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武九霄 > 第二百零四章 一朝血仇却白头
    凌家。(wWW.)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一缕缕阳光透过枝叶间交错倒映在地面,但此时,整个后院的气氛似乎都是冷到能够结冰。

    原本温凉的天气,凌家后院,却仿佛如寒冷的冬天一般,冰冷至极。

    凌家后院,四人面面相觑,沉默以对。

    林若溪此时浑身泛着淡淡蓝光,那寒冷的源头,是来自其身。

    凌心梦同样是沉默以对,此时的她,什么表情都无法做出来,只能感觉出一种心酸。

    甚至林澜剑,青旋,也只能站在原地。

    在前不久,林若溪与青旋同时接到消息,外界修炼的学员被人暗杀的消息,当然,关于天宫的事,天院也通知了林若溪。

    消息一接到,林若溪当场顿在了原地,距离接到消息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个时辰,林若溪始终是站在原地,一句话都不曾说。

    林澜剑与凌心梦也是通过青旋方才知晓消息内容,当他们知道消息内容后,也是不由得一怔,旋即有些失神的站在原地,他们两个可能对天宫不太了解,但这两日对林若溪的了解,能够让林若溪都表现出这等情绪,足以说明天宫在其心占据了很大的地位。

    如果说连林若溪与凌心梦都是有些心酸的话,那么现在最痛苦的,莫过于林若溪本人了。

    身在天宫,才能知道天宫内的情义是有多么难得,也唯有身在天宫,才能体会现在林若溪的感受。

    此时的林若溪,双眸紧紧的盯着手的玉简,自从她看过玉简内的消息后,没有换过别的姿势,一直盯着玉简,好似怕看错了谁一般。

    天院发来的消息,不仅有着天宫遇害的消息,还有遇害者的名字,天院单独为他们将那些人一一排列了出来。

    冷,很冷。

    这是林若溪的感觉,她本修冰系灵气,对她来说,冷早已成为了习惯,甚至于冷对她来说也仅仅只是一个字而已,可现在,她真的感觉到了冷,冷到她的玉手,都开始有些轻微的晃动了起来。

    她竟然会感受到冷,这是林若溪心底里冒出的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算身处万丈冰窟的她,也从未真正的冷过,但现在,竟然感受到了冷。

    “该死!!”林若溪玉手紧紧握着玉简,三个时辰的时间,终是有吐露了一句话,而且还是林若溪从未说过的话。

    林若溪玉手的力道越来越大,玉手心的蓝光也越来越强,那玉简之瞬间布满了裂痕,似乎随时能够破碎,而林若溪却仿佛失了神一般,贝齿紧咬红唇,力道之大,红唇都是出现了点点血迹。

    “喂…”

    眼看着玉简要在林若溪手化为齑粉,青旋忍不住朝着林若溪轻叫了一声。

    林若溪听闻一道轻声猛然回神,玉手也是缓缓放松了下来,那即将破碎的玉简也是终于得以保存了下来。

    林若溪望着那满是裂痕的玉简,美眸的情绪不断的在变化,最终却只能化为幽幽一叹,叹息夹杂着一股浓浓的心酸。

    后院的寒意,也在此时微微缓和了一些,那些已经开始泛起寒霜的树叶草木,是染了一点银白色,看去犹如初冬已至。

    嗡!

    然而在气氛沉寂时,一道破风声陡然传来,紧接着一道身影顿时出现在这后院之。

    当凌心梦与林澜剑见到来人时,却是来不及提问,便是生生的将嘴的话给咽了回去,因为这来人,便是凌天。

    而他们从青旋那得知,凌天,是天宫的创始者…

    “怎么了?”凌天一出现在后院,是因为这安静的气氛皱了皱眉,问道。

    而面对凌天的提问,凌心梦三人都是沉默以对,甚至连林若溪,仿佛都是没有发现凌天的到来。

    “是其他三域不愿意老实合作?”凌天眉头紧皱,他唯一能够想到的,是其他三域不愿俯首称臣,成立四域盟。

    “若溪,你怎么…”

    凌天望着那依旧是沉默的三人,眉头更是紧皱了几分,旋即他将目光投向林若溪,然而他刚想伸手拍后者玉肩时,却是猛然被一股寒流刺在了手掌,让他立马将手收回。

    手微微泛起的寒气,刺痛着手掌心,凌天目光更加疑惑,走在林若溪面前。

    当凌天站在林若溪面前时,却是忍不住嘴角一抽,林若溪的寒意,简直不是普通的寒意,仿佛什么东西都能够冰冻一般。

    凌天体内的吞噬天火在此时悄然流动,一时间体内顿时将那股寒意驱逐。

    “怎么了?”凌天缓缓握住林若溪垂落的玉手,一股刺痛感顿时袭来,不过凌天却是没有松开,反而是更加紧握了几分,似乎是想用手的温度替她驱散那股寒冷。

    林若溪失神的双目突然明亮了起来,她望着眼前的身影,最后一丝倔强也终是溃散的无影无踪,眼眶渐渐地泛红了起来。

    “没事,我在。”凌天笑着揉了揉林若溪的头,轻轻道。

    “给你…”林若溪将手的玉简缓缓递给了凌天,声音都是出现了一些颤音。

    凌天将玉简接过,他望着躺在手心的玉简,却是抬头看了林若溪一眼,轻笑道:“没事的。”

    林若溪闻言却是将玉首撇了过去,她很难想象,如果凌天知道了这个消息,会发疯到什么程度。

    整个天宫,几乎都是为了凌天而创立,而且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与凌天感情至好之。

    经历了一次尊势之战,林若溪最深有体会,看着清衍与穆风倒在她面前,只有痛苦,而这一次,整个天宫几乎瞬间陨落了三分之二的人,算他心性再强,恐怕也会发疯!

    当林若溪沉默间,凌天却也已经读完了玉简的消息,然而凌天却没有像发了疯一般,只是脸色平淡,看不出无喜无悲。

    但是,凌心梦三人,却能感觉一股悲凉感油然而生,从脚心一直窜到心里,他们能够看出,此时的凌天虽然面色平淡,但隐藏在平淡之下的,却是一股悲怆之意。

    凌天将手的玉简一把捏碎,旋即缓缓抬头,望着那刚刚从天边爬出来的太阳,吐出了一口浓浊的白气。

    再然后,凌心梦等人便是瞳孔微缩的看到,一点点的白色,从凌天的头发后,缓缓出现,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往攀爬。

    短短片刻,凌天那原本漆黑的头发,却在此时被渲染成了一种极致白色,白的妖异,白的恐怖。

    白的,令人心痛…

    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http:////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