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武九霄 > 第二百零九章 凌天的踪迹
    第十七日,距离尊势之战的时间越来越近,但林澜剑等人却是越来越着急,眼看着时间越来越少,凌天却迟迟没有消息,令他们这几日有些焦躁了起来。手机端m.

    不过即算林澜剑他们再如何焦躁,也只能静静等待,毕竟还有一些时间,谁也不能确定最后凌天会不会回来。

    这样,在他们静待间,时间也在一天天的过去。

    而这时的天院,也是显得有些诡异了起来,这一切的起因,皆是因为南宫天所带回来的消息。

    弑盟…

    一个极为庞大的组织,目前南宫天得到的情报来看,至少有不下于五个尊武势力与这个弑盟有所牵扯,或许还有更多,但他们也没有确定的情报。

    不过让天院最为重视的是,这个弑盟只有一个目的,那是猎杀尊武势力之人,也是说,这个弑盟,专门猎杀他们这种势力的组织。

    而从得到的情报来看,八荒之,似乎每一荒都有弑盟的存在,并且专门猎杀当地的尊武势力弟子。

    这一点不禁让天院高度重视了起来,八荒之,全部都有弑盟的踪迹,那么这个弑盟,究竟有多么恐怖的实力?

    当然,关于弑盟的一切,外界一无所知,消息封锁的完整。

    有关于弑盟的首领是谁,他们也不清楚,连弑盟的成员,都对他们组织内不清不楚,每次派发任务都有专门的联系人,之前南宫天问话的那两个人,也只知道弑盟的存在与需要猎杀尊武势力弟子,其他的他们一概不知。

    而从这一点能看出,弑盟绝对是一股隐藏之深的势力,横跨整个八荒来说,没有任何一个尊武势力能够做到,这也侧面看出来弑盟的恐怖之处。

    除开这些,也不禁让人联想,为何会存在弑盟这等暗杀组织,并且它的首领人又是谁,为何单单暗杀尊武势力的人?

    一个个问题不禁浮现在众人脑海,但这一切自然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们,不过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的确有一股超乎他们想象的强横组织,在暗杀尊武势力的人。

    而知晓这件事的天院,也暂时选择了隐瞒,眼下尊势之战即将开始,在这种时候出现一股既隐蔽又强横的一个暗杀组织,难免会让一些人多想。

    而天院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显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

    元灵四域,南域。

    还是那一家酒馆,还是那个时间,那名白发青年来到了酒馆,问着小二要了几壶酒,坐到拐角的桌子,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而酒馆的小二见到那白发青年,似乎也是对他已经习惯,习惯性的送一盘下酒菜,然后再把他要的酒给送过去。

    “今天又打算赖到什么时候?”小二把下酒菜放在青年面前,然后坐在青年对面,问道。

    青年望着面前那盘下酒菜,习惯性的冲着小二笑了笑,道:“谢了。”

    “得了吧,要不是看你经常来,这盘菜也不会送你。”小二闻言撇了撇嘴,他把围巾脱下,伸了个懒腰,道:“我看你也是个武者,怎么天天来这里喝酒?”

    青年闻言微微一顿,摇头道:“喝酒也是种修行。”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天天都是这个时候来,每天都要因为你而晚打烊好长时间,一开始要不是老板拦着,我都想把你轰出去。”小二瞥了一眼外面已经昏暗下来的天空,道。

    “这个时间段正好,没有人,又能喝酒。”青年一笑,旋即将酒杯的酒一饮而尽。

    “搞不懂你,别人喝酒都是图一个气氛,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喝酒,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小二摇了摇头,不解道。

    青年闻言一笑,没有答话,只是伸手递出一只碗给小二。

    小二见状顿时摆了摆手,无奈道:“你自己喝吧,我一会回家了,要是我娘看我喝醉了回去估计免不了一顿打。”

    “其实我发现你这个人挺好接触的,我看那些武者,哪一个不是趾高气扬的,好像看不起我们普通人似得。”小二笑着对青年道。

    “可惜,我没有修炼天赋,不然的话我肯定也能成为一个强者,在这南域坐拥自己的一席之地。”小二说着,双眼充满了憧憬之色,笑道。

    青年闻言笑了笑,再次喝了一碗酒,道:“普通人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总我们每天在外面打打杀杀的要好。”

    “也对,你们都是拿命去拼的,和我们不能修炼的普通人不一样,拼来的都是用自己的命去拼。”小二闻言重重的点头,对于青年的话他也很赞同。

    “不过你不是南域的人吧?”小二问道:“你是哪域的?”

    “北域。”青年再次喝了一碗酒,淡淡道,

    “北域?”小二惊呼一声,道:“是不是那个成立了四域盟,并且让其他三域都无法反抗的北域?”

    “嗯。”凌天嗯了一声。

    “你是北域的人啊。”小二震惊的看着青年,有些激动道:“没想到,北域的人也会来南域。”

    凌天神色依旧淡然。

    “差不多了,我该走了,你慢慢喝。”小二在憧憬了一会后,突然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黑暗了下来,然后对着青年笑了一声。

    “嗯,慢点。”青年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然后依旧坐在那里喝酒。

    小二与自己交班的人说了几句话,离开了酒馆,走之前还和青年打了个招呼,不过青年却充耳不闻,自顾自的喝着酒。

    小二走狗,青年也只是在那里坐了一会,将酒喝完之后,便是再问着要了一些,带着酒离开了酒馆。

    距离酒馆不远处,有着一座小山丘,那里没有什么人,极为安静,青年带着从酒馆里拿来的酒朝着小山丘那里而去。

    小山丘,有一处山洞,是青年开的,倒也毕竟宽敞,青年走进山洞,双眼有些迷离,显然是有些醉了,他缓缓的靠在墙边,蜷缩着身子,那样睡了过去。

    安静的山洞,一团虚影突然出现,烛天望着那蜷缩身子的凌天,忍不住叹了口气,旋即他从外面找来了一些木柴,点了些火,给凌天取暖。

    烛天望着凌天,双目闪烁着愧疚之色,最终只是化为了一声轻叹,喃喃自语,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对不起…”

    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http:////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