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35.真假千金
    席隐是意外遇见贺晴的, 但贺晴也是少有能吸引他目光的人,

    清冷却透着倔强的气质, 她的那双眼睛像是经历过很多事情的, 还有本不应该出现在年轻的她身上的成熟还有沧桑, 就像是谜一样吸引着席隐,想要探究她的秘密, 想要让她的脸上出现更多的喜怒哀乐。

    但认识她短短几天来,席隐第一次见到贺晴再看见了某个人后,有那样的情绪波动,她微咬住了唇,一松开都有了被牙咬过发白的印子。

    席隐不知为何有点心疼,

    他注意到贺晴看的是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那个最近新成立而且很火的‘红颜’化妆品的创始人, 他的副总还来向他认错过,因为公司的几批大单子都被她的公司抢走了。

    新仇加旧恨。

    席隐低下头在贺晴耳边低语,她雪白的后颈被他呼出来的热气微微染红了些,贺晴下意识偏头避了避,

    但在听到他的话后,又愣住了,

    "我帮你对付她怎么样?"席隐慢条斯理道。

    贺晴承认,在酒会上看到贺明珠,尤其是一路上听见了不少关于她的言论, 贺晴心里翻滚着莫名复杂的滋味。

    她本来就能预料到的不是吗?贺明珠的手腕有多厉害,上辈子只是个平凡女孩的她也切身体会过不是吗?哪怕离开了贺氏, 贺明珠也不可能默默无名。

    事实上,贺晴反而是除了贺父之外唯二,对贺明珠的成功迅速崛起不感到意外的人。

    知晓未来的事,有时候也不那么令人高兴。

    两世都这样可怕的人,她真的有能力在贺明珠面前守护住她的东西吗?贺晴不禁对自己产生了一丝怀疑。

    她在贺氏那么努力还有用吗?

    席隐的话出现的那么偶然,偶然得贺晴有那么一瞬间很想抓住。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时却响起贺父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小晴。"

    见到贺父还有挽着他手一身优雅旗袍的贺母,萧函也不得不上前去,语气温和地问候了一句,"爸,妈。"

    贺父面带笑意,"明珠。"

    贺家抱错孩子二十多年的事早在圈子里传开了,好多人在一开始就看着贺家会怎么处理呢,虽然事情的发展有些令人意外,但这一句爸妈,周围的宾客也都有心听在了耳里。

    萧函神色淡然,就像她之前说的一样,即便离开了贺家,她对贺父贺母的态度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贺晴则是脸色变了变,虽然她一直都清楚,贺父贺母根本不可能狠得下心舍弃贺明珠这个女儿,一如前世的时候,哪怕公司被贺明珠霸占了,贺父被气的住院,贺母依旧对她抱有希望。

    注意到贺晴的神色,贺父心中微微一叹,他并没有将贺晴往明珠那样去培养,对于贺晴的期望,只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也只有等到什么时候她能理智看待和明珠之间的关系,不是竞争而是维系,以贺氏公司的利益,以贺家继承人的身份,他才能真正放心。

    贺母却不知,直接松开了贺父的胳膊,拉着贺明珠说话,私下埋怨道,"你都多久没回家里了,说好至少一周回来看我一次的。"

    也不怪贺母失态,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哪怕在国外也常常视频通话的,现在却忙着创业,半个月都没见到人影,人都跑到世界各地区了。

    到底在公众场合,贺母也不会有损她优雅贵妇的形象,在萧函答应这几天回家吃饭后,立刻笑逐颜开了。

    贺父也不能忽视两个女儿身边的朋友,易霏他们也认识,明珠还在家时,她也来玩过,是个善良开朗的好孩子。

    易霏笑容甜美道,"这是我表弟乔渔,被我拉着来当男伴的。"

    乔渔长的就是一张乖巧讨得长辈喜欢的脸蛋,贺母一见他就顺眼,和蔼可亲问道,多大了,在读书还是在工作啊。看着都有些可惜没能给明珠,小晴生个这么懂事可爱的弟弟。

    贺晴见到乔渔,却是微微愣住了,脑海又浮现出不少前世的记忆。

    乔渔,一直追逐着贺明珠的身影,痴心不改,从却从未得到过回应的可怜人。

    当初她怨恨贺明珠还有她身边的所有人,但唯独对乔渔恨不起来,在贺晴的印象中,乔渔始终是一个干净纯白,容易羞涩的少年。

    这样的人,怎么偏偏喜欢上贺明珠了呢?

