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28.天下第一
    易玄折身避过剑气, 但还是在他玄色的衣袍上留下一道割破的痕迹。

    "江师兄/姑爷。"众人脱口而出的欣喜声音, 立刻道出来人的身份, 未来武林盟主江清竹。

    眉目分明, 眼眸神采非凡, 挺直的鼻梁,嘴角带着一抹温和而坚毅的笑意, 一身白衣却人如其名,如清竹俊逸挺拔,风姿出尘,更有别于常人的气质,让人见过一眼后就很难忘却。

    见到青梅竹马兼未婚夫,苏嫣然也很激动, 虽然在易玄的强势控制下不敢出声, 但眼神还是止不住地朝江清竹看去,令易玄眼眸一暗,桎梏住她的腰身也更紧更疼了。

    正在马车后侧看戏的萧函,右手锤在摊开的左手上。这下好了,苏嫣然,易玄,江清竹这三个人都凑一起了。

    9526却是越来越紧张,好在作为最后和爱人归隐山林的江清竹,即便放小说里, 拿的也是真男主剧本。

    "放开她。"江清竹剑指易玄,寸步不让。

    易玄勾了勾唇角, "不放又怎样?"还故意欲吻苏嫣然,以彰显他对苏嫣然的所有权。

    而江清竹的回应则是刺来的剑锋。

    江清竹其实是刚结束闭关,这次闭关师门长辈都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即便知道百花庄出事,沈沛和赵灵犀护送他的未婚妻苏嫣然过来,也没有打断江清竹的闭关。

    而江清竹一出来后,知道了这件事,立刻下山赶过来,正好碰到易玄要掳走苏嫣然。

    易玄惊于江清竹的剑法之高,他过去知道江清竹的名字,也就仅限于苏嫣然的未婚夫,有点小名气的蜀光派弟子。却没想到功力已如此深厚、

    最后,易玄还是为他的剑气所伤,唇角流出一抹血色,他抬起衣袖随便一抹,露出了冷酷又狠戾的笑容。

    "江清竹,我记住你了。"

    已经多久未有人伤到过他了。

    看来江清竹在他心目中的仇恨值榜上已经重新登顶了。

    看到魔教教主也被江清竹所逼退,众人都欢喜不已,已经调息片刻稍微好点的沈沛走到江清竹面前,又惊又喜道,"师兄,你的剑法……"

    江清竹微笑道,"之前闭关,大有进益。"

    沈沛目光中闪着敬重又佩服的神采,,"恭喜师兄。"

    在他们心中,江师兄本就天资出众,再怎么厉害都不奇怪。

    旁边赵灵犀调皮笑道,"有师兄在,魔教教主也算不了什么。"

    江清竹没有打击师弟师妹的热情,但他心里清楚,易玄这次轻易离去,还被他所伤,很大原因是因为易玄的自傲,他太自负于自己的武功了,连魔教至宝七杀刀都没带。

    他听师尊说过,七杀刀最后三刀,可杀神,杀佛,杀尽一切。

    就连易玄也是在夺了七杀刀后才成功弑杀他的父亲,前魔教教主易天行。

    江清竹望向苏嫣然,眼底露出一两分心疼来。"对不起,嫣然,是我来晚了。"

    苏嫣然摇了摇头,声音清婉柔约,"我没什么事。"

    她说的是实话,有忠心耿耿的侍女青环,还有赵灵犀和沈沛,都很照顾她,也没人舍得让她吃苦。

    "幸好姑爷你来了。"侍女青环扶着她家小姐,甜声笑道,又意有所指,"不像有的人,连同患难都不肯……"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江清竹这时也注意到了队伍中有些面生的黑衣姑娘,也没有令人不喜的打量,目光正视明亮干净,倒符合正道少侠的磊落,又适当地提出疑惑道,"不知这位……"

    萧函简洁回道,"萧函,是个大夫。"

    虽然觉得是个坑钱的大夫,但这些天的确是被她保住了命不假,沈沛出言道,"师兄,我中了魔教的毒,是萧大夫救的我。"

