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逆神 > 第二十七章 大难不死必有厚福
    夜空之上的繁星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已是后半夜了,就在几人都有些困倦之时。

    越毅体内的那朵白色莲花再次在体内缓缓的绽放,莲花之下的莲藕,那长长的根须,想一根根雪白色的藤条一般,从丹田处蔓延至身体的五脏六腑,乃至身体的各处经脉,并把经脉中一些黑绿色的杂质给吸入根部。

    而那朵在越毅体内的白色莲花也越来越绽放的鲜艳欲滴,仿佛这这些黑绿色的杂质倒成了这朵白色莲花的

    仿佛是要把越毅体内的毒液当成养料,给全部给吸收掉似得。

    又不知过了多久,灰蒙蒙的夜空东边出现了一缕淡淡的亮光,空气中弥漫着沁心的空气,带着丝丝露水,拂过越毅的脸颊的皮肤上有些微凉。

    “阿嚏!”越毅打了个喷嚏。

    “啊,老大醒了!”一直守在身边,连眼睛都没合一下的胖子武元,见到越毅打了个喷嚏,连忙大喜道。

    旁边正靠在树上低着头打瞌睡车酒鬼听到胖子的喊声,连忙睁开眼,坐起身来,“哈,越小哥,果然醒了。”

    越毅揉了揉鼻子,坐起身来,看了看一脸喜悦的胖子和车酒鬼,声音有些沙哑的连忙问道:“雨……雨儿呢?!”

    胖子武元眼中全是喜色的望着越毅,想了下说道:“后半夜时,丁瑶说要带着雨儿去森林的隐蔽处,给她换身衣服……”

    “换衣服……”越毅听到换衣服,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是一件青袍,便问道:“是……是谁给我换的?!”

    胖子武元笑着道:“老大,是我啊。”

    “你?!就在这?!”

    “是啊,怎么了?”胖子挠了挠后脑勺。

    越毅翻了白眼,摆了摆手,“……没……没什么……”

    胖子武元好像担心什么似得,“嘿嘿,老大,你放心,我是趁丁瑶带着唐雨儿去换衣服时,给你换的。”

    “带着唐雨儿去的?!唐雨儿也醒了?!”越毅眨了眨眼睛。

    车酒鬼目露疑惑的望着越毅,点点头道:“越小哥,确实如此,雨儿姑娘在前一个时辰就醒来了,她看到你还没醒,哭得很是伤心呢,我们问她怎么好了,她说自己体内本就有奇毒,中毒后只是觉得头晕沉沉的昏了过去,睡了一觉便醒来了,可越小哥你却也安然无事,却是让人有些奇怪啊。”

    胖子武元挠挠头,担心道:“是啊,老大,莫非你也本来就身怀奇毒?!”

    “身怀你妹啊!”越毅翻了个白眼,低头想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咦?!这就奇怪了……”车酒鬼轻咦一声,奇怪道:“难道是这巨毒蜈蚣的毒性并不强?还是我给你们两人服用的解毒丹药起了作用?!”

    胖子武元傻笑着道:“俺觉得啊应该是解毒丹药起了作用吧?”

    车酒鬼摆摆手,质疑道:“可这不可能啊,我随身带的解毒丹药,只能解除一般的毒,这巨毒蜈蚣的毒性明显很是强烈,旁人沾上恐怕必死无疑,岂是这普通解毒丹药能解掉的?”

    正在疑惑之间,这时,已然换好衣服的唐雨儿和丁瑶两个女子的娇俏身影从林中走了出来。

    唐雨儿身着一袭轻柔飘逸,如云霞淡扫的对襟群衫,把娇小的身材显得更是玲珑有致,一双清澈如水,没有任何杂质的双眸朝越毅这边望来,看到越毅竟然也醒了过来,正在与胖子和车酒鬼说话,便是心中一喜,连忙跑了过来,扑入了越毅的怀中,“哎呀,越毅哥哥你也醒来,吓死我了……呜呜呜……”说着,白皙的脸蛋上又挂出了两道泪珠,却是因为喜极而泣。

    换了一身淡青色劲装的丁瑶,婀娜的身材更是显现了出来,一双冷傲且有一丝娇媚的明眸望向越毅的眼神和车酒鬼差不多,都是感觉很是疑惑和奇怪。

    不过此刻越毅能醒过来,比什么都重要,自然也就没去多想。

    看着唐雨儿扑在越毅怀中很是开心的笑着流着眼泪,转身望向远处黄须大汉一伙人同样是望向这里,很是惊讶的样子,都是不觉一笑。

    越毅抬起右手,抹掉唐雨儿脸颊上的两道泪珠,微微一笑道:“傻丫头,再哭就不漂亮了。”

    唐雨儿止住了眼泪,霞飞双颊,哼了一声道:“哼,越毅哥哥,只会拿人家寻开心……你害人家担心死了,我真怕……真怕……”

    说话间,黄须大汉一伙人也走了过来。

    黄须大汉笑道:“哈哈哈,越兄弟,你醒来啊,我们几个老兄弟还真怕越兄弟有个三长两短,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胖子武元怒道:“什么可惜,我看你们是巴不得我们老大有个三长两短吧。”

    疤脸汉子指着胖子,“诶,你这个胖子,是想讨打吗?!”

    “打就打,胖爷我可不怕你!”胖子说着便拿起他身边的赤铜巨斧要去砍疤脸汉子。

    越毅看胖子有些犯浑,便制止道:“胖子,不得无礼!”

    胖子收回赤铜巨斧,狠狠的瞪了疤脸汉子一眼,然后回到越毅身边,愤愤道:“哼,这厮太可恨……”

    “好了。”越毅对胖子一摆手,然后对黄须大汉一伙人,一抱拳道:“如若诸位不想与我等合作,便就此分道扬镳。”

    黄须大汉连忙道:“诶,越兄弟息怒,越兄弟大难不死必有厚福,又怎能因我们手下不和,坏了我们的情义呢,你说是把越兄弟。”

    越毅心中冷冷一笑,暗道:“这家伙还有脸说情义,遇到危险就躲得远远的隔岸观火,最多也不过是利益关系罢了。”

    心中虽然如此想,可脸上却是面无表情,淡然一笑,“既然如此,那我们便继续往前走吧。”

    黄须大汉点头微笑,然后眺望着前方的密林,指了指道:“好好!绕过这边密林,想来再往前走上不久,便可以来到栗山的山腹最深处,你们跟着老夫走便可饱安然无虞。”说着,便带着他的三个手下头前带路往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