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四十三章 存款
    从18层楼梯上,连跑带跳的爬下来的感觉,聂鹏已经忘记了,他现在能感觉到的,就是满腔的热血。想大笑,想大喊大叫,还想知道此刻的佳颖是什么状态。

    于是那回家的一路上,眉头皱起又展开,嘴角时而翘动,时而沉下。心思已经全然飞去了佳人那里,乃至下出租车时,塞了一张大团圆后,都忘了要回找零。

    “嗨!!兄弟!!!找你钱!”司机摇下车窗,手里攥着花花绿绿的一把。

    “哦哦,差点忘了”聂鹏又转回身,从里面抽了张50,将余下的推了回去“剩下的算请您吃喜糖!”说着也不理会司机的讶异,摇头晃脑的走了。

    “得嘞!做了回善人,捞了把喜糖,不亏!”司机乐呵呵的将零钱揣在兜里,美美的上路了。

    当一个人兴奋的程度到了喜笑颜开的时候,是绝对会感染到身边人的。一路上,见到的熟人都被聂鹏那喜滋滋的打招呼弄得莫名其妙,告别之后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也换了副满面红光的姿态,一时间半个小区如同过年似的。

    “妈,我回来了”推门进屋,听见厨房传来的炒菜声,聂鹏喊到。

    “哎?你怎么中午就回来了”聂妈一边炒菜,一边狐疑的看向聂鹏身后“就你一个人?”

    “那你还想让我带个谁?”聂鹏想起老妈的神助攻,一阵无力。

    “废话,想让你带谁你心里没数么?”将菜装盘端出,聂妈白了他一眼“洗手吃饭!”

    “好嘞!”

    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好,上桌吃饭。

    “我爸呢?”平时中午回家,爸爸基本都在,毕竟他单位离家不远,一趟公交车坐回来,吃完还能睡个午觉。

    “你爸都俩礼拜没在家吃过午饭了。你说你们爷俩,要么都不忙,要忙就都见不到人,你出差他加班的,我这炒一盘菜得热三回才吃得完!”聂妈愤愤的说,嘴上抱怨,可是手中给聂鹏夹菜的筷子却是不停。

    “他又忙什么?修桥啊?”聂鹏不解。

    “还不是你捡的那破石头给闹的,杂志社,博物馆,地质局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你爸现在都快成酒陪了,成天到晚的不着家,回家就是一身酒味。”说着,还一面指了指柜子上的海王金樽,一脸的无语。

    “我爸那酒量,还不是大杀四方,用得着这个么?”聂鹏笑了,别的不说,他感觉四五个自己绑一起,都不一定能喝过他老爹。

    “还大杀四方,40多的人了,成天揣着PPA(治疗拉肚子的药)上班。。。啧,不对不对,本来想说你呢,怎么又说起你爸了?”聂妈忽然警醒,心想自己差点又让这小子带跑偏了。

    “说。。。说我什么?”聂鹏顿时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和人家小姑娘到哪一步了?”聂妈眼神冷冷的盯着聂鹏,那天视频里的嬉笑怒骂她虽然没有看全,可也琢磨出了个大概。

    “额,妈,咱能别这么直接么?”果然,预感灵验了。

    “怎么,不好听啊?”聂妈玩味的看着他,“我要是不挂掉手机,你是不是还打算给我看个现场直播啊?”

    “什么现场直播?”一头雾水。

    “哼,你还什么时候跟我视频过?”早已经对聂鹏的装傻免疫的聂妈反问道。

    “额。。。”聂鹏这下明白了,那天和老妈视频的时候,佳颖在一旁捣乱,莫不是那时候被她看到了?可是那天也就是打闹了一会儿啊,想到这里,心里有了数。

    “还不知道人家什么意思呢,八字没一撇的事儿”说完耸耸肩,一副无辜的模样,只不过那怎么也绷不住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

    “编,你再编,是不是你们单位新来的那个小姑娘?”聂妈想起儿子朋友圈里传过的员工合影,那俏生生的面孔逐渐和视频中的女生重合。

    “嗯”聂鹏也不狡辩了,既然老妈已经掌握了信息,那一切反抗都是徒劳。

    “你不是说她在香港工作么?人家全家在那边,你们要是真成了,每年光是回娘家都够你受的。”

    聂鹏张着嘴,盯着老妈,心想您不是会计师么,怎么想象力这么丰富?这才哪跟哪啊就编排到回娘家的份上了?

    “她家里面挺有钱?”聂妈问。

    “嗯,她爸是摩根大通的高管,挣刀乐的。”哎,和盘托出吧,否则非得被老妈逼疯了。

    “。。。嘶。。。”正准备夹菜的筷子就那么静静的悬在半空,抽冷气的声音如同干嚼了一把花椒,听得聂鹏后槽牙都发凉。

    “。。。我儿子本事不小啊,人家。。怎么看上你的?”聂妈索性将筷子放到一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琢磨着自己这儿子究竟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什么话!”聂鹏一面咀嚼着食物,一面诽腹,心说老妈你也太看不起你儿子了,“大家都是两个眼睛一张嘴,她凭什么看不上我?”

    “看上你?看上你就行了?你养得起啊?我跟你老爹现在攒攒手里的钱,也就百十万,你要是娶了这么个金枝玉叶,咱嫁妆都不一定能拿得出手。”这刚起了个兴奋的劲,转眼就被现实磨灭了,聂妈也是黯然。

    看着妈妈那欲言又止的样子,聂鹏于心不忍,若是以往的他,自然也会考虑到这个层面的问题,可是如今,钱的事情还真不用他操心。

    “那,看看”聂鹏取出手机,调出账户余额递给老妈,登时又听到了那吃花椒似的吸气声。

    “哎呦我说妈啊,您能别老抽冷气么,照您这样下去,不出50您一口牙全得换!”聂鹏向老妈提建议。

    “你有这钱我还愁换牙?你这钱哪来的?”聂妈数着那账户上的7位数,心脏都有些受不了。

    “挣得呗,我自助研发的产品,上海那边买的。”抛出了重磅炸弹的聂鹏不禁有些小得意,接着又想起自己那起早贪黑的老爹,对妈说:“我这还没来得及和您俩商量呢,您和我老爹要不退休得了,出去该玩玩,该买买,咱家现在不差这些钱了,您还那么辛苦干什么?”

    “你这孩子,揣着些钱就充大款了,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卡呢?妈给你保存起来娶媳妇用。”常年和数字打交道的聂妈不是没见过这么大的数额,而是没想到这笔财富会聚集在自己儿子身上。

    “可别,这钱留着有用,还要投产呢,我给您流出来百十万,您和我爸商量着怎么花吧。”想着老妈拿着这钱百分百存银行的结果,聂鹏真心不打算将这一千多万交出去。

    “嗨,你这人,我说不过你,等你爸晚上回来收拾你!”聂妈听到这钱有用处,自然也不再坚持己见,只好搬出聂爸来终止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