    侍女青环因为萧函临危非但不救她家小姐,还主动撇清关系,对她心生恶感,但沈沛和赵灵犀却没那么责怪萧大夫,因为此事的确与她无关,要是因此白白失了性命,反倒让他们心生愧疚。

    赵灵犀也道,"是啊,师兄,毒还没彻底解呢,萧大夫只是暂时吊着沈沛的命,"

    江清竹立刻一把握起沈沛的手腕诊脉,神色继而微凝,"我们快回蜀光派,让师父他们看看。"

    ***

    回蜀光派的路上,同行的依旧还有萧大夫,萧函。

    萧函会同他们一起回到蜀光派,这还得说回那日,得知小师弟沈沛身中魔教之毒,江清竹就欲带他们快马赶回门派里,让师父师叔他们疗毒。

    不过他本来是没有打算邀请萧大夫的。

    江清竹看似温和有礼,但却不是那种正道傻白甜,他武功智商都不缺,也有行走江湖的警惕心。

    他不会因为侍女青环的话对萧大夫有什么恶感,更不会相信什么‘一身黑衣说不定和魔教有关’的随口之言,但萧函出现的时机的确巧合,说是没见过世面的山野大夫,但普通人光是见到魔教教主就吓得不敢说话了,敢当面反驳易玄的话更是不可能。

    但江清竹还是顾念对方对他师弟的相救之恩,不仅一口气双倍偿还了沈沛欠萧函的诊费和药费,别忘了,他不仅是正道第一大派的嫡传弟子,还是三庄之一剑庄的少庄主,完全不缺钱。

    而且送了两枚令牌,一个是蜀光派的,一个是剑庄,江清竹目光真诚,让见之就有好看,"凭这两个令牌,萧大夫若有事可让蜀光派和剑庄的弟子帮忙,日后若再见到萧大夫,我再相报此恩。"

    萧函注视了他一会儿,他眸间的神色没有变得任何急躁,或是厌恶,萧函便收起了这两个令牌。

    然后慢悠悠道,"不行。"

    其他人:"……"你东西都收了,结果说不行?

    萧函露出担忧似乎不作伪的神情,"魔教教主显然是记恨上我了,要是和你们分开了,他再派人追杀我怎么办?"

    她的理由显然太正当,以她对易玄出言不逊,估计已经上了魔教的必杀单。

    9526:"宿主,你演的真棒。"

    沈沛可不想他师兄被这个厚脸皮贪得无厌的大夫给赖上,立刻道,"师兄不是给你令牌了吗?要是魔教有人追杀你,你完全可以找蜀光派或者剑庄的弟子帮忙。"

    萧函摇摇头,"他们打不过易玄。"

    沈沛他们再次哑口无言,其实要是江清竹他们再稍微无耻一点,完全可以扭头直接走,可江清竹再聪明,也无法坐视一个无辜的人因为他而死于魔教之手。

    所以最后同意了萧函与他们一起回蜀光派。@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沛和赵灵犀也是受正道思想熏陶,同江清竹的观念一样,苏嫣然对萧大夫印象不错,又是未婚夫的决定,自然没有异议,稍微不高兴的也就侍女青环。

    之前她是怨萧函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救她家小姐,在她心目中,她家小姐是武林第一美人,怎会有人能对她的安危如此冷漠,现在她是担心萧函是盯上她家姑爷了。

    不然怎么非要跟着去蜀光派,哼,和小姐相比跟丑八怪似的,还敢肖想江少侠。

    看着对面不时投来的警惕防备目光,和旁边苏嫣然美若天仙又单纯茫然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9526:"宿主,她好像看你不爽啊。"

    萧函微微应了一声,"嗯。"

    9526,"宿主,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生气啊?"

