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逆神 > 第十章 小萝莉唐雨儿
    越毅听到女孩的娇斥声,转过身来,在他星目的瞳孔中,出现了一名容貌灵巧柔美,眉如远山含黛,肤若桃花含笑,发如浮云,眼眸宛若皓月,看上去十四五岁娇美小萝莉。

    小萝莉身穿一件淡粉色对襟衣裙,头绾精巧别致朝月髻,腰系如意流苏绦,上面挂着一个扣合如意堆绣香袋,脚上穿的是并蒂莲花绣花鞋,看上去充满活力,且有倾城之色。

    越毅没想到此处竟然会有如此娇美小萝莉,而这小萝莉竟然还是炼体武者七重境界,不禁看的微微一呆,只是小萝莉眼中带着些许怒意,狠狠的瞪着两人。

    “小贼,看什么,再看把你的两个眼珠子给挖出来!哼!”娇美小萝莉狠狠的白了越毅一眼,又对胖子喊道:“死胖子,快把手中的杏子放回去!”

    “都……都摘下来了,如何放回去啊……”胖子说着就把手中的两颗杏子全放到了嘴里,挑衅似的大嚼起来,接着吐口两个杏核,抱着胳膊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道:“吃都吃了,你能怎样……”做了个鬼脸。

    越毅一脑门黑线,恨不得给胖子一脚,心中暗道:“无量你个天尊!不作死就不会死啊,这可是人家的地盘,你敢在人家的地盘撒野,小心把你当猪肉给分吃了。”

    “你……看老娘今天非打死你这个死胖子不可!”娇美小萝莉气的直跺脚,二话不说,拿起门边立着的木棍,便朝胖子打来。

    胖子二话不说,掉头便躲到越毅的身后,木棍随后便朝越毅这边砸来。

    “嘭!”越毅抬手便一把抓住了砸来的棍子,对小萝莉道:“小姑娘,方才那两枚杏子多少钱,我们赔你便是,何必如此?”

    “谁……谁小了……哼,看你们两个的穷酸样,哪里有金币!”小萝莉不屑道,想要把木棍从越毅手中拔出来,却是卯足了力气,俏脸涨的通红,“快松手!”

    越毅一手抓着木棍,一手伸入怀中,从怀中拿出一枚金币递给小萝莉道:“可够?”

    小萝莉见越毅肯拿金币来买,并不是什么小贼,气色也缓和了一些,“够是够了,不过不需要这么多,我……我没钱找给你们……”

    “无妨,全拿去便是。”越毅淡然道。

    小萝莉敌意全效,摆摆小手道:“不,我爹爹说,不能随便要别人东西。”

    “唐家丫头,这是……?!”这时,从远处走开一对老夫妇,这一对老夫妇的修为竟是武者六重境界。

    小萝莉连忙摆着小手道:“没……没事,他们只是路过。”

    “哦……”两个老人不置可否,点点头便互相搀扶着离开了。

    越毅刚来到这个村子便觉得奇怪,方才小萝莉要打他们,更是没人出来帮小萝莉,此时也才只有这一对老夫妇路过而已,便问道:“小姑娘,你……”

    话还没说完,小萝莉便打断道:“不要叫人家小姑娘,我已经十五岁了,不小了。”

    躲在越毅身后的胖子,见风波平息,便探头探脑道:“才十五岁,还不小啊……”

    “你……!”小萝莉火气噌的一下就又上来了。

    越毅一脑门黑线,连忙平息战火,“哦,好吧,姑娘,你的家人呢?”

    一提到“家人”二字,小萝莉的美眸便是微微一红,话语中有些哽咽道:“我……我的母亲在我几岁时便离世了,我爹爹也已病危,在屋中的榻上……”

    原来小萝莉名叫唐雨儿,在她出生时,不知什么原因,这个村子的人突然全部中了一种奇怪的慢性毒,很多人都在这十几年中断断续续的死掉了,只留下两个老人和这个小萝莉和小萝莉的父亲。

    而那两个老人都是炼体武者六重的境界,小萝莉的父亲虽也是炼体武者,但不过只是二重境界。

    而小萝莉的天资却极高,拥有玄女之体,修炼速度很快,在十三岁时,便达到了七重境界,虽然还是不如越毅,但已经很是了不起了。

    要知道,越毅的五师兄雷破,都已是弱冠之年,才不过六重境界而已。

    而她的父亲是炼体武者二重境界,由于她的父亲资质不高,修炼也不过炼体武者二重境界,因此在不久前也扛不住体内毒性,而倒在榻上。

    小萝莉每日守在父亲榻边,为父亲洗衣做饭,然而父亲的状况一天不如一天,恐怕身体也是熬不住了。

    越毅随着小萝莉来到屋中,屋中虽然很简陋,却收拾的很整洁。

    在木榻上躺着一个面容苍白,气息微弱的中年男子,男子见小萝莉带着一个少年进入屋中,望着越毅,颤巍巍道:“……你……你是何人啊……”

    “爹爹,放心,他不是坏人。”小萝莉说着拿出越毅给她的金币道:“看,这是他给我们家的金币。”

    “……咳咳……”中年男子看到小萝莉手中的金币,好像很是生气,咳嗽了几声,颤抖着手道:“我不是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吗?……你……咳咳”说着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小萝莉连忙上前为她的父亲捶背,“爹爹,可这是他采我们家的杏子钱,我没钱找……有了这金币便可以请修为高的医者,为爹爹看病了……”

    “没……没用了……雨儿……爹爹已经不行了……要去找你母亲了……爹爹对……对不起你,不能陪你了……你以后要好好照……照顾自己……”中年男子说完,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爹爹!爹爹!……呜呜呜……我不要你走……不要你走……”小萝莉俯在父亲的胸膛上,哭得伤心欲绝,眼中充满了失去父亲的无奈和不舍,却又无可奈何。

    越毅在一旁默然无语,知道劝慰也是无用的,倒不如让小萝莉把内心的伤痛好好的哭出来,也许会比憋在心中好的多。

    守在门外的胖子,听到屋中的哭声,探头来看,看到小萝莉的不幸遭遇,也不禁叹息抹泪:“哎……没想到这女娃比我还命苦……呜呜呜……”

    越毅和胖子帮小萝莉安葬了她的父亲之后,越毅想到小萝莉如若不根治体内毒瘴,想来也活不了太久,便对依旧伤心不要的小萝莉道:“小……姑娘,此次我等准备前去云州城,听闻哪里仙草灵药甚多,你且在此等候,我等会带些专门医治奇毒的仙草灵药回来。”说完,一抱拳,便要和胖子离开。

    “公子,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