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四十一章 雷声
    太阳正常落下。

    太阳正常升起。

    太阳正如往常一样,被每一个习惯于仰望天空的人所记起,无论是阴雨连绵还是晴空万里,人们习惯了这亘古不变的火球为我们带来的大地普照。

    却少有人会在白天关心月亮。

    月亮上,朝向地球的那一面,已经全然沉寂在黑暗当中,换句话说,就是黑夜,长达14天的漫漫长夜。若是有人想在月亮上,依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来生活,基本上是要睡死过去的。

    正处于青年巅峰状态的身体,清晨的蓬勃自然是理所应当的,尤其对于情场初哥来说,除了伴随着小电影向五姑娘交公粮以外,某个位置还没有尝过真正的海鲜是什么滋味。

    或者说乃至于此刻之前,还没有试过被其他异性关注过。

    聂鹏皱了皱眉头,感觉到下腹部传来的阵阵压迫感,尿意和其他某种奇怪的感触混杂在一起,令他很不适应。慢慢睁开眼,虽然天色还黑,可是精力充沛。低头看去,就见到了令他鼻血翻涌的画面。

    只着了内衣裤的佳颖此刻将他当作抱枕一样,手脚并用的缠在一起,原本盖着的浴巾早已飞到了一边。画面香艳的令他拔不出眼睛。

    刚一动身,那缠着他的秀腿就抗议的晃动了两下,险些引起火山爆发。

    惊悚的聂鹏立刻从魔爪中挣脱出来,趁着佳颖还在迷糊的功夫,将浴巾扯过来盖在她身上。

    虽然已经无数次的将佳颖假想成为女朋友,可是真到了视觉冲击的时候,他还是尽力的克制了自己的好奇心。毕竟目前这种情况,名不正言不顺的,下手都不好意思。

    “额,你醒了啊”佳颖揉揉惺忪的睡眼,一副懵懂的模样。

    “喂,你走光都快走透明了!”聂鹏指了指佳颖身上那滑落的毛巾,露出的沟壑仿佛有魔力一般。

    “大惊小怪的,游泳的时候不都这么穿么?”佳颖悉悉索索的爬起来,拽过身边的衣服穿起来,“怎么,把老娘睡了还当没事人一样?”那神态,老气横秋的。

    “不是,我。。。我。。。”聂鹏感觉这一刻,自己鼻孔眼下面的嘴是白长了,心想自己怎么就睡了你了?初吻还好好地挂在自己的嘴上呢。

    “呐,看也看光了,人也被你搂搂抱抱的睡了两次,你是想不承认么?”佳颖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斜眼看着聂鹏。大有一种你若狡辩,我必杀之的气势。

    “这么说是没错,可是...”聂鹏刚要辩驳,就见佳颖秀眉一瞪,那本来想出口的话只能憋在心里:可是这算哪门子的睡啊?我亏死了我。

    已经收拾妥当的佳颖看他不说话,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她发现调戏聂鹏的游戏越来越让她上瘾,尤其聂鹏对她的那幅欲拒还迎的姿态,令她欲罢不能。一边想着,一边又躺回气垫床上,拍了拍床垫。

    “过来!”

    “不去!”

    “那你就站着传送吧,反正你习惯了”

    额,还是过去吧。考虑到自己在月球休息了一晚,身体已经适应了月球的低重力环境,此刻若是站着传送回去,非得大腿抽筋不可。

    虽说佳颖只在月球上过了两夜,可是皮肤的变化却是十分明显。由于昨晚只是简单的泡了热水澡,并没有对皮肤进行保养,结果佳颖照镜子的时候惊喜的发现:自己的面部小问题似乎变好了很多,咋咋呼呼的在哪里高兴。

    吹起来的帐篷自然不用再去放气,倒是省了不少麻烦,用水管从外面清洗了一遍后,将其拖到库房的一角,聂鹏和佳颖又开始了昨天未完成的工作。

    也许是熟能生巧,也许是心有灵犀,剩下的4只气囊和环形内箍用了3个小时就安装完毕,到了安装两只气密门的时候,聂鹏将佳颖留在地球,自己先去山洞口踩准点,回来之后带着一只气密门直接传了回去,严丝合缝的将气密门框卡在了预留槽里,将气囊死死的挤在了山洞壁上,这样一来,也就没有了漏气的风险。

    在洞壁内距离外门两米半的位置,将第二道门装好,这样一来,两道门中间就形成了一个机械式的缓冲间,到时只需要将气泵通过门上预留的气孔通入压力间中,就能自如的进行增压减压,那时即便自己离开了月球,山洞内也会形成一个近乎于地球环境的空压室,确保里面的物质不会被恶劣的月球环境撕碎。

    大功告成,当然不能拿活人做实验,聂鹏取了昨天早上从车库带来的测试设备:气压表,温度计,辐射仪等等,一股脑的塞进了密封好的山洞内。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这些仪器会精确的记录山洞内的各项数据变化,为日后的培养计划提供理论支持。

    脱掉防尘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聂鹏接过佳颖递来的毛巾。不出意外的话,明天的这时候,就可以进行山洞内的简单装修了。装修的话,应该先进行哪一步呢?

    正在琢磨的聂鹏忽然听到电话铃响,那一起看,老妈打过来的。

    “聂鹏,还在上海么?”聂妈问,由于之前聂鹏受伤不便见人,只能以出差的借口对付老妈,此时老妈的声音穿过听筒回档在诺大的厂房里,像是在质问一般。

    “昨天早上就回来了,还去车库取了东西,陈团在开发区这里租了个仓库,我赶着过来帮忙,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聂鹏想到昨天早上取东西时碰到的邻居大婶,怀疑自己露面的消息传到了老妈耳朵里,也就半真半假的承认了目前的情形。

    “回来了也不打电话告诉妈一声,你昨晚从哪过得?”

    “昨晚忙到挺晚,还没忙完,省的今天来回赶,就在附近找了个旅馆住下的,这不这会儿才刚收拾好。你电话就过来了。”编谎要编圆,否则后患无穷,虽说这理由没问题,可是距离,40万公里算“附近”么?

    “嗯,忙完了就行,今晚回家吃饭啊,对了!妈问你个事。”聂妈在电话里一本正经的说。

    “什么事你说。”聂鹏也没在意老妈的问题,以为又是手机软件、电脑软件出毛病了,索性就开了免提放在桌子上,继续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对着佳颖傻笑。

    然而让他始料不及的是,那乍然响起的声音,彷如雷打一般,伴随着空旷的回音在他的脑海中激荡了许久。

    “你是不是谈女朋友了?”

    是不是谈女朋友了。。。

    谈女朋友了。。。

    朋友了。。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