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逆神 > 第三十一章 威慑
    “哦,是吗……”越毅不置可否,对戒灵又问道:“师傅,那你可知道还有什么地方有这种青乌灵芝吗?”

    戒灵笑着道:“呵呵,我又不是做药材买卖的,我怎么知道,如若你在这里找不到的话,不妨回去后,问你那做药材买卖的朋友便是啦。”

    越毅心中很是苦涩,“难道这次算是白来一趟了吗?”

    戒灵道:“谁说你白来一趟了,你路上采摘的灵草,和击杀妖兽所得的内丹,可大多都是可以让你突破修为的材料……”

    越毅有些恼怒,“啊,师傅,你不是睡了吗,怎么会知道我采摘了什么?”

    戒灵不屑的冷哼一声道:“哼,你那储物袋中有什么东西,我还不是一清二楚啊?”

    越毅恍然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戒灵又问道:“喂,小子,你们现在要去做什么啊?”

    “去采摘那红渊灵草啊。”越毅随口对戒灵说道。

    “红渊灵草?!你怎么不早说啊。”

    越毅有些纳闷,“红渊灵草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戒灵苦笑道:“傻小子,你可知那红渊灵草是做什么用的吗?”

    “做什么用的?!”越毅问道。

    “那可是可以让炼体武者大大增加突破修为概率,进入武师境界的概炼药材料啊。”

    “神马?!可以让增加炼体武者突破修为概率的炼药材料?!”越毅微微一愣,“我说黄须大汉这一伙人怎么神神秘秘的。”

    “我已经看到了,那黄须大汉一伙人,一看就是一伙心怀不轨之人,尤其是那黄须大汉,你要多加堤防。”

    戒灵的这一点,却是与越毅不谋而合,笑着道:“多谢师父关心,徒儿知道了,这黄须大汉已经是武师境界了,想来采摘这红渊灵草,是为了他那几个兄弟吧。”

    戒灵冷哼一声,很是不屑,“哼,那黄须大汉一看就是阴险之人,怎么可能会为了他的几个兄弟,肯定另有目的。”

    “另有目的?!什么目的?!”越毅有些诧异。

    “他在想什么,我又哪里知道呢……好了,你知道记得,多加提防这个黄须大汉就是了。”

    “嗯,徒儿记下了,对了,之前我中了那蜈蚣的剧毒,为什么能不治而愈呢?”越毅还是问出了他心中一直疑惑的问题。

    “不知道……”戒灵淡淡的答道。

    “什么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啊?!”越毅心里翻了个白眼。

    “臭小子,难道我还骗你不成,我只是这枚戒指的戒灵,哪里会知道这枚戒指的神秘之处啊?”

    听戒灵的语气,好像的确是不知道的样子,越毅心中就是疑惑了,但现下他也无瑕去多想这些。

    只是看了一眼在前面带路的黄须大汉一眼,暗道:“没想到这名叫黄胡的家伙,隐藏倒是够深,看来的确更加多加堤防着他才是。”

    众人一路警惕的往前走着,尽量的躲避着前方的妖兽,渐渐的前面的溶洞更是宽敞了,而红色的光芒也越来越强烈,照的让人有些睁不开眼来。

    “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红光?”越毅手臂微抬,遮在额前,微眯双目,凝视前往,有些诧异道。

    众人都用手臂遮挡着刺目的红色光芒,显然都同样是一脸诧异。

    黄须大汉突然哈哈笑道:“哈哈,想必那红渊灵草便在前面了,这是红渊灵草附近的赤红岩壁发出的红色光芒。”

    胖子长须了一口气,双手捂着眼睛,只露出一条缝,“啊,终于到了,可累死胖爷我了。”

    黄须大汉见众人都长须了一口气,怕众人放松警惕,连忙道:“大家千万不可松懈,那红渊灵草附近会有红渊妖兽守护,那红渊妖兽可是初阶五重的妖兽,大家千万小心。”

    “大……大哥……我能不能不去了?!”老三有些胆怯的说道,他见之前那只赤血蜂不过是只初阶二重境界的妖兽,就把他们打的那么狼狈,这只守护灵草的红渊妖兽是初阶五重境界的妖兽,那还不把他的小命丢掉啊。

    黄须大汉面色变了几变,怒道:“什么?!你现在不想去了?早干嘛去了?”

    老三当着前方刺眼的红色光芒,知道这只拥有初阶五重竟的红渊妖兽非同一般,只是这红色光芒就让他吓的浑身直打哆嗦,恐怕再往前,遇到了那只红渊妖兽,恐怕当成就跪了,哆嗦着嘴唇道:“大……大哥,我现在觉得还是留着小命比较重要……你还是让小弟走吧……”

    黄须大汉心中气恼,双全紧握,青筋暴涨,狠狠的瞪着老三,眼中隐隐漏出一股杀意,让老三心中更是打鼓。

    越毅几人见这是黄须大汉一伙人的事,不好插手,便在一旁看着,没有说什么。

    如若这黄须大汉真动了杀机,杀掉这个已经被吓的失去战斗力的家伙,倒也是没什么,只是少个人,他们对付这只拥有初阶五重境界的红渊妖兽,那肯定就会多一分危险。

    老三见黄须大汉眼中隐现杀机,差点吓尿,两腿一软,就跪在了坑洼不平的地面上,浑身打着哆嗦,不敢应答。

    疤脸汉子见此,连忙打了个哈哈,对老三劝道:“呵呵,你现在想走,你也不想一下,我们一群人,那些妖兽不敢轻易靠近,可若是你一个人的话,恐怕也是难逃一死吧?你说呢,老四。”说着,望了一眼老四。

    老四其实也是心里打鼓,大有畏怯之意,但他比老三心里明白,听到二哥疤脸汉子的话,连忙道:“对对,二哥说的是啊,三弟,你现在想退缩,只有死路一条,不如一鼓作气,与我等杀了那只红渊妖兽,不是更好吗?”

    “喂,你们商量好没。”胖子有些不耐说了一句,然后走到那老三的跟前,不屑道:“我说你这家伙怎么杀个妖兽,怕的跟个鸟一样,俺胖爷可比你修为低的多,都一点不怕,瞅你那怂样。”

    老三被胖子骂的有些害臊,一咬牙一跺脚,“……谁……谁怕了,既然都是一死,那就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