    居然还把宿主和魔教扯上关系,说宿主别有用心。

    "我为什么要生气?"萧函和9526解释道,"我们来的是莫小娴记忆中的前世,那在她记忆中,你可曾听说过苏嫣然的侍女。"

    9526有些颤声道,"她……她死了。"

    萧函淡淡道,"不止青环,赵灵犀,沈沛,这些人都死了。"

    如果没有遇到她,沈沛在护送苏嫣然的路上就已经毒发身亡了,也是江清竹第一次发誓必诛杀魔教教主,为死去的师弟报仇。

    被宿主说的有些渗人,9526瞬间感觉自己在死人堆里,忍不住心疼地抱住自己,"我是系统,我是系统,怎么会怕鬼呢?"

    "要是我们没有完成任务,他们也会死。"

    正道与魔教大战,外族势力入侵中原武林,他们也不会退避。

    这话大概是安慰吧,9526虚弱中透露出几分微笑。

    尽管之前遭遇了魔教教主易玄,但有江清竹在的这一路上,还是十分平安的。

    苏嫣然也没了之前的一脸清愁,看上去心情松快了许多,也更美了。

    还好奇问起萧函关于为什么她一直穿黑衣的缘故,她的单纯傻白甜倒是真的。

    大概都没感觉到侍女对萧函的敌意吧。

    萧函简单回道,"黑衣耐脏。"

    穿白衣纤尘不染岂不是太明显,萧函还想继续装她的文弱大夫呢。

    刚为苏嫣然打了一竹筒清水回来的江清竹听见这句话,似是不经意问起,"说起来萧大夫你还易了容吧。"

    萧函也不惊讶,而是反问道,"很明显吗?"

    有些意外于她的反应,但江清竹还是坦诚道,"感觉和气质有些格格不入。"

    人的脸可以变,但气质却很难变,因为气质往往是由环境,经历潜移默化的影响形成的,这也是为什么江清竹第一眼见萧函,就觉得她不是个普通大夫。

    虽然脸是扔到人群里一眼认不出来的普通,但气度举止和普通人还是有些差距。

    萧函认真道,"受教了。"

    江清竹微微一笑,却感觉到萧大夫可能有些秘密,但不像是个坏人。

    对于自己失败,萧函坦然接受,忘情诀的易容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她为了避免魔教的麻烦,才特地挑了不起眼的一张脸,但和苏嫣然他们一起,倒显得有些奇怪了。

    这也得归于萧函行走江湖缺乏经验的事了,论起这个,她还不如江清竹呢,叶无心那时是高高在上无人敢犯的缥缈门门主,完全不需要摸爬打滚游走江湖。

    她的易容能骗过大多人,比如苏嫣然,沈沛,赵灵犀他们就没有认出来,但敏锐到江清竹这种地步的还是会察觉到不对劲。

    苏嫣然听了他们的对话,好奇问道,"萧大夫,那你真正长什么样子啊?"

    萧函:"我暂时离开一下。"

    江清竹立刻懂了,萧大夫这是被他点破后也打算以真面目示人了。

    得知萧大夫易容的事,沈沛和赵灵犀都有些惊讶,有些羞愧自己没发现,但一想到是师兄江清竹发现的,就只觉得师兄果然厉害。

    此外,他们对萧大夫真正的容貌也很好奇。侍女青环有些小纠结,但仍坚持着肯定不会比她家小姐好看。

    从马车里很快出来的萧函,有着一张清丽中略带英气的脸,感觉犹如不化的冰雪,秀逸而从容。

    赵灵犀第一个出言道,"萧大夫长的那么好看,为什么要易容啊?"

    萧函对9526道,"我吸取了教训,这回调整了和气质相合的样貌。"

    "以为我会暴露真正的模样吗?呵呵。"

    9526:"……"瞬间同情地看着这回连江清竹都毫无怀疑的众人。

    它家宿主的学习能力一向很强。

    对于赵灵犀的问题,萧函含蓄地回道,"个人喜好。"

    要是以莫小娴的模样行走江湖,四方镖局可能已经被魔教踏平了。

    沈沛则问起萧大夫怎么会易容的事。

    "我是个大夫,会易容有什么奇怪的?"

