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四十八章 五年计划 下
    知乎上的帖子,终究是偏向学术方面的居多,聂鹏看了半天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索性登陆了合伙人网站,发布了一条寻求合作的消息,留下一大段说明,洋洋洒洒两千字多字。

    说明的内容与其说是在寻求合作,倒不如说是在发牢骚,大致意思就是想要成立一个商业性质的民营航天公司,但是没有过类似的运营模式能够参考,想要发展业务却不知道从何做起,现在想要找个志同道合的合伙人一起创建华夏的SPACE-X,如果有意向的可以留言或者发邮箱等等。

    检查了一遍写好的说明,对自己的文采很是满意,索性充了200块钱的首页置顶,权当是对当前现状的一种无奈表露了。

    至于效果,他压根就没指望。

    而这条挂在首位的合伙意向书,短时间内却变成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评论中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大多数都是置之一笑遗忘脑后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选择性的遗忘了这条信息,比如苏省(同醒,三声)。看着这条措辞有些激昂的招募书,他甚至有些感觉到屏幕那端的人和自己一样的心情--那种国内航天工业所带来的种种桎梏。

    他不清楚对方处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下,是不是同自己一样,是航天体制内的科研人员。他只知道曾经怀揣着报国梦的自己,经过回国后这三年多的体制磨练,从开始的憧憬、期望,逐渐变作了现在的无奈、麻木。

    在京城,一个月四千多元的薪金已经逐渐让他失去对航天事业的热情,那种流淌了许久的,投身航天事业的使命感、责任感和荣誉感已经渐渐的被现实所击溃。

    他抬起头看看屏幕上的招募书,又看看办公桌上的设计图,闭着眼、攥着拳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关闭了屏幕,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到:再做完这个计划吧,最后一次!

    于是又埋头对付起那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研制一枚能于2017年6月7日前,飞临月球极地轨道的探测器。

    这是今天早上接到的加急文件,留给他的设计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一个月后,这枚卫星就要经历从研发,到制造,然后发射升空进入轨道的标准化流程。

    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苏省清楚的知道,这么短的时间里,除非改造现有的成型卫星,否则仅仅是技术论证的关卡都过不去,谈何制造。

    可是改造卫星,那还有他什么事?领导的政绩从哪来?这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他刚从space-x离职后归国时的那一段时间,一切的拦路虎都从技术变成了莫名其妙的东西。

    努力的从回忆中抽出思绪,克制住重新打开显示屏的冲动。苏省盯着那密密麻麻的参数要求,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一点一点的开始推敲起来。

    看来今晚对于他来说,又是个不眠之夜了。

    。。。。。

    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的聂鹏,脑海里还在琢磨着私营航天公司的计划。

    他心目中想要的,可不是处于航天产业链下游的元器件配套、新材料研发一类的项目,而是真正的型号研制、发射、应用维护等核心产业,可是经过今天晚上一众大神的批判之后,他似乎明白了这一切的桎梏在哪里,那一张冥冥中看不见的网究竟根植在什么地方。

    如果,能够从政策根源上开放这一切,那么技术难题几乎是迎刃而解的。

    可是,要怎么做呢?

    【叮咚】

    佳颖的微信。

    【睡了么?】

    聂鹏眯着眼睛盯着手机看了看,刺眼的光令他很不舒服,想了想自己房间的隔音情况,索性拨了个语音通话过去。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啊?”聂鹏问道,通过喇叭依稀能够听见电话那头轻微的水声。

    “泡澡呢,睡不着,骚扰骚扰你。”佳颖声音懒洋洋的,配着溅起的水花声,令聂鹏心头一荡。

    “11点了,泡澡?熬夜可是容易长皱纹的啊”这话一说出口,聂鹏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怎么?这就开始嫌姐姐老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年轻的?”佳颖在那头阴阳怪气的说。

    “哪能啊,别人那是显老,你是越来越有味道,要不改明儿我给你研制款不老药,保你80的时候塞18。”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老爸的影响,聂鹏也开始管不住嘴了。

    “哈哈,你可记住这话哈,你要真研制出来,姐天天美给你看。”佳颖那才升起来的小情绪,瞬间就被这话驱散了。

    “行啊,对了,问你个事”聂鹏说。

    “说。”

    “认不认识搞航天工程的人?研发,运营的都可以,国内国外的都行。”聂鹏想起今天遇到的难题,目前来说,能够可以和他分享月球基地的,目前只有佳颖一个人,这种“我有一个小秘密,全世界只有你知道”的心态,也正是他们俩关系快速拉近的纽带。

    “不认识,我爸爸可能有些关系吧,怎么了?”佳颖好奇。

    聂鹏将今天看到白皮书后的事情从电话里一一讲给了佳颖,顺带着说了自己对目前航天现状的认识,尤其在谈到航天管制的时候,佳颖已经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低落的情绪。

    “呜,这件事嘛,我觉得有搞头。”不论成与不成,佳颖听到聂鹏那有些低落的语气,心情就没来由的跟着纠结起来,虽然她还不明白这其中的困难究竟庞大到了何种程度,可是当下要紧的,是先安慰好她的“小男朋友”。

    “这样吧,你让我琢磨琢磨”佳颖接着说,“这种事咱们不可能跟国有军工、科研单位来争利润,即便分得一杯羹,也是很边缘的产业,既然如你说的,想要直接向着商业化发射靠拢,那么我就应该另辟蹊径,找个其他的出发点。具体的我想好再和你说。”

    常年和金融体系打交道的佳颖,自然熟悉市场的运行规律,如果说想要跳出三界外,直接和航天体制打交道,那就必须要有对等的级别,或者是经济,或者是技术。

    可是,这些东西都没有现成的套路可以模仿,她能做的,只有在精神上引导聂鹏去摸索,去发觉这种与体制对接的机会。这所需要的,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套或者几套方案的问题,而是一颗永不放弃的心。

    但是,该怎么做呢?

    挂了电话后,佳颖更睡不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