我也问过别人,那两年确实挺纳闷的,自己还图什么啊?起早贪黑的,为什么?

    可是琢磨不明白不影响我挣钱啊,听到有订单我还是会兴奋,有新技术我一样会投产,然后慢慢的就明白了,努力挣钱,已经成了习惯了。

    现在,脑子也通透了,很多东西并不是必须的,但是已经形成了,不这么做,又怎么做呢?问别人?还不如问问自己。”

    王昌文放下杯子,一会儿的功夫,面前的烟灰缸里插了好几只烟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