    语气分外自然得让沈沛忍不住陷入了自我怀疑中,难道当大夫的都会易容?是他少见多怪了。

    江清竹看着笑笑,没有插嘴。

    三天后,他们就出现在了蜀光派所在的归玄山脚下。

    萧函实事求是道:"正道第一大派,比缥缈门差了点。"

    9526:"……大概是没有缥缈门有钱。"

    萧函得到的待遇还不错,单独的一间客房,还行动自由没人盯着,这倒是出乎萧函的意料之外,她还以为会被当成暂时怀疑的探子,四周有人暗中盯梢呢。

    她是不在意有没有人监视的,因为萧函要是想做什么事,也不会刻意去避开人,当然,也没人能阻拦得了她。

    萧函不知道的是,她受到的这样宽松的待遇还全归于沈沛,蜀光派里的师门长辈都为沈沛检查过身体了,比起江清竹,他们的见识要更上一层,所以发现除了极为滋补的药力之外,还有一道锁住魔教秘毒的气机,虽从未见识过,但却非阴寒之力,更不会对沈沛的身体造成损害。

    足以见得,这位萧大夫绝不是故意坑人的庸医,而是有真本事的神医。

    要知道,在收到江清竹言及沈沛身中魔教秘毒的信后,师门长辈们已经做好失去这个资质不错且看着长大的弟子了,魔教秘毒在江湖百毒中也是赫赫有名,即便解了毒,也会武功尽失,身体亏损。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经萧大夫这么一遭,保住了沈沛这个弟子,至少能等到他们弄回解药替他解毒。

    蜀光派的师门长辈,尤其是沈沛的师父都对她有几分感激之情,当然,这事暂时是不会透露出去,若是被魔教的人知道,萧大夫能保住中了魔教秘毒之人的性命,岂不是有危险。

    其中还有人提出猜测,萧大夫可能是隐瞒姓名行走江湖得药谷之人,如此本事又是特殊手段,似乎也只有鼎鼎大名的药谷了。

    药谷虽也为正道门派,但名下弟子重医术多过于武功,所以很少出谷,哪怕出去也不怎么道出师门名号。

    因为谁都知道药谷弟子妙手回春,武功极差,一不小心可能就被人绑走看病去了。

    于是蜀光派更加隐瞒了这件事,甚至都未对江清竹说起此种猜测。

    期间发生了一件事,苏嫣然得知了百花庄被屠,她姨母惨死易玄手中,这事其实已经在江湖上传开了,而且作为八大门派三庄一谷之一被灭,已经视作魔教有意向正道宣战。

    江清竹和师门长辈有意保护苏嫣然,不让她知道,但蜀光派偌大一门派,人多口杂,苏嫣然的侍女偶然听到别人的私下的谈话,"百花谷的人死的太惨了……听说百花夫人尸骨无存。"

    侍女青环虽然忠心,但也什么见识,一听就吓呆了,跑回去告诉了自家小姐。

    苏嫣然听了之后,直接昏过去了。

    起来后又哭了好几场,还拉着青环和她一起哭。见未婚妻如此伤心,江清竹也跟着心疼,可惜他于武功心法上一点就通,却奈何不了心爱之人的眼泪。

    还为此来找了萧函,"萧大夫,我想请你为嫣然开些药。"

    萧函抽了抽嘴,还把她当大夫啊,她以为她庸医的名号已经深入人心了,但还是正经问道,"蜀光派没有会医术的吗?"

    江清竹有些无奈,"有,但只是一些安神药,嫣然心情仍旧郁郁,终日以泪洗面。"

    任蜀光派的长辈们医术再高,也没法操纵人的喜怒哀乐啊,江清竹也是抱着瞎猫撞见死耗子的想法,来找了萧大夫。

    还特地说一句,"就按沈师弟的诊费药费来。"

    萧函:"……"她在想,自己是不是要真去学门医术,以后无论是什么身份,大概都不会缺钱吧。

    萧函最后还是给苏嫣然开了药,让厨房的人煮了送过去,然后不到一天,江清竹又来找她了,这回他一直微翘的嘴角无奈地弯了下去。

    眸子还算温和,"萧大夫,嫣然怎么一觉不醒啊?"

