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逆神 > 第二十六章 痛也很愉快
    剧毒蜈蚣张个血盆大口,把用触角困住的唐雨儿往血口中送入。

    跃在半空中的越毅,身上的衣袍随风扬起,双手紧握墨色剑柄,咬紧牙关,双目紧紧凝视着困住唐雨儿的那条触角。

    当他双手握着的墨色长剑的剑刃触碰到剧毒武功的触角时,便是听到“噌!”的一声,越毅又是猛然一用力,那条触角便陡然而断。

    随之,这条被斩断的触角释放出绿色毒液,喷洒在了越毅和唐雨儿身上,两人都被这剧毒蜈蚣的绿色毒液被侵染了。

    两人同时坠落而下,越毅一把抱起坠落而下的唐雨儿,滚落在地上。

    失去触角的蜈蚣仿佛瞎了一般,乱扑乱咬着,满是勾状长足的肢体疯狂般的拍击着地面,狂怒的对着渐渐明朗的天空狂吼一声,发出刺耳的声音,让人耳膜发痒。

    举着赤铜巨斧,冲上来的胖子,见到越毅抱着唐雨儿跑了过来,脚步一滞,脸上露出了喜色。

    越毅歇斯底里的大喊道:“胖子!别碰我们,快后退!”

    “嗵嗵嗵!!!”后面的那只像是没头苍蝇的巨毒蜈蚣在来回翻转着。

    车酒鬼见越毅已经跑了出来,便提起内力,朝着巨毒蜈蚣便猛然投出手中巨剑。

    “嘭!”的一声,巨剑刺在剧毒蜈蚣的头上,顿时绿色的毒液狂涌而出。

    接着,便是轰然一声,巨毒蜈蚣倒在了地上,地面的灰尘溅起几尺高。

    绿色的毒液染满了地面,正在蔓延扩大着,巨大蜈蚣的肢体也在扭曲挣扎翻滚着。

    远远躲在远处的黄须大汉一伙人看到越毅竟然能逃脱了出来,还救出了唐雨儿,不禁暗道:“想不到这小子竟然能虎口逃脱……”

    一直没有上前的丁瑶,方才虽然有心想要帮忙,但是她又怕这只剧毒蜈蚣的毒液沾在她身上。

    不过这也属人之常情,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

    更何况,丁瑶也是与越毅几人刚认识不久,谈不上什么交情,自然不会贸然拿着自己的性命去救越毅的。

    带着唐雨儿逃离危险的越毅,终是坚持不住了,“嘭!”的一声,便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越毅哥哥!”唐雨儿在一旁淌着眼泪,呼喊着越毅,想把越毅给喊醒来了,却是没喊几声,晕倒在了越毅的身上。

    ……

    “越公子和雨儿妹妹会不会……”丁瑶望着躺在地上的越毅和唐雨儿,叹口气,望向车酒鬼和胖子问道。

    “不会的,老大不会死的!”胖子说着便想要伸手去碰触越毅。

    车酒鬼连忙拉住胖子,神色紧张道:“别碰他!他衣服上有那巨毒蜈蚣的毒液!”

    “老大!老大!呜呜呜……”一直吃了就睡,睡了就吃,心中不想烦心事的胖子,从来都是无忧无虑的样子,可此刻的他却痛苦的像个小胖孩子一样在一旁痛哭着。

    黄须大汉一伙人只是远远的观望着乐毅几人,嘴角微动,小声嘀咕着什么。

    二弟疤脸汉子问道:“大哥,那越小子死了的话,我们怎么办?”

    一路上沉默寡言的老三和老四附和道:“对啊,老大,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空着手回去吧?”

    黄须大汉望着越毅这边的情景,捋着胡须,若有所思道:“如若这小子真的死的话,我们想要得到红渊灵草的难度就高了许多,不过他们还有三个人,不知道还肯不肯继续和我们合作。”

    疤脸汉子哼了一声,“哼,那个胖子哭的死去活来的,恐怕是那越小子的忠仆,肯定是不会继续和我们合作了,至于那个穿着性感冷艳的小妞和姓那车的酒鬼就不得而知了。”

    老三狠狠的看了一眼远处丁瑶那曼妙的身姿和那一双又长又白的大长腿,咽了咽口水道:“大……大哥,不如我们趁机把那个冷艳小妞给拿下吧?”

    老四连忙附和道:“对,对啊,大哥,要是拿下这小妞,让我们几个老兄弟爽一下,再把她卖了,一定能卖上不少钱吧?”

    疤脸汉子看着老三和老四两人都是一脸色眯眯的望着远处的丁瑶,哈喇子都快留下来了,不屑哼了一声,“哼,我倒是觉得那越小子身上一定有宝贝,要不然怎么可能修为如此精纯,连大哥都对这小子刮目相看。”

    黄须大汉微微点点头,缕着胡须若有所思道:“二弟你说的也是没错,不过我却是觉得那个姓车的酒鬼身份一定非同寻常,可至于为什么,我却是说不清楚,如若我们贸然动手的话,想来也是占不了什么便宜的。”

    疤脸汉子一路观察这车酒鬼,都没有发现有什么非同寻常之处,忍不住问道:“大哥,你是不是多虑了?我怎么就一直都看不出这车酒鬼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啊?!

    旋即又不屑的冷哼道:“哼,我觉得这车酒鬼最多也就是和姓越那小子一样修为比较精纯而已吧?”

    “对啊,我也没觉得这车酒鬼有啥不同的呢,不就是个好喝酒的酒鬼吗?我这储物袋中还有瓶好酒,待会我们把他给灌酒了,不就可以……嘿嘿。”老三搓着手,又望了望远处站立着的丁瑶。

    黄须大汉摆摆手道:“你们三个急什么,等等看看那边的情况如何再说吧,我们先在原地休息一下,只要那姓丁的女子和那车酒鬼有一人离开,我们就一起上。”

    ……

    黑夜中,不知过了多久,胖子武元,车酒鬼和丁瑶都一直默默的守在越毅和唐雨儿身边,时站时坐,或唉声叹气,或无奈摇头。

    丁瑶却是总感觉有两只眼睛,总是远远的望着她似得,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有些警惕的对手拿酒葫芦,对正在低头饮酒的车酒鬼低声道:“车公子,那黄须大汉一伙人恐怕会对我们不利,须要多加提放着他们。”

    车酒鬼点点头,并无言语,又仰头喝了一口酒,仰头望了望繁星满天的夜空,暗道:“哎,越小哥,如若你真的醒不来,我老车也帮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