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逆神 > 第三十二章 人生何处不装逼
    “好!”疤脸汉子见到老三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叫了一声好,方才略显颓丧的士气也顿时一盛,拍了把老三的肩膀,“这才像点男人的样子嘛。”

    老三点点了头,然后撇过头望了一眼,方才对他当头棒喝的胖子,“胖子,多谢你的点醒了。”

    胖子嘿嘿一笑,不在乎的摆摆手道:“嘿,只是一点小事,我这也不是怕少个人,不好对付前面那只红渊妖兽嘛。”

    “哈哈。”众人哈哈一笑。

    越毅望了一眼胖子,微微一笑,暗道:“这胖子倒是还有一手。”

    众人又往前走了一会,看到前面有一条红色的深渊,深不见底。

    黄须大汉指着红色深渊对面,目视前方,对众人说道:“只要我们越过这条红色深渊,想来对面便有红渊灵草,而守护红渊灵草的红渊妖兽很可能会隐藏在隐蔽处,只要我们采摘红渊灵草时,那红渊灵兽便可能随时跳出来袭击我们,我们还是先在这里歇息一下,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吧。”说着,拿出几个烧饼分给他几个手下。

    小萝莉唐雨儿,轻捂小嘴,眨了眨清澈如水的双眸,“哇,想到这红渊妖兽也这么阴险啊。”

    胖子挠了挠后脑勺,在红色深渊边缘,小心翼翼的探着头,望了一眼,连忙后退几步,心有余悸的问道:“哎呀,我的娘啊,这红色深渊可真是深不见底啊,这万一掉下去,还不把胖爷我给摔成肉饼啊?”

    丁瑶冷艳的嘴角微微一扬,眸光微闪,冷哼一声:“哼,肉饼?恐怕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吧。”

    唐雨儿掩嘴咯咯一笑道:“咯咯咯,就是。”

    车酒鬼斜眼望了一眼胖子,同样打趣道:“还不如直接把你做成肉饼,喂给那红渊妖兽,这样我们岂不是省去了不少麻烦吗?哈哈哈。”

    胖子皱着眉头,“哎呀,你们这帮家伙,一个个都巴不得胖爷我摔成肉饼呢,把胖爷吓的倒是不轻,还是先吃个馒头压压惊吧。”活学活用的用越毅曾说过的新鲜话,说着,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烧饼大口朵颐起來。

    “……”越毅摇头一笑,“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身旁的小萝莉唐雨儿正望着红渊对面,目露若有所思之色,听到越毅的话问道:“越毅哥哥,什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哦……没什么。”越毅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肚子,想到半天都没吃饭了,也从储物袋中拿出两只烤鸡腿,递给小萝莉一只道:“你要不要来一只烤鸡腿?”

    唐雨儿微微点点头道:“嗯,我也有些饿了呢。”

    车酒鬼也探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望了一眼越毅,嘿嘿一笑道:“嘿嘿嘿,越小哥啊,你还有没有烤鸡腿啊,我这里只有酒,没有肉了……”

    唐雨儿狠狠白了车酒鬼一眼,“臭酒鬼,都什么时候了,还喝酒!哼!”

    车酒鬼并不在意的嘿嘿一笑道:“嘿嘿,我老车不喝点酒,打起架来也是没有力气啊。”

    “呵,这家伙。”丁瑶冷笑着,摇了摇头。

    越毅又把手探入储物袋中,拿出两只烤兔腿,对车酒鬼道:“烤鸡腿倒是没有了,烤兔腿如何?”

    “好啊,烤兔肉可比烤鸡腿更美味呢,哈。”车酒鬼咽了咽口水,一手拿着酒葫芦,一手连忙便要接过两只开兔腿。

    越毅见车酒鬼要把他手中的两只烤兔腿都拿走,连忙道:“哎,只有两只烤兔腿了,另一只是要给瑶儿姑娘的。”

    “……啊,是吗?!”车酒鬼故意露出很是惊讶的样子,“哎呀,哈哈,越小哥真是与车某不谋而合啊,车某也正有此意啊,那就由车某代劳吧。”

    丁瑶白了一眼车酒鬼,嘴角带着一丝不屑,道:“呵,本姑娘有手有脚,何须你来代劳?

    “对啊。”唐雨儿附和道:“臭酒鬼!活该被骂,哼!”

    “再说,本姑娘不喜荤腥。”说着,丁瑶望向越毅,对越毅点了点头,“多谢越公子美意了。”

    探出玉手从储物袋拿出一个素馒头,挽了挽额前秀发,低头吃了起来。

    车酒鬼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只是喝酒吃肉。

    一旁的黄须大汉几人,手里拿着烧饼,见到车酒鬼又喝酒又吃肉的样子,都是眼巴巴的。

    不过疤脸汉子想到只要解决了红色深渊对面的那只红渊妖兽便可以回去好好的大吃一顿,庆祝一番了,便三下五除二的把烧饼塞入口中,拍了拍手上的烧饼沫子,对黄须大汉道:“大哥,您看我们该如何越过这条红色深渊到对面呢?”

    黄须大汉淡然一笑,指了指对面的那块巨大岩石,然后又望了一眼这边的一个岩石柱子,“这好办,你看到这边岩石柱子和对面的那块巨大岩石了吗?”

    “哦,我知道了。”疤脸汉子一喜,然后又挠了挠道:“可我们没有带绳索啊。”

    “呵呵,老夫在来之前,便早已经准备好了条绳索,只要我们把这条绳索固定道这边的石柱上,然后再把绳子套到对面的巨大红色岩石上,我们只要掌握好平衡,踩着这条绳索走过去便好了。”

    越毅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这不就是踩钢丝吗……”

    胖子拍了怕他的大肚子,不屑道:“哎呦,我说你这黄胡子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这么远,谁能把绳索给扔过去还刚好套在那巨大的红色岩石上啊。”

    此话一出,众人又陷入一阵沉默之中。

    黄须大汉叹口气道:“在场之人,唯独老夫修为最高,那就让老夫试试吧。”

    疤脸汉子拍马屁的哈哈笑道:“哈哈,大哥出手,肯定十拿九稳。”

    绳索是远远足够的,黄须大汉把绳索先固定绑在了这边的石柱上,然后把另一边做成了很大的绳套便朝对面的巨大岩石上投了过去。

    “……哎,失败了……”

    “……再来……又失败了……哎……”可是黄须大汉投了几次,都没有能准确的投到对面的巨大的红色岩石上,长叹口气,“哎……难道我们就此无功而返吗?”

    疤脸汉子急道:“大哥,我们都到了这里,怎么可能会无功而返呢,再多试几次吧。”

    “……哎,不行啊……”黄须大汉也是愁云满面,摇了摇头,却把目光望向了越毅,“越兄弟,可否能一试呢?”

    越毅摇头一笑,摆摆手,“……前辈你都不行,我作为晚辈又怎么可能成功呢?”

    黄须大汉望着越毅,缓缓道:“越兄弟过谦了,越兄弟虽然修为境界比老夫低整整一个境界,但是老夫觉得越兄弟的修为甚是精纯,未必就不能成功。”

    唐雨儿也连忙道:“是啊,越毅哥哥,如若你都不行,那我们就真的过不去了。”

    “如此,那好吧。”越毅点点头,从黄须大汉手中接过绳索,微眯双眼,注视前方的巨石,轻提一口气,便要往前投绳索。

    可就在这时,只听“轰隆”的一声,赤红的溶洞顿时摇晃了一下,让人脚下都有些不稳,离众人两三米开外的溶洞石壁上的一些红色的小石子也随之滚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