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月球基地 > 三十五章 梦中人
    侧倒在气垫上的佳颖枕着手臂,手中捏着高脚杯。目光迷离的看着聂鹏,纤细的腰肢从绒毛睡衣的下摆处露出一截,凸显出清晰的马甲线,毫无一丝赘肉。

    睡裤的褶皱遮不住那浑圆的臀瓣,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再向下看,曲起的小腿自裤腿中裸露出一段,颀长、水润、匀称。

    如玉珠似的剔透脚趾上绘了酒红的颜色。

    宛如一副极美的油画。

    “咕嘟”聂鹏咽了口唾液,声响在万籁俱静的帐篷里格外明显。他才想起今晚还没有放音乐。好在气泡帐篷的噪音也不小,能遮盖住一部分,否则还不尴尬的要死。

    将手机里的快捷播放打开,早已缓冲好的蓝调曲库开始演奏。

    “来”小脚丫动了动,示意聂鹏靠过去。

    是过去,还是不过去呢?

    聂鹏踌躇不定,这些天女魔头酒后调戏的亏他可没少吃,只不过之前只是语言挑逗,他还能招架的住,可是像今天这种,不按套路的姿态冲击还是头一次,他不知道自己能撑过几分钟。

    看着不为所动的聂鹏,佳颖也没有气恼,晃晃悠悠的支起身,双臂揽住聂鹏的脖子,将下巴抵在他肩上,吐气如兰。

    红酒杯还被她捏在手里,搭在聂鹏另一端肩膀处。一侧是酒香,一侧是女人香,聂鹏感觉自己也快迷醉了。

    可是初哥终归是初哥,此时除了浑身僵硬的靠手支撑住身体,不让自己倒下外,聂鹏都不知道头该怎么摆放,稍一扭动就仿佛装了齿轮似的,嘎吱嘎吱的响。

    佳颖试着将聂鹏扳倒,奈何这家伙和木头一般,两只胳膊撑得死死的,怎么也撼动不了,试了几次无果后愤然一击头槌,将他撞得七荤八素,直挺挺的砸在了床垫上,自己也顺势摔在了他的臂弯里,姿势犹如抱着毛熊玩偶取暖的猫。

    与其说佳颖是在勾引聂鹏,不如说是在自我安抚。在这种空旷而静谧的空间里,人是极易感受到孤独的,就如同大洋中的孤舟,大漠中的行者,忽然间离开了人世的繁华后,失落和空虚的感觉会充斥全身,迫切的想要找到同伴。

    她不像聂鹏一样,早已习惯了在月球上独来独往的工作,并且有着随时离开的能力伴身,可以做到全然不惧。

    而她在这片天地中,所有倚靠都是来自身旁的人,犹如冰天雪地里靠着熊熊火焰的碳堆。

    搂着她的聂鹏此刻也放松了,听着耳旁传来的匀称呼吸,伴着手机响起的轻柔音乐,逐渐使他平静下来,犹如揽着一只温顺的猫咪。低头看看枕在自己臂弯里的佳颖,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偶尔颤动一下,犹如睡梦中的婴儿。

    难道今晚要睡在这里么?聂鹏想。

    不过,貌似也挺不错的。抬起头,目视着空中繁星,帐篷里似乎多了一层浪漫的味道。

    “聂鹏?”佳颖声音小小的,细细的。

    “嗯?”

    “我们今晚不回去了,好不好?”佳颖耸了耸小鼻子,闻着他睡衣上淡淡的洗衣粉味,莫名的一阵心安。

    “唔。。”看了看佳颖那带着期寄的眼神,聂鹏故意拉长腔调,摆出一副思索的样子,直到身边传来两下撒娇似的蠕动,才做出一副妥协状

    “好吧,听你的了。”

    然后就感觉自己身上挂着的猫一样的佳颖变成了树袋熊,紧紧的箍在自己身上,感受起来,香香的、软软的,令他蠢蠢欲动。

    “谢谢,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圣诞礼物”

    佳颖将头埋在他胸口,聂鹏也不知道她说的“礼物”是指浪漫的氛围,还是被她抱着的自己。只好一边琢磨着她话里的意思,一边用手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

    不消一会儿的功夫,两人沉沉睡去。空中的地球宛如一盏明亮的夜灯,静静的光辉洒满月面。

    月球上的重力虽说只有地面的6分之一,但也聊胜于无,至少睡觉的时候不会感觉掉入了万丈深渊,而是如同漂浮在水面上,全身轻飘飘的。

    尤其这静谧的环境中,只有手机飘飘忽忽的传出乐曲,除此以外,万籁寂静。也许自数千万年起,这片地方就是如此。但是变迁,也许只需要短短数年。比如陨石撞击,比如火山爆发,再比如,人为干预。

    二人的梦中繁花各现,佳颖梦到的是柔软的抱抱熊和坚毅的侧脸,那脸庞在梦中明明近在咫尺却伸手难及,那嘴角翘起的意味却又带给她无尽的安全感,于是夹了夹双腿,将抱抱熊缠的更紧了一些。

    而聂鹏却不停地挣扎,梦中的他仿佛被一只透明的蛋壳包住,沉在水下。身边还有一只八爪鱼仅仅的将他拴住,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像是陷入到泥潭里的身体,怎样也使不出力气。

    两人不知道的是,得益于低微的重力环境,他们身体中的新陈代谢质量远远超出了地面上的水平。并且,与空间站中的航天员不同的是,在聂鹏周围的安全领域里,几乎是各类有害辐射的禁区,假如他们愿意在这里常驻,那么必然会发觉,身体各项机能的回复速度,要远远超过地球上。

    就如聂鹏那些青紫的伤痕,已经渐渐的淡化了不少,而佳颖本就吹弹可破的肌肤,也光滑剔透了一点。

    随着地球的转动,朝向月亮的美洲大陆逐渐隐去到了黑暗之中,亚洲部分又从黑暗的那一边渐渐显露出来。

    时差作祟,米国人刚刚进入了16年的平安夜,华夏却已经迎来了圣诞节的黎明。

    一夜过去了。

    佳颖的睫毛闪动了几下后,微微睁开,目光聚焦在聂鹏的侧脸上,想起昨晚自己近乎勾引的举动,脸蛋就不由自主的涨红起来,微微活动了一下缠住他半夜的大长腿,佳颖觉得自己真的是典型的缺爱啊,哪有这么主动送上门的,简直就和脸上写着求糟蹋没什么区别了啊。

    都怪昨晚那瓶红酒,嗯,一定是的。

    悄悄的将腿收了回来,无意间呼出的气流将发丝吹到了聂鹏脸上,引得他脸部不安的抽动了两下,伸手挠了挠,却吓得佳颖一头扎在他怀里,眼睛闭的死死地,犹如躲在妈妈怀里的小奶狗。

    等了半响,没有动静传来,佳颖大胆的睁开眼,发现聂鹏并没有醒来,倒是舒了口气,只不过那灵动的大眼睛眨了又眨,过了好一阵,终于瞄准了他脸上的位置,于是悄悄的爬起身,在他脸部轻轻的啄了一口,接着便心满意足的翻过身,背靠着聂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