    萧函瞥了他一眼,随口道。"那是因为加了三倍的安神药。"厨房里的药材还是现成的,都不用下山买了。

    江清竹:"……"

    萧函拍了拍他的肩膀,还颇为有理地道,"多睡睡对身体好,老是哭的确伤身。"

    "我还另外加了些润喉润肺的药材,不用谢。"

    江清竹最后也没有拖欠萧函的酬金,不愧是当代正道少侠,未来武林盟主。当然也有苏嫣然这次醒来后就没怎么哭了的原因。

    说明萧函三脚猫的医术还是有点用的。

    作为一个有品德的伪大夫,萧函也去看过苏嫣然,更加的柔弱又美丽了,百花庄的事对她打击挺大的,但似乎比起恨,她更多的是悲伤,也没人提过让她振作起来复仇。他们是正道人士,又怎能强求一个弱女子去对上那残忍的魔教教主呢?

    尤其江清竹是她的未婚夫,亲口向她保证,"我一定为会那些无辜惨死的人报仇的。"

    作为百花庄的传人,苏嫣然不是不会武功,但却很弱,连自保都算不上,她就像是是养在温室里的花,一直被很好的保护着,即便是未来的正道和魔教大战,她也没受到什么伤害,与江清竹平安归隐。

    但后来外族势力野心勃勃入侵,为祸中原武林时,曾经的武林盟主江清竹能视若无睹吗?归隐山林又真的能避开这些事吗?

    萧函冷静的感受着莫小娴的残留的情绪,她穿越来时,并没有刻意的去消除这些情绪,因为她知道影响不了她。

    "江清竹。"走出苏嫣然的房门后,萧函叫住了江清竹,而且和平时称呼的‘江少侠’不同,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江清竹微愣了片刻。

    萧函微微笑了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

    蜀光派山清水秀,风景秀丽,

    "魔教是什么?"

    江清竹有些意外于萧大夫问的第一个问题,在江湖上这个问题似乎人尽皆知,但按萧大夫所说她很少涉足江湖,在山野间长大,似乎有不觉得奇怪。

    他温声犹如春风,给出了自己的理解,"魔教之所以被认为是魔教,并不非是修炼魔功,天下功法万千,没有好与坏,只在于修炼之人,是否能控制自己,魔教中大多数人修炼的功法进速飞快,但修炼之后,变得偏激易怒,心性残酷冷漠,若是不能控制,久而久之,视人命如草芥,甚至有的为了快速提升武功,以人命修炼。"

    这些江清竹从来不会在苏嫣然面前说起,努力保护着她的美好世界,不忍伤害她的心思单纯,所以即便身处江湖之中,苏嫣然也并不知道其中的残酷,迷茫。

    她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

    萧函忽然问道,"如果没有苏嫣然,你会同易玄对上么?正道和魔教会开战吗?"

    江清竹有些惊疑,但顿了顿道,"……会。"

    "其实这次被灭不仅有百花谷,还有诸多属于正道的小门派江湖势力,魔教教主易玄不是个愿意和平,屈居一方的人。"

    萧函大概也明白这种强者思维,觉得自己武功最高,无论武林还是天下都该奉他为主,武功比他弱的人凭什么不屈服于他。但易玄生错了时代,他该想活的好,那得是乱世,力量就是一切,生存被压到了极限的的时候。

    太平盛世,没人会一味遵循强者为尊的法则,仁者,有才能的人,有学识的人,普普通通的人都有可能受到尊敬。

    江清竹最后道,"萧大夫,我不知道你为何会知道正道与魔教将有一战的事,也许是猜的,但还希望你暂时不要透露出去。"

    语气中难得带了些许强硬,但也不会让人太过排斥。

    萧函点了点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三更啦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