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武九霄 > 第二百零八章 醉酒
    这半个月间,整个荒的气氛都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无数青年俊杰接连出现,各大势力宗门皆是有一些交流探讨。

    这半个月,出现了许多实力极强的青年,威名直逼各大尊武势力的弟子学员,有些势力已经渐渐将那些人给记住了。

    而更有甚者,竟是给那些会参加尊势之战的人排出了一个榜单,龙凤榜!

    龙凤榜,面记录了荒内年轻一辈的人,那些综合实力极高,并且在荒坐拥威名的青年俊杰,皆会榜。

    短短一天时间,龙凤榜便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荒,无数青年翘首以待,期望能在那龙凤榜看到自己的名字。

    而九大势力在这段时间内,也是终于有些动作,他们也在准备着尊势之战。

    荒无数人翘首以待,都在等待尊势之战的到来,每一次的尊势之战,都是荒的一大盛世。

    时间还剩半个月,尊势之战便会正式开始,无数势力都在紧张的准备着,连九大势力也是如此。

    虽说在荒,九大势力是最有权威性的势力,弟子不仅众多,天赋也是最强,但每一次尊势之战,总归是会跳出几匹黑马,从那天才汇集之地,脱颖而出,与那九大势力的天才子弟平起平坐。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虽说尊势之战的确能够将其威名远播,但也仅限于成功者,那些失败者,注定只能成为成功者的踏脚石,化为森森白骨,成他人。

    每年死于尊势之战的人数不胜数,尊势之战虽说是切磋,但其实也是为了进一步选拔出更为优秀的弟子,而在破碎空间,无论做什么,都可以,那里没有规矩。

    这也是尊势之战的一个条件,每年九大势力之间都会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摩擦,长久积累下来,难免心生怨念,但是他们身为荒屈指一数极具代表性的势力,他们不可能不顾其他人眼光而随意出手,而这种明争暗斗,从荒,演变到了尊势之战。

    这看似残忍,让自己宗门学院的弟子参与,可能会死亡,但世界是如此,你若不强,迟早会被强者所杀,他们这般做法,也不能称之为恶。

    元灵四域,北域。

    凌家。

    凌家大堂,凌心梦,夜莫轩,林澜剑,青旋几人不断地将目光投向其他人身。

    这半个月,四域盟已经正式成立,所有的事都走了正轨,当然,这一切也是因为夜莫轩给其他三域施加压力,不然的话,他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

    而其他三域自从知道了夜莫轩的背景后,当然是唯唯诺诺的加快了四域盟的成立,天院,可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

    而夜莫轩在将东域的事了了结束后便回到了东域,可当他回来后,凌天却失踪了。

    “已经半个月没有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林澜剑轻轻的敲打桌子,轻叹道。

    说着,将目光投向了青旋,原本他以为青旋跟着凌天,会万无一失,可他没想到,凌天竟然在她的眼皮子下逃了,之后青旋也没有办法追踪。

    青旋无视掉林澜剑的目光,凌天在她的监视下逃了她也很惊讶,她原本以为,以她命陨期的实力,算放松,也不至于让凌天从她眼皮子底下逃掉,可事情是这么巧,凌天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那么在自己的监视下逃掉了。

    “天院刚刚发来消息,已经确定林家与司徒家有所参与,并且说了,他们两家的人也会参与尊势之战,这是一个机会。”凌心梦轻声道。

    “既然确定了林家与司徒家有所参与,好办了。”夜莫轩缓缓点头,道:“这一次的尊势之战,是必须要参加的,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都联系不凌天。”

    说着,其他人也沉默了下去的确,自从凌天失踪后,他们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是无法与凌天取得联系。

    沉寂的大堂,几人久久无言,这般持续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等。”林澜剑突然开口,他轻轻的敲打桌子,道:“在这里等,等到尊势之战开始。”

    林澜剑眼眸微眯,这几日下来,他对于凌天也是有了一些了解,以后者的心性,经历必然不少,这种事如果降临到一个普通人头,恐怕会直接发疯,但是凌天恐怕不会,至少他不会失去理智。

    或许现在看起来,凌天是因为那件事而自暴自弃,不愿再与他们一起,可林澜剑却不这么想,虽然凌天看去颓废,但他总觉得凌天只是想单纯的自己静一静,等到时间一到,自然会回来。

    不过虽然这般想着,林澜剑却是有些头疼,因为他并没有把握,确定凌天能够一定回来,可眼下他们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无法找到凌天,现在除了等,似乎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而对于林澜剑的话,几人也是微微点头,眼下似乎也只有在这里静静等待了。

    “四域盟那边要保证万无一失,虽说我们有天院撑腰,但也难保他们会不会暗下使一些绊子。”林澜剑看向夜莫轩,道。

    “虽然是说等,但是还是要出去寻找一下,这里每天固定留下两人,剩下的人出去寻找凌天,一是怕他回来后,没有人联系,二是四域盟那边出了任何事,都能够有人应付一下。”林澜剑道。

    “至于林若溪…”林澜剑微微一顿,道:“也让她自己静静吧。”

    ……

    元灵四域,南域。

    一家不大不小的酒馆,在那酒馆的一角,有一名烂醉如泥的酒鬼,趴在桌子。

    “小二,拿酒!”那酒鬼醉醺醺的拿起面前的酒杯,双目仔细看了半天,才发现酒杯已经没有酒,当下便是大叫了起来。

    现在的酒馆正是人最少得那一段时间,一名小二看着那烂醉如泥的酒鬼,忍不住对着老板说道:“老板,那个酒鬼已经连续来了半个多月了,每次都是这个时间段来,看他是生面孔,是不是其他几域的人,惹了事跑过来的?”

    那酒馆老板闻言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酒鬼,望着那烂醉如泥的青年,忍不住摇头道:“恐怕是得罪了一些得罪不了的人吧,以至于他现在只能借酒消愁。”

    “别发愣了,去酒,多给他拿一壶。”酒馆老板望着那一脸不情愿的小二,忍不住笑骂一声,道。

    小二闻言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跑到后面去给那酒鬼拿酒,酒馆老板也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那趴在桌子醉死的青年,眼神也是有些同情,叹了口气,便也是离开了柜台。

    酒馆,也是随着老板的离开安静了下来,而那趴在桌子已经睡着的白发青年,却是紧抓桌角,倘若有人走进一些的话,能够听到那青年在喃喃着说着一些什么。

    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http:////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