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逆神 > 第十八章 杀人须见血
    越毅听到这声音,暗道:“……这声音不就是白天遇到的那个想要对唐雨儿无礼的那个轻浮公子哥吗?我倒还以为他要如何走着瞧呢,原来不过是如此卑劣手段而已,呵。”嘴角便升起一丝冷笑。

    “二公子,迷烟放好了,咱们跳进去吧。”

    “等等,他可是炼体十重武者,而且内力深不可测,不可大意。”

    窗外三个身着夜行衣的黑影探头探脑的,朝屋内看。

    少倾,觉得越毅应该已经被迷烟给迷晕了,便从窗口鱼贯跳了进来。

    “砰!砰!”两声闷响,最前面的两个黑衣人便被鬼魅的身手给打晕了过去。

    接着,屋内的灯火便被点燃了,屋内两个黑衣人倒在地板上,还有一个黑衣人眼神惊惧的望着坐在椅子上,拿着一枚果子吃的越毅。

    “啊……!你……你没晕……”黑衣人的眼中漏出惊恐之色。

    越毅嘴角漏出一丝嘲讽,“呵呵,就你们这点小把戏,老子三岁就在电视上见识过,也敢出来献丑。”

    “电视?!”黑衣人眨了眨眼睛,眼露一丝茫然,好像从来没听过这两个字,转身便要跳窗逃跑。

    “嘭!”的一声,却是一枚果核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顿时便一个踉跄栽倒在另一个黑衣人的身上,晕了过去。

    “咚咚咚,越毅哥哥你屋内发生什么事了?”门外随之响起了唐雨儿的声音。

    越毅拉下这黑衣人的蒙面,果然不出他所料,这黑衣人便是白天的那个好色公子哥。

    打开门,越毅看到小萝莉担心的神情,微微一笑,指了指,那摞在一块三个黑衣人道:“喏,三个小贼,想要趁夜谋害我,却是被哥哥我给打晕了,呵呵。”

    “哼,可恶的小贼!”

    “砰砰!”小萝莉唐雨儿上去便又是给了这三个几脚,当看到其中一个便是白天在坊市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她的那个好色公子哥,就是一愣,“越毅哥哥,都是雨儿不好……”

    “何必自责。”越毅一摆手,走到小萝莉身前,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笑道:“傻丫头,如若我在大街之上,眼睁睁的看着你被这人轻薄,那我岂不是要比这公子哥更要猪狗不如吗?”

    “越毅哥哥……”唐雨儿眼角微微一红,扑入越毅怀中,“越毅哥哥你对雨儿这么好,雨儿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越毅哥哥的恩情。”

    越毅抚了抚唐雨儿的柔顺发丝,微微一笑道:“傻丫头,快去睡吧,这三个人我来处置。”

    “哦……”唐雨儿乖巧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三个人,然后便转身走出了越毅的屋子。

    越毅关好屋子,便听到了戒灵的声音,“咯咯咯,小子,你准备要如何处置这三人呢?

    “自然是杀掉,毁尸灭迹。”越毅淡然一笑,眼中露出一丝杀机。

    “咯咯咯,看不出你这小子手段也够狠辣的呢。”戒灵不禁对越毅刮目相看,然后有所顾虑道:“可我看这为首的公子哥好像来历非同寻常呢,你可不要因此,惹上大麻烦哦。”

    “麻烦?!”越毅笑道:“呵,师傅你太小我了,我越毅早已经是死了一次的人了,又怕什么会惹上麻烦。”

    “早已死过一次?”戒灵有些疑惑。

    越毅自然不会说他是穿越而来的,只是说道:“嗯,我之前被掌门人暗害,如若不是我无意中躲过一劫,恐怕早就已经死了,只可惜却是害了那个老镇长。”

    “这想来便是你命不该绝,机缘所定,你小子福泽深厚,想来日后定然能成大器。”戒灵点点头,然后把一个红色储物袋,交给越毅,小心地叮嘱道:“好了,这是可以把昏迷和被控制之人装进去的储物袋,即便他们醒来,外面之人也是听不到里面的声音的,你把这三人最好带到一秘密处决解掉,不要让外人看到。”

    “多谢,师傅。徒儿明白。”越毅接过戒灵给他的红色储物袋,把这三人像死猪一样昏迷的三人,用绳索绑好,装了进去,然后揣在腰间,走到窗口,望了望漆黑的夜空,连半个星星都没有,只有一缕残月挂在空中发散着微薄的月光,越毅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笑容,便探身跃出了窗台。

    云州城的城门日夜有武者把守,街道之上也会每隔一段时间有巡逻队巡逻。

    宁静的街道,不时会有几只夜猫在街道上奔跑嬉闹着,越毅只身来到灯火辉煌的城门处,两个值夜的武者,看越毅是与他们同等阶的武者,并没有太过刁难,只是询问了两句要出城做什么,越毅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出了城。

    疾行数里,来到一处无人的密林中,越毅便把这三人从红色储物袋中扔了出来。

    其实方才三人已然醒来,在储物袋中便想要喊出声,可是喊破了喉咙,外面也是半点动静没人听见。

    此刻,那公子哥看到越毅手中拿着一把墨色长剑,吓得魂都掉了,却以一副傲慢的语气道:“你……你快放开我,你吃了豹子胆了,你可知道我是谁吗?这敢这么对本少爷。”

    两个狗腿子附和道:“对啊,你快放开我二少爷,不然大少爷和老太爷都不会放过你的,你会死的很难看。”

    “我管你是谁,即便你是天王老子,今天你也死定了。”越毅二话不说,便一剑划过那二少爷的喉咙,顿时血流如注,那二少爷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却是半点声音都发不出了,倒在地上,抽搐了片刻,便没了气息。

    “啊……!你竟敢真的杀掉我们二少爷,你……!啊!”

    又是两剑,两个狗腿子的喉咙也瞬间被砍断了,鲜血流了满地。

    越毅从三人身上搜到三个储物袋,两个低阶的,里面只有十几枚金币,和几颗黄阶初级的丹药,也不知道有什么效用,便随手塞入了储物袋中。

    而另一个中阶的储物袋,却是那公子哥的,里面装有三十多枚金币,还有五六枚妖丹黄阶初级的妖丹,真不知道这家伙不过练体武者六重修为,怎么可能得到这几枚黄阶初级妖丹的。

    如果说是这家伙杀死妖兽得到的,越毅如何都是不信的。

    不过现下越毅也是没有功夫去想这些。

    随着炽烈火焰的燃起,浓密的黑烟升腾在密林的顶端。

    而密林的那仿佛耸入天际的树头上,淡淡的月光洒在一只夜枭的头上,夜枭两只黄橙橙,睁的圆圆的眼睛,正在注视着树林中发生的这一切,然后咕咕咕的从树枝上飞离而去,只留下浓浓的黑烟和晃动的树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