    贺晴看着乔渔的目光里不禁带了些同情,不知道这一世,他会不会也喜欢上贺明珠,

    席隐眼睛微微一眯起,轻声道,"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怎么会?"贺明珠下意识道,她顶多羡慕乔渔对贺明珠的深情而已,被那样一个人爱着,多好啊。

    席隐唇线抿起带了些许的肆意笑意,"不是最好。"

    萧函耳力很好,清晰听到了贺晴和席隐的话,包括贺晴之前看乔渔同情可怜的目光也被她注意到了。

    贺晴似乎还没有学会如何掩饰自己的情绪。

    同样对前一世,甚至比贺晴所知更多,萧函不用细想就知道贺晴的心思,看着聚首的这些人,不知帮忙成了孽缘促成人笑嘻嘻的易霏,保持羞涩无害的乔渔,还有一脸同情感慨的贺晴。

    萧函内心呵呵了。

    "如果贺晴知道了上一世杀死她的人就是乔渔,会是什么表情呢。"

    9526:"……大概会很想哭吧。"

    萧函:"放心,我才不会这样做,我只喜欢把事情简化,而不是弄的更复杂。"

    不过,贺晴所怜悯的对象正是夺走她性命的杀人凶手,

    贺晴只知道乔渔是对贺明珠痴心喜欢的人,却不知道看起来无害宛如绵羊的他,为了喜欢的人能犯下罪行啊。

    只见过一个人的前半生,而一个人的后半生却未曾缘见。

    这大概也是重生所存在的弊端了,信息的不全面,一重生就因为前世的记忆,而擅自对别人贴上标签。

    而结果就是一旦松懈,很容易会重蹈覆辙啊。

    萧函只是稍微感慨了一下,但贺晴出现的弱点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她又没打算搞事情。

    贺父虽没听清贺晴和席隐在说些什么,但两人的‘亲近’让他微皱了皱眉,许是还没做好女儿身边出现较为亲密的异性朋友的准备吧。

    他疑惑问道,"这位是?"

    "席隐。"席隐唇角微勾,隐隐带了些傲然。

    贺父微感惊讶道,"姓席?"

    "是浔阳席家?"见贺父的话里带上了一丝尊重。不过这份尊重是给席隐爷爷的,那位一手建立席氏王国的人。

    华国地产金融娱乐领域都有席家,也才有现在的辉煌,席隐的爷爷是那个时代的传奇。

    而席隐,即便再优秀再有能力,也已经很难让贺父这个年纪的人生出喟然不如的折服感,不算对小辈的欣赏,也仅到平等同视的地步而已。

    至于席隐有没有感受到,就不得而知,但对于贺父的态度,他似乎很淡定。

    贺父又问道,"你和小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席隐眸光微闪,"我是她的……朋友。"

    贺晴抢过话来道,"普通朋友而已。"不过是偶然认识的,帮过她一两次忙,至于他之前说的那话,贺晴也不怎么相信,早就抛到脑后去了。

    席隐瞥了她一眼,目光又扫过贺明珠,微笑道,"贺先生的女儿还真是了不起啊。"

    不知说的是谁?

    贺父又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分不清话语里的真心还是实意,忽然对席隐也没了好印象,淡淡道,"席先生过誉了。"

    9526撇撇嘴道:"宿主,他好像对你有恶意啊。"

    萧函想了想道,"贺明珠的记忆里没有席隐这个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没什么浔阳席家的痕迹,不知怎么突然冒出来的,但萧函也不在意,本来轨迹就不可能和前世一模一样,"已经改变了很多,方晴都重生了,席隐大概也是蝴蝶效应吧。"

    至于他是不是对萧函有恶意,那就看以后了。

    萧函会用事实打他脸的。

    贺父多精明的人啊,也注意到席隐对明珠似乎有些不善,他隐隐有猜测,可能和贺晴有关,但考虑到贺晴和明珠的关系,他没有直说,只是稍稍提醒了一下明珠,要注意席隐这个人。

    萧函淡定道,"大概是我抢了席家的生意吧。"

    "席家想把生意扩张到这里来,之前是第一笔生意,不过客户选择了我们。"萧函没有一点自傲,反倒是理所当然。

    贺父很欣赏她的态度,也不觉得这是得罪席家什么的,"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注定是谁的,靠本事不丢人。"

    席家虽大,但也不是一手遮天,不败神话。

    插入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