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六十二章 左拐
    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满足则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

    如果说指望一个尚未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去树立一个多么远大的理想抱负,那么似乎是天方夜谭。国人的教育模式从根本上阻断了学生对于社会现实的认知,或者说,是干扰和迷惑。

    这在教育越发达的地区,显得愈发严重,人群中成绩越高的,也越为普遍。

    显而易见的,学生将精力放在了数理化政史地的书本当中,琢磨着马克思主义和地质变迁,思考着指数方程与列夫.托尔斯泰之间的必然联系。有几人会下功夫去对未来的人生目标做深度的思考?或者说,真正在这方面下了功夫思考过的人,又有多少还留在教室里面对晦涩的书本。

    人性是急切的,是盲从的,一旦有了目标便会想方设法的向其进发,随后发现不足再回头弥补,这便是现状。没有人能预知今后的成功需要掌握什么样的知识,但却孜孜不倦的吮吸着那自以为有用的教科书。

    这就如同聂鹏现在考虑的事情一样,他发觉自己坚持了20余年的人生观,似乎在逐渐被剥离,开始露出直指本心的东西。

    他的目标。

    曾几何时,他执着的认为努力跑、向上爬,就是他应该去努力并为之奋斗的力量,可是当那颗该死的传送石融入到他的生活中之后,一切的目标都变得过于容易实现,仿佛失去了挑战的竞赛,获得的成功毫无成就感。

    于是支撑他继续奋斗下去的动力也变得越来越薄弱,那些在学校中获取的知识,在现在看来,也变得似乎不那么重要了。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像在山谷里独自前行的旅人一般,背负着沉重的自我怀疑的包袱,而山谷里的那条路又长又孤独。

    他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山谷尽头传来的声响,不知道自己脚下的路是不是对的,方向有没有错。徘徊在坚持与放弃的边缘。

    于是在一七年初的这个夜晚,聂鹏失眠了,他期望找到一切能够说服自己为之努力的目标,可是脑海中总有反抗的声音在试图革命。

    为自己?不,他已经满足了,他不缺什么,不渴求什么。换句话说,他只想在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尊严和人格空间的前提下,尽可能对他人释放善意。

    那,为了家人?不,也足够了,至少就目前来看,家中并无欲壑难填之人,哪怕以他目前的财富,也足够家人挥霍了。更何况他们也不会。

    那是为了什么?佳颖么?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头大,佳颖的挣钱手段并不比他差,甚至犹有过之,除了每天的一日三餐和充当晚上的抱抱熊以外,似乎任劳任怨的邻家大姐姐,丝毫没有所求。

    那接下来呢?是社会是国家还是全人类?聂鹏想不到那么磅礴,意识与境界不匹配的时候,思想就会陷入无休止的死循环,由不得他再去琢磨这些太过脱离生活的东西。

    彻夜未眠

    ------------

    清晨起床,为佳颖准备好早餐,冲了澡,出来后发现她已经跪坐在落地窗前练瑜伽,音响中放着TheBrothersFou版本的《500-miles》,配合着那婉柔的曲线,聂鹏忽然想起陈团带回宿舍的一本书中的话。

    我希望买的鞋子是你渴望的颜色。我希望拨通电话时你恰好在想我。我希望说早安你也刚起床。我希望写的书是你欣赏的故事。我希望关灯的刹那你正泛起困意。我希望买的水果你永远觉得是甜的。我希望点的歌都是你喜欢唱的。我希望我希望的是你希望的。

    悄悄地披上外套,推门出去,初冬的空气凛冽又清爽,也许比较适合混沌了整夜的脑子充氧。他将手插在衣兜内,踱着步子穿过浓雾,走向不远处的早点小摊,点了两笼芸豆肉包,一碗粥,配着免费的小咸菜,吃的若有所思。

    蒸车上架起高高的笼屉,摊主一边招呼着过往的行人,一边手脚麻利的将捏扁又攒圆的包子码放好,待一个笼屉空出,再替换进去,周而复始。

    聂鹏看着摊主熟练的将一张张大票化整为零,准确无误的找还给顾客,脸上挂着理所当然的欣慰与喜悦,那自然是他应得的。

    当然,这也是聂鹏从小接触到大的劳有所得,是根植在他心底的等价交换,是比起一切经济行为来都无愧于心的付出与回报。可是将心比心,如果让聂鹏此刻来从事这样的工作,他是绝不会乐意的。

    他没有需要糊口的饥迫感,没有嗷嗷待哺的妻儿老小,没有一个能够说服自己静下心,弯下腰,努力为之奋斗的借口。

    仍旧执着于解开心结的他,付了钱,继续漫无目的走在清晨的街头,怎么也散不开的雾如同凝滞的白烟,街被遮盖的白茫茫一片,偶尔有行人从身边快速的走过去,向前几步后又隐匿在雾中。

    整座城就像是照片被涂满了白颜料:什么都有,却什么都看不见。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只顾着低头走的他,甚至才发觉将手机遗忘在家中,这一刻的感觉就像是脱了线的木偶,撒了缰的马,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欢脱感。

    那天上的雾也随着温度的升高而逐渐稀薄,聂鹏看着身侧的栏杆,目光透过缝隙落在下面的河水上,结了一层薄冰的河默默的流着,在他看不到的冰面以下。

    恍惚间似是明白了什么,可是那灵光乍现的念头又忽然隐去了,怅然若失的感觉又弥漫了上来,想了想,最终只能放弃,抬手拦了辆出租车,回公寓。

    “兄弟啊,一大早的愁眉苦脸想什么呢?有什么想不开的?”司机师傅操着浓重的本地口音,很是乐天的问。

    “没什么,有些心事”聂鹏不想接茬,只是靠在窗户边漫无目的的张望着。

    司机讨了个没趣,撇撇嘴,只是憋了一会儿后,仍旧忍不住了:

    “兄弟啊,有啥想不开的,这年头,有饭吃有婆娘睡,你还揪心什么。你看看我,我是拆迁户,去年穷的叮当响,今年就趁4套房子,300万存款,股票爱TM怎么跌就怎么跌,因为老子不买!出租车是咱自己的,咱自己的生意,自己当老板,要多自由有多自由。这才叫日子,除了我老子,谁来了我都不听。”

    聂鹏:“前面左拐。”

    司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