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武九霄 > 第二百一十章 逃避的尽头
    潮湿的山洞,水滴轻轻滴落,打在地面,传来一阵阵轻响。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洞外,天色已入正午,已经是有着阳光照射进山洞。

    山洞,凌天蜷缩着身子躲在角落,下一刻,凌天的身子微微一动,他缓缓抬头,双眼微眯,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

    凌天此时只感觉头昏脑涨,一阵阵眩晕感陡然袭脑海,让他有些疲惫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努力的将那股眩晕感驱逐出脑海,凌天摊坐在地,望着那照射进山洞的阳光,微微失神。

    “已经快一个月了…”凌天失神般的看向洞外,喃喃自语。

    “没错,你已经逃了将近一个月了。”烛天不知何时出现,他望着凌天,点头道。

    凌天瞥了一眼烛天,淡淡道:“你出现了。”

    “嗯。”烛天点了点头,他虚幻的身影飘在凌天前方,道:“这一个月里,你除了在那酒馆之喝酒,是在这山洞睡觉,你不觉得你现在已经堕落了吗?”

    凌天闻言缓缓将脑袋撇向一边,淡淡道:“感觉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你还在逃避那个事。”烛天淡淡道。

    “我没有逃避。”凌天闻言手掌微微一颤,他更加不敢看向烛天,淡淡道。

    虽然这般说着,但终归还是无法令自己冷静的思考,凌天头一次感觉自己的思绪会这般凌乱,脑海什么都没有,空荡荡。

    “或许吧。”烛天淡然一笑,他缓缓问道:“尊势之战,你作何打算?”

    凌天闻言沉默以对,他现在对尊势之战没有任何想法,甚至也不想去参加,过着现在这样的日子,如果可以,他真的想一直呆在这里。

    “不清楚。”久久无言,凌天终是从嘴里蹦出了几个字,他声音有些低沉。

    “你的方向,有没有迷失?”烛天问道。

    凌天淡淡道:“不懂你在说什么。”

    烛天闻言一笑,他轻轻点头,道:“如果你的方向没有迷失,现在你的心已经有了答案了。”

    “所有事情,都源自于心,你所经历的之一般人要很多,心智也是坚毅无,所以,答案你已经知道了。”

    凌天闻言不禁紧咬嘴唇,双眼顿时有些干涩了起来,他很想哭一场,但是他哭不出来,这段时间,他都只能够借酒消愁,甚至连头发都未曾整理。

    “算意志坚定又如何?”凌天透过发丝间,终是看了一眼烛天那虚幻的身影,声音有些沙哑道:“心有答案又如何?”

    “算我知道,算我经历再多,算我能够重振旗鼓,可那已经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发生过了啊…”

    凌天的声音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怆,以至于他的声音已经沙哑到一种听不清的地步。

    烛天闻言轻轻一笑,追忆道:“昔日神墓,你曾杀出一条血路,落得名震荒。”

    “在那神墓,强如轩辕皇子,对你敬畏三分,你曾打下一个不弱于皇盟的势力,天宫,也为天宫,从而双手沾满鲜血,悔恨不已,可没有一次你会真正的迷惘,你都能够找到一个正确的方向…”

    “昔日神墓,轩辕皇子算计于你,让你落得一个被逐出神墓的下场,但天宫依旧存在,你希望不灭,目的明确,意志坚定,依旧在武道之坚定不移。”

    “所以,在你心里,是在乎天宫的存在,还是在乎其的种种情义?”

    烛天轻笑一声,道:“看似是一种简单的问题,有的人却往往做不出回答。”

    “有些人历经苦难,甘愿堕落成魔,从而走魔道,也有人看破红尘,在武道之越走越远,但他们,始终都是缺少了很多东西。”

    “现在,你可以说说你心的答案了吗?”烛天看着凌天,眼闪着自信,他信,后者不会因此而一蹶不振,但他要后者亲口说出来,他心的答案。

    凌天闻言那心底终是掀起了一丝涟漪,他从一开始知道,知道自己在现在的情况下不能出现这种状态,无论是尊势之战还是八荒密藏,这一切都与轩辕皇子有着莫大干系,而身在棋局,他必须与轩辕皇子一决胜负,天宫受创,他却躲在这里,每日醉酒自甘堕落,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

    “尊势之战,我会参加,无论是轩辕皇子与我的恩怨,还是被人猎杀的事情,我都会一一去找他们算账。”凌天缓缓起身,淡淡道。

    他知道,自己从一开始没有失去理智,一直很冷静,但没有失去理智,不代表他没有情感,他需要一个发泄情感的地方。

    但至此,他都在一味地逃避,逃避林澜剑,逃避林若溪,逃避夜莫轩,甚至是想留在这里不再去八荒,不再回天院,但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凌天静下心来所想的,他知道,自己无法这么等待。

    烛天笑了笑,他看着凌天,轻轻点头,虽然他没有想过后者会一蹶不振,但任何事并没有绝对的,然而后者现在亲口说了出来,烛天也是微微松了口气。

    “先把你自己整理整理吧。”烛天从空间戒拿出了一身换洗衣物,扔给了凌天,看着凌天那一身邋遢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失笑道。

    凌天接过换洗衣物,眸子也是微微恢复了一些往日的神采,只不过那之,却是包含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逃避的尽头,是归处了啊…”

    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http:////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