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时候雪梅也跑过来。

    刚才梁美英骂人她和壮壮就来了,只是拉着壮壮不肯进来。大人教导小孩子,看到别人家拌嘴吵架就要赶紧躲开,绝对不能上凑看热闹,免得人家以后尴尬。别人家热闹看了就看了,嫚嫚家的不行,她怕嫚嫚以后丢人。

    只是她跟壮壮说梁美英没打嫚嫚,壮壮却不信,挣开她就冲过去。

    苏盈因为赶走曹木匠心里高兴,加上感激壮壮维护自己,她就想带姐弟俩出去玩玩。

    外面河里都冻结实了,去滑冰也不错。

    她把二嫚儿也叫上,四个孩子一起出去玩儿。

    梁美英居然没阻拦,还叮嘱她,“注意安全啊,别去冰窟窿附近玩儿,小心掉下去。”

    等他们走了以后,梁美英已经恢复如常,再也不是那副歇斯底里骂街的模样。

    她站在堂屋对着东间道:“当老绝户就那么好?”

    章婆子讥讽道:“天底下没儿子的多了,又不刚咱家。”

    多少人家有儿子照旧绝户的呢,有儿子就一定有用?没看不少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把老两口往小南屋一赶,有的甚至南屋都不给住。

    再说有儿子比绝户还闹心,还不如绝户呢。

    就像自己那个窝囊儿子,梁美英那个精明弟弟,有不如无!

    梁美英冷笑,“没有人情味儿的,有你老的时候。”

    “哎,你还别说,我真不怕,谁也别想拿捏我。”章婆子不怕死地梗着脖子,“老婆子半辈子也够本。”

    梁美英撇撇嘴,嘀咕道,“不怕死你一个地主家的闺女嫁穷老光棍?谁信。”

    章婆子没听清,但是也知道她没说好话,气道:“你说什么,你大点声,别背后里嘀咕嚼舌头!”

    梁美英却不理,顾自出去了。

    等晌天的时候,苏盈婉拒姐弟俩让她去吃饭的邀请,领着二嫚儿回家。

    壮壮依依不舍地和她挥手道别,“小姐姐,过晌我还来找你玩儿啊。”

    和小姐姐一起过得真快,玩的也特别有意思,不像黑妹这个假姐姐。

    他白了雪梅一眼,蹬蹬往家跑。

    雪梅拔腿追上去,“小坏蛋,你心里是不是在骂我?”

    二嫚儿看着姐弟俩跑远,羡慕道:“姐,咱们有自己的弟弟就好了。”

    苏盈:“自己的弟弟才不好呢。”

    现在你就够艰难的,要是有弟弟,你还不得难死?

    前世二嫚儿虽然没去卖身,可也好不了哪里去,都是被梁美英榨干最后一滴价值的。

    姐妹俩回到家,梁美英居然不在。

    苏向东倒是回来了,在迷瞪晌觉呢。

    老苏头也回来,一改这两天乐颠颠的样子,法令纹又耷拉到脖子上,很是苦逼的样子。

    苏盈看他蹲在堂屋门口,坐在那里拉着脸,嘴唇一开一合也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她靠近点听到老苏头嘟囔,“颠仙什么啊,不就生了个孙子,抖擞不开了……弄杀俩孙女送人俩才生个小子,得意什么啊。谁还没有个孙子?……吃什么药生儿子来着?闺女也改成儿子……叫……转儿神丹,对!”

    老苏头旁若无人地嘀咕着,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苏盈:……不是魔怔了吧。

    二嫚儿躲在一边瞅着老苏头。

    老苏头嘀咕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曹木匠呢?怎么没修门啊?”

    苏盈:“他偷东西被我看到,自己害臊走了。”

    “走了?”老苏头花白的眉毛立刻倒竖起来,“怎么走了?”

    苏盈随口道:“他嫌咱家穷,吃的差,不给干了呗。”

    说着她就进了屋。

    二嫚儿紧跟在她后面。

    “啪”的一声,老苏头突然扇了二嫚儿一巴掌,把二嫚儿打倒在地。

    苏盈吓了一跳,她回头看见二嫚儿被扇倒在地捂着脸蜷缩着身子浑身发抖却不敢跑,顿时气道,“你干嘛打人!”

