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五十七章 牛角尖
    欧阳白远的车驶出办公楼的时候还是中午,到了科工院所停车场里却已经将近下午四点了,已经在车上小憩了一觉的他被阿光搀扶着下了车,正在活动筋骨的空档,就见到一人抱着一只大纸箱,从办公楼里走出,直奔停车场而来。

    那人走到一辆白色的轿车前,打开后备箱将纸箱子放进去,抬手正要关上后备箱盖,又停了下来,从纸箱中抽出几张纸,盯着看了一会儿后,便扬手撒了出去,纸张在空中飘舞着,男人也没有拾起来的意思,转身上车发动起来后,扬长而去。

    欧阳白远盯着那几张落在地上的纸,感到好奇,对着助理吩咐:

    “阿光,捡过来我看看”

    。。。。。。。。

    英国作家安德鲁·史密斯曾采访9名活着的登月宇航员,之后在其书《月亮尘土:寻找那些掉向地球的人》中,披露了惊人的内幕:

    几乎所有美国登月宇航员回到地球后,都无法应付突如而来的名声和登月事件造成的超感官心理影响。

    他们有的精神崩溃,有的成了酒鬼,有的沉浸在沮丧中……

    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在1961年宣布,美国人要首先登上月球。这个大胆的梦想,连当时NASA的局长都不知道该如何实现。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从1969年夏天到月,先后有12名美国宇航员乘坐“阿波罗号”太空船,使用比现代手机还“原始”的导航科技登上了月球。

    大多数登月宇航员在上世纪50年代都是美国空军试飞员。20世纪60年代,身为飞行员的他们卷入了NASA的阿波罗登月计划。在那个充满太空狂热的年代,他们都认为自己在为人类的未来而冒险。

    接下来,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随着“太空热”的逐渐衰退,12名登月宇航员也遭遇了一连串混乱的“尘世生活”。NASA的宏伟计划崩溃了,但大多数登月宇航员却发现很难在地球上找到自己的奋斗目标。

    其中有几位症状比较特殊的,比如“阿波罗15号”登月舱驾驶员詹姆斯·欧文。从他的采访回忆录中不难得知,登月的那种“神秘感觉”,深深地折磨着他。

    他曾在月球的亚平宁山的一块岩石上,发现了一块有着45亿年历史、被称做“起源石”的水晶。每当他回忆起这件事,总会感到,那块“起源石”仿佛正在那儿等待他的到来。

    当他返回地球后,便开始了信仰宗教。并建立了一个叫做“高飞”的宗教组织。之后曾两次带领探险队到土耳其阿拉拉特山寻找诺亚方舟的痕迹。

    直到91年,因心脏病去世。

    再说说另一位被当时的美国民众家喻户晓的宇航员,“阿波罗14号”飞船登月舱驾驶员埃德加·米切尔,他曾在多次公开演讲中表示,从月球返回太空舱时,有一种被某种东西注视的奇怪感觉。

    他感到自己和宇宙中的智能生命产生了一种心灵的接触。回到地球后,米切尔开始研究神秘的超自然现象。他在加利福尼亚建立了一个“抽象科学协会”,专门研究人类意识和各种超自然事件。

    欧文的登月同伴查尔斯·杜克同样无法应付登月事件带来的巨大心理震撼。返回地球后,他开始酗酒,并且经常虐待自己的孩子。杜克是活着的登月宇航员中最年轻的一个。他后来皈依了宗教,将登月事件称作“我生命中的灰尘”。

    “阿波罗12号”指令长阿兰·比恩,是第四个登上月球的人,后来成为著名的画家。然而,他的绘画主题永远只有一个:就是用混合着月亮尘土的油彩,描绘着他看到过的月球表面场景。

    那些月亮尘土都是他从月球上带回来的。比恩说,当他从太空返回地球时,曾向自己发誓:“如果我能回到地球,我将做自己喜欢的事。”

    也许,就对月球的了解程度来说,这些人拥有当之无愧的发现权,至于他们究竟在月亮上发现了什么,或者说是否真正的登上了月球,都无从探知。

    至少依照聂鹏目前的几次月面行走来看,除了大弧面的地平线,漆黑如墨的浩瀚星空,以及那颗几乎没有变动过位置的水蓝色星球,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虽说早些时候一个人在月球上施工,的确有过难以言明的孤寂感,可是由于佳颖阴差阳错的加入,使得聂鹏已经将月球基地的建造当成了自己的事业来做。

    对于这种没有竞争,没有案例可以参考的特殊商业模式,他也曾和佳颖展开过不止一次的探讨,除了依靠月球特殊的环境外,培育新型的生物制剂外,目前他们能做的,还是太少,这就如同远古时期未曾开化智力的猿,守着庞大的野生动物群落,却因找不到食物而死于饥荒。

    下午带着装修公司去工厂实地测量了一番,说是装修,其实对于这类实验室来说,无非就是按照聂鹏的意思增加隔断,分化出每个区间的功能来罢了,并不存在美感的说法。

    于是装修公司给出的方案也就略显粗犷,看着设计师现场勾勒出来的3D视图,聂鹏甚至想到了古罗马斗兽场--那种一层架空,二层起全是预留隔间的模样。

    “佳颖”定下装修风格后,交了定金,聂鹏和佳颖找了家西餐厅,就着低沉的音乐,一面用餐一面聊着日后的经济来源“你说我们如果现在把培育槽作为主营业务推出去,合适么?”

    琢磨了半天,实在是想不出如何解释“空间站租用名额”的聂鹏,问起佳颖。

    “合适啊,你现在不推出去,我们装修厂房干什么?到时候靠什么挣钱?”佳颖小口的喝着浓汤,好奇聂鹏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可是,我们怎么解释太空环境的来历啊?咱们又没有发射基地,又没有国家关系,一旦来人考察,没法交代啊。”

    “噗”佳颖差点将一口汤喝到气管里,急忙忙的找了餐巾纸擦了擦嘴角溢出的汤汁,看向聂鹏的眼神就像看国家稀有动物似的。

    “你不会告诉我,你打算一五一十的告诉客户说,你能将样品带到太空中进行培育吧?”

    如果说搞科研事业,十个佳颖困在一起都不一定能赶上聂鹏,可是说起经营思路,佳颖都不知道能甩聂鹏多少条街。

    “那怎么说,没有真凭实据,人家凭什么相信我们?”聂鹏纳闷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