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才睿王妃 > 第602章 蛮荒之地
    “爹,我没事!”苏颖儿知道苏定邦担心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生了孩子后再见到父亲,她心情很激动,眼眶都有些红了。

    “这月子很重要,瑶儿,你一定要好好休息。”苏定邦虽然知道睿王很宠自己的女儿,但一个父亲的心还是让他叮嘱了起来。

    “爹,你就放心吧!”苏颖儿笑着说,“丹枫哥哥把我照顾得很好。”

    “是!那是肯定的!”苏定邦惊觉自己失言赶紧说道。

    “爹也是关心女儿。”苏颖儿说道,“爹,你来看看,这是你的外孙小儇儇。”

    “小王爷长得真像殿下!”苏定邦欣喜地看着小儇儇,小家伙刚睡醒,两只小手交叉着玩,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上方,然后秀气地打了个哈欠。

    “呵呵——”大家见小家伙“目中无人”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

    “儇儇,这是外公,这是舅舅!”苏颖儿抱着自己的儿子,然后给苏定邦抱。

    苏定邦恭敬激动地接过孩子,整个身体都僵硬起来,害怕一不小心弄到孩子。

    “爹,放松点,没事的!”苏颖儿见苏定邦紧张就笑着说。

    “呵,是!”苏定邦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小儇儇,笑一个!”苏颖儿扮了个鬼脸。

    “咯——”小儇儇突然欢腾地游动着自己的四肢,嘴巴里发出愉悦的声音。

    “哈哈……”大家都被小家伙的声音和动作逗乐了,气氛一下轻功了起来。

    “哥,今年秋闱就快放榜了,到时不管中不中,你都快点成家。让爹早日抱上孙子才是!”苏颖儿边逗着自己的儿子边看着苏天赐说道。

    “谨遵王妃娘娘教诲!”苏天赐恭敬地说道。

    “哥,不用那么拘谨,我还是习惯听你叫我瑶儿。”苏颖儿笑着说。

    “好,瑶儿!”苏天赐一听心里很是感动,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如此算计瑶儿,瑶儿不仅没有迁怒于自己,反而对自己更加地亲近。

    “诶!”苏颖儿笑着应道。

    玄钺丹枫没有出声,见苏颖儿他们聊得开心,他脸上也满是温柔。

    “参见王爷,王妃娘娘!”赵嬷嬷走了进来。

    “赵嬷嬷免礼!”苏颖儿笑着说。

    “王妃娘娘,该给小王爷洗澡了。”赵嬷嬷说道,“王妃娘娘也不可久站。”

    “好!”苏颖儿点了点头。

    苏定邦一听赶紧将孩子给了赵嬷嬷,然后跟苏颖儿他们告辞。

    “爹,哥,你们不吃完饭再走吗?”苏颖儿有些不舍地问道。

    “爹先回去,等过几天再来看你和儇儇。”苏定邦也有些不舍,“你要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我知道!”苏颖儿依依不舍地送走苏定邦他们。

    “不舍得,下次让岳父在府里住下。”玄钺丹枫说道。

    “估计爹会不习惯。”苏颖儿摇了摇头,“没事,等我出了月子就多去看爹。”

    “好,现在你要休息了。”玄钺丹枫说完就把苏颖儿抱了起来。

    “嗯!”苏颖儿乖巧地点了点头。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休沐之后第一天早朝,玄钺明皇让内侍当朝宣读了处置雍王的圣旨,贬雍王为明塔王,即日起前往明塔。

    明塔是玄钺帝国最东边的一个蛮荒之地,那里的人野蛮不开化,而且自然环境恶劣,整座明塔城有一半的土地被原始森林覆盖,而且那些森林瘴气很重,所以森林方圆十里都没有人烟。

    圣旨一宣读,大家就知道玄钺明皇表面上是贬雍王,实际上等于流放,看来皇上这次对雍王是动真格了,雍王不可能再有翻身之日了。

    消息传出之后,举国震撼,大家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雍王居然包藏祸心。一时之间,大家议论纷纷。

    玄钺丹轩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倒是很冷静,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所以无论是怎样的结果,他都能接受。

    玄钺丹轩在王府里走了一圈,看了一遍这座他生活了多年的地方,然后也没带走什么东西就走出王府。

    除了宫心语和刀疤侍卫外,玄钺丹轩只带了几名随从,其他人都被遣散了。

    玄钺丹轩站在门口看着门楣上那几个鎏金大字,说他不留恋是假的,可留恋又有什么用呢!

    “王爷,王爷——”远远地就看到定国公韦圣麒把头伸出马车外在向玄钺丹轩招手。

    玄钺丹轩没想到还有人来送自己,不由看了过去。当他发现是定国公时,心里不由一阵感动,没想到最后一个记得自己的人是他!

    “王爷——”定国公从马车上下来有些凄然地看着玄钺丹轩。

    “多谢定国公来送本王最后一程。”玄钺丹轩有些感动地说道。

    “王爷——”韦圣麒欲言又止。

    “定国公有什么话尽管说吧。”玄钺丹轩看着定国公说道。

    “王爷,你这一去——”韦圣麒顿了顿说道,“天娇虽然被罚入掖庭服役,但终有出来的时候,到时——”

    “终究是本王负了她!”玄钺丹轩一听不由叹了口气,他哪能听不出韦圣麒的意思,虽然自己现在还是一方之王,但实际上就是被流放,韦天娇始终都是韦家的千金,韦圣麒为她打算也无可厚非。

    “是天娇没有福气!”韦圣麒咬了咬牙说道,“臣想请王爷写下休书,让天娇恢复自由之身。”

    “也罢!”玄钺丹轩内心苦笑了一下,可笑他刚才还自作多情以为定国公是来送他的,“来人,纸笔!”

    “王爷!”一名侍卫赶紧递上纸笔。

    玄钺丹轩拿着笔,飞快地写下休书。

    “多谢王爷!”韦圣麒接过休书说道,“王爷一路走好!”

    玄钺丹轩看了韦圣麒一眼,然后转身上了马车。人情自古以来都是比纸薄!

    马车缓缓地往帝都城外走去。

    韦圣麒转身回府,定国公府以后和雍王就毫无关系了。

    就在韦圣麒离开不久,一个脸上戴着面具的人出现在雍王府的墙角。那人看着玄钺丹轩离开的方向,眼光满是眷恋之情:“王爷,都怪属下连累你了,你放心,属下很快就会去找你!”

    没错,这人正是萧宇,这几天他过着老鼠般的生活,因为睿王和皇上的人都在搜城,他现在无法离开帝都,又不敢去找玄钺丹轩,整天藏藏匿匿,因为听到玄钺丹轩被贬的消息才冒险出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