    老苏头浑浊的眼里迸射着噬人的冷光,阴沉地盯着地上的二嫚儿,很是骇人。

    屋里的章婆子听着动静,顾不得穿鞋子风一样冲出来,照着老苏头的脸啪啪啪就是三耳光,因为下足力气,扇得老苏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角都破了。

    扇完了,章婆子不解恨地继续骂:“别鬼迷心窍啊,你没有孙子是要杀人还是怎么的?你先把我老婆子打杀吧!”

    老苏头被打得两眼直冒金星,看着章婆子怒火中烧的脸这才恍然回神,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手。

    看看苏盈,看看地上的二嫚儿,他顿时老脸发烫。

    他虽然无视这个二孙女,懒得看,却也没想过要打她。

    说实话,他还从来没打过孩子呢。

    可刚才他心里布满了怒火,都是老张头那得意的笑脸和讥讽的眼神儿,让他怎么都咽不下那口气。

    大孙女过去的时候,二嫚儿跟着,他突然就升起一股邪火儿:这个二丫头要是个小子多好!没孙子真是天底下最丢人的事儿!他死了都没脸见老祖宗!老苏家的香火就要被断了啊!

    一个多余的死丫头,除了浪费粮食也没有别的用处。

    不是孙子,活着干嘛啊!

    他刚才真的差点疯了吧?他不是真想打人的。

    他不善言辞,更不善解释而且绝对不会道歉认错,叹了口气,爬起来闷声闷气地走了。

    章婆子松口气,把二嫚儿拽起来,恨恨地骂道:“你是个死木头?他打你你不跑?躺地上让他打还是怎么的?你不怕他一脚踹杀你?”

    二嫚儿只抽抽搭搭地哭。

    苏盈突然觉得曹木匠走了未必是好事。

    或者说,没有儿子这家里得有俩疯子,对于现在还离不开这里的她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谁曾想一向沉默和气的老苏头突然疯了一样?

    就算原主的那一世,老苏头也和和气气,看起来就是一个善良勤劳的老头子而已。

    没有孙子,让他疯狂。

    她意识到就算赶走曹木匠,以后还会有李木匠,王木匠,所以……根子不是男人,而是梁美英和老苏头。

    只要家里没有孙子,只要他们不转变观念,那么借种这事儿,就不可避免。

    牛不喝水摁不到河里,同样,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所以让他们转变观念这种事想也不用想,估计告诉梁美英和老苏头,家里没有儿子也没啥,这比杀了他们还罪过呢。

    自己一个小孩子,人微言轻,力量弱小,怎么可能是大人的对手。

    所以,赚钱,攒钱,离开这些神经病过好日子才是最要紧的。

    她不由得看了章婆子一眼,满怀同情,老太太居然没被神经病弄疯,也是意志坚定之人啊。

    同病相怜,当结成同盟并肩作战啊。

    说起来嫲嫲最近也很硬气呢,跟原主那一世不一样,要再接再厉哦。

    她抓住章婆子的手摇了摇。

    章婆子只以为她害怕呢,顺手撸了撸她的头发,“行啦,别害怕,他不敢再打的。”

    这时候苏向东从西间出来,疑惑地看着她们,“咋地啦?”

    章婆子没好气地骂道:“你个傻货还有脸问!”

    苏向东一脸茫然,“娘你吃枪药是咋的?”

    章婆子没再理睬他,顾自回了东间。

    苏向东问苏盈:“嫚嫚,咋的啦?”

    苏盈翻了他一眼,咋的了你没个逼数啊!

    在原主的记忆里,苏向东千年不变好吃懒做吹牛皮,简直一无是处。

    更别说俩儿子。

    尤其是大弟,对苏向东简直鄙夷到骨子里去。

    难不成你还指望借种来的儿子给你养老?

    他们又不傻,风言风语的,早晚都会知道真相,到时候还有你的好?

    反正在原主记忆里,俩弟弟对苏向东也没半点尊重可言。小时候还好,爷爷去世以后,尤其大弟看苏向东简直就是家里浪费粮食的蠹虫,恨不得把他烂泥一样糊墙上去。

    看他整日如此麻木不仁,苏盈真是无槽可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