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四十九章 哥伦布
    一觉起来,聂鹏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算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消遣。

    才联上网,就看到佳颖的消息蹦出来,写了好长好长的一篇文字。乃至于他滑动手指扒拉了半天,才找到篇头:

    【姐昨晚琢磨了半天,觉得还是给你讲个故事更有帮助,静下心来看看吧。

    故事是关于哥伦布的。

    你应该知道,无论是在西班牙还是在世界历史上,哥伦布都是英雄,是当之无愧第一个为了商业利益到达新大陆的人。

    你也许会是第二个。

    1451年,哥伦布出生在热那亚的一个作坊主家庭,是信奉基督教的犹太人后裔。由于家境不富裕,他只接受过短期的正规教育。然而从少年时期,他就非常喜欢看《马克·波罗游记》,算得上是不折不扣的拜金主义者。

    岁的哥伦布第一次作为水手登上货轮,从那一刻起,地圆学说就烙印在他的骨子里,挥之不去。

    在1476年的一次商队航行中,哥伦布所在的船队被葡萄牙人袭击,被俘的哥伦布借此机会来到了“探险者”的过度里,他学习了更多的航海知识,参加了多次的远洋航行,熟悉了罗盘、海图和各种新航海仪器的使用方法,掌握了利用太阳、星星的位置确定船位的方法等等。

    前前后后一共历经了八年时间,葡萄牙将他历练成为了一名出色的航海家。

    只不过受制于当时的认知,人们普遍认为海洋只是一个有限的狭窄的水域。而葡萄牙的一次壮举改变了当时的状况:恩里克王子派出了小规模的船队,沿着非洲大陆的西海岸,接力向南航行。在那段时间里,他们收获了丰饶的物资,譬如香料,这让葡萄牙的财富一度猛增而上。

    可是,这终归是一条漫长而曲折的航线,这令充满探险欲的哥伦布于心不甘,在他的想象中:向西,或许能够获得更多。

    于是他提出了一个新的商业计划,即沿着新航路,向西航行而达到东方。

    这在当时来说,是一个高风险和极具创造性的项目。从没有人尝试过,失败的风险也很大,但是也可能获得更高的收益。

    然而确信的人寥寥无几。

    那时候出海的费用,也是相当高的,对于哥伦布来说,差不多相当于年薪十万的人,一次性要拿出3000万来。那可是三十年的时间,人一辈子能有几个三十年?

    于是,哥伦布周游列国,游说当时的贵族和豪商。这一说,又是八年。

    这里面有个有意思的故事,不妨讲给你听听。

    因为常年在葡萄牙生活,哥伦布的首个游说对象自然选择了葡萄牙王室,然而演说非常成功,可是却投错了方向,他将目标对准了非官方的学术委员会--一个被葡萄牙王室作为智囊团的存在。

    结果,这帮葡萄牙的专家自认为聪明的否决了他的方案。

    如果说事情到此为止,那么也许美洲大陆的发现还要拖延半个世纪。然而命运总是垂青那些勇敢者的。

    遭遇失败的哥伦布带着儿子,转而回到了西班牙,当他们经过一家修道院休息的时候,偶遇了院长,机缘巧合之下,哥伦布借着院长的关系,将计划书递交到了女王的手里。

    于是,就有了著名的“圣塔菲协定”。就是合法抢劫许可证。

    女王以王冠上的宝珠作为抵押,帮他筹集到了7成的经费,而哥伦布自己也借着东风,游说到了剩余的资金。

    于是从92年起,直到1502年,哥伦布终于探明了欧洲抵达北美的航路。

    这直接导致了欧洲经济中心的偏移,直到16世纪末,全世界金银总产量的8成以上,都已经被西班牙所占有了。

    这一切,只在于你能否坚信。】

    聂鹏看了看消息的发送时间,凌晨4点半。

    换句话说,佳颖在一个来小时之前,还是清醒的。

    就在这一刹那,聂鹏忽然明白过来,原本自己对着佳颖说不清道不明,连表白都像是在完成任务的心情,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只因这之前,他还未曾真正动心。

    这一刻的他,深深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迫切感,迫切的想要冲到佳颖身前,将她紧紧揽在怀里。那些原本害羞,矜持的小情绪,在这样一种冲动面前,变得荡然无存。

    【休息了么?】一条微信发过去,聂鹏心里默默盘算着,嘴唇在不自觉的读秒。

    1、2、3。。。

    【没啊,睡不着】当聂鹏数到10的时候,佳颖就发了回信。

    【等我过去】

    二话不说提了裤子就跑出门去,然后又急急忙忙的跑回来按下马桶上的冲水键,接着用最快的速度整理个人卫生,洗手间里顿时叮叮咣咣的。

    用几乎从未有过的速度刷洗完,又将发型梳理了一下,那颗荡漾的心早就不知道将见面的场景模拟了多少遍。经过餐桌时,顺手抓起一个馅饼,叼在嘴里急急忙忙的套了衣服就跑出门。

    “聂鹏!”聂妈追出门,对着已经跑下楼梯的儿子大喊。

    “你今天记得给家里买几盆花,装饰装饰”

    “知道啦。。。”

    等那答复传回聂妈耳朵里的时候,人已经跑了很远很远了。

    清晨,路上的车辆稀少,甚至出租车都不多,偶尔过往几辆,都是满载的,对于某个早已等得不耐烦的人来说,或许一边沿着路跑,一边打车,才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于是就见行人稀少的路边,用比狂奔稍慢一些的速度跑步的男人,偶尔伸出手向驶来的出租车摇一摇,见到没有停车的迹象后,又埋头跑一段,接着再招手,再跑。

    等他终于坐上车的时候,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半个起步价了。

    扑通、扑通,心跳如同擂鼓,配合着那即将见到心上之人的憧憬,聂鹏觉得这种难言的悸动,丝毫不比自己在月球上,刚爬出那只深深的陨石坑时要轻松多少。

    甚至,还有一份沉甸甸的幸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