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六十三章 奋斗的理由
    一个人能否取得成就,与他的志向有直接的关系,一个没有大志向的人,即使再有才能,也不可能取得大的成绩,因为他的人生目标早已被他的鼠目寸光羁绊住了。人生就像爬山,最重要的是先给自己定一个高度,如果你只把自己的人生目标定在半山腰,那你就决不可能登上山顶。--比尔盖茨。

    聂鹏犹如一根掉进盐缸的黄瓜,蔫了吧唧的回到公寓,游荡了将近2个小时的他,身上带着浓浓的雾气味道。

    “去哪了?”佳颖坐在沙发上,捧着笔记本敲打着键盘。

    “散散步”顺手将衣服挂上衣架,走去卫生间洗脸。他不想将自己无助的一面暴露在佳颖面前,尤其这样一副雾蒙蒙的心情,着实令他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自己。

    佳颖盯着他的背影,心情也变的糟糕起来,思忖着难道是因为这些天没有让他得逞的缘故?虽说两人已经发展到搂搂抱抱一起睡觉的程度,可是在佳颖的坚持下,那最后一道关始终没有突破,聂鹏自然也没有强求。

    换句话说,两人到目前为之,充其量不过是在临睡前玩一些湿湿黏黏的小游戏而已。每当到精力消耗殆尽的时候,抱着入睡就不会显得那么艰难,所以直至现在,两人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初哥初姐。

    怎么办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要不要提前给他呢?可是真的好想留在月亮上再发生啊。。。

    陷入天人交战的佳颖,抱着笔记本若有所思,一会笑一会愁,全然没有注意到已经收拾利落的聂鹏已经站在身后注视她半天了。

    “咳咳”看着眼神根本就不在屏幕上的佳颖,聂鹏出声提醒到“又发什么呆呢?准备准备该出发了”

    “啊?。。哦!!”缓过神来的佳颖手忙脚乱的站起身,脸色通红的跑去楼上换衣服,压根不敢看聂鹏的眼神。

    。。。。。。

    宽大霸气的猛禽行驶在路面上,依旧是众多司机瞩目的对象。

    此刻的视野内雾气已经散去很多,可是还未到全部化开的情形,能见度自然也高不到哪去,于是呆在隔音效果很好的驾驶舱内,感受着笼罩了半片天地的雾盖,那尴尬的气氛又一度充斥了二人的感官,

    彼此都感觉到对方的不正常,却又不知道源于什么,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话题,随着提不起速的猛禽一路聊到了王昌文的机械厂。

    厂门前排起长龙的运输车队,熄了发动机停靠在路边,以无声的形式表露对糟糕天气的不满,可是道路封闭的因素不得不迫使他们听天由命。

    将猛禽驶入宽敞的大门,王昌文亲自出来迎接。

    围着少见的猛禽品评了一番,再三嘱咐工人小心装车后。不由分说地拉着聂鹏和佳颖去他办公室里喝茶,看了看未有消散迹象的雾,聂鹏倒也没有推辞,他明白,王昌文这是对他生出了交好之意。

    聂爸是茶迷,聂鹏识茶的功夫自然也不差。看着王昌文珍而重之沏泡的茶,闻着弥漫满屋的蜜香,摆明了是将他当做了对等的商业伙伴,而非晚辈。不然那一套繁琐的泡茶功夫,没必要展示给自己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来,尝尝这茶”王昌文也不论他懂与不懂,将茶盏摆在两人面前,面带期许的等着他们评价。

    聂鹏端起杯子,高醇的香气就钻进鼻息,心旷神怡。

    “汤红,气醇,味厚,好滇红。”一气引下,聂鹏不住的咂摸嘴,口齿留香。

    “呦,真没看出来,懂行啊。”王昌文略微吃惊,虽说以好茶待贵客的原则这些年从未变过,可是这次对于他来说,真心没指望聂鹏能给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年龄在这里摆着,和他聊聊可乐雪碧还差不多,聊茶叶?基本不是一个频道里的人。

    “王叔说笑了,都是蹭我老爹的茶蹭出来的词儿,哄哄外行还行,搁您这儿,班门弄斧了。”聂鹏也不敢托大,他知道这茶比起老爹那五六百一两的金丝来犹有过之,琢磨着王昌文拿着这些东西招待他,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果不其然,话题三转两转的就聊到了订制件上。从最早的5只培养槽开始,到后来的环形支撑箍,再到这次的20只培养槽和低应力合金密封室,这些常规情况下极少能用到的加工件早就引起了王昌文的关注,组合分析的结果更使他相信,聂鹏的背后绝对不止端行贸易这么简单的背景。

    于是借着今天的机会,试探试探这位金主手里是不是还握有更大的订单,也好为厂子谋一个长期的客户。

    订制件的用途自然不能一五一十的交代出去,但是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业务关系也由不得聂鹏天花乱坠的胡编,于是半真半假的将设备用途解释了一番,诸如无尘低温室,辐射模拟舱之类高精尖的东西,大抵是将王昌文唬住了。

    看着王昌文有些拜服的神色,聂鹏心里又闪过一丝不解,他明白王昌文将话题引导过来的用意,也了解他以此为契机想要达成深度合作的念头,可是却唯独琢磨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

    为了挣钱么?为了名声么?还是为了谁的期盼?

    努力地想要将这些念头驱散,可是越努力,越感到徒劳,这疑问就如同漫过荒原的野火,霎时间将他的思路烧的一干二净。

    “王叔,我能问您个比较私人的问题么?”聂鹏看着仍旧在那里专心致志泡茶的王昌文,不知怎的就蹦出来这句话。

    听到这话,王昌文明显愣了一下,手中的功夫也停了下来,有些好奇的盯着聂鹏,揣摩着他的意思。佳颖也借口上卫生间走开,留给两人足够的空间,讨论“私人”问题。

    “说吧,神秘兮兮的”王昌文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您说您,家大业大,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的。。搞事业呢?”聂鹏尽力将问题问的不那么尖锐,可是话一出口,就感觉不是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于是又补充道:“我是说,是什么力量,在。。支撑您。。。奋斗呢?”。

    说罢,望着王昌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