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阻止你的重生
    “你不是去抓白凌琳吗?怎么又多了几个小孩?”

    看着跟在后面从警车下来的几个半大小孩乖乖的排成一列站墙壁,江队一脸懵然,但还没等萧函解释,负责抓赵原的小莫回来了,顶着一个紫黑的眼圈。

    “要是知道哪个兔崽子砸的我,小爷我非揍死他不可。”小莫敷着剥了壳的熟鸡蛋包纱布,又热又烫的,整张脸嘶哑咧嘴的。

    退休看门的老警官每天带的热鸡蛋,还有法医提供的纱布。

    和萧函一同去的警察庆幸不已,要不是萧函挡下来那些砸过来的东西,又震慑住了那群粉丝,指不定就和小莫他们一样了,要知道可不止是小莫被砸到的黑眼圈,听说为了冲出粉丝的包围,身上都撞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江队脸黑的跟块炭似的,

    小莫哭丧着脸道,“江队,真不能怪我们,谁知道到处是粉丝埋伏啊,我们还是挑的特殊通道,结果草丛里就埋伏一堆粉丝。”

    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道,“这群女粉丝也太疯狂了。”

    江队冷声问道,“那两个人还审着呢?”

    苏楠回道,“嗯,死咬着不说,坚持宋久是自杀的。”

    江队冷哼了一声,其实到了这一步,赵原或是白凌琳是否招供都没关系了,在申请逮捕证的同时还有对两人住处车辆的搜查令。而且根据医生提供的证据,现场第四次复查出现的一些痕迹,真凶逃不了。

    与此同时,因为白凌琳和赵原接连被捕,网上也炸开了,两人的几千万忠实粉丝直接冲向了警方微博,想要像平时饭圈大战一样攻陷对方的阵地。

    然而哪怕出现半点侮辱性词语的留言,在下一秒就清空了,连续三次后直接被禁言了。有疯狂的粉丝甚至还要人肉出逮捕他们心爱偶像的那几个警察,然后半小时后被查水表的就是他们了。

    “现在的粉丝是不知道还有网络调查科,网络监管局吗?”跟萧函吐槽的正是该部门的警察同学。

    萧函呵呵一笑,“倒是辛苦你们了。”

    同学大手一挥,“不麻烦,小菜一碟。”

    虽然是对专业人员来说就是小事一桩,但牵扯的可是警方的颜面啊,所以才是上头下的命令

    “倒是揪出了几个黑客,不过本事没到家就跑来这里叫嚣了。”不用说也知道,这些人恐怕会麻烦了。

    江队在警局也发了好一通脾气,不是对他的下属,而是对那些来警局的家长。

    一共六个,包括跑掉的两个也被萧函给找到了,亲自上门带回的警局,居然还都老实待在家里,他们的父母看到警察上门还一脸不可置信,声称他们的孩子乖巧的很,绝不可能做这种事。

    萧函和另一个同事内心呵呵了。

    袭警这种事挺严重的,最轻也要刑事拘留,不过谁让这六个都是未成年的小孩呢,最大的今年也才上高二。

    没法刑拘,那就变成思想教育了。

    “袭警是小事啊,那是不是天天都要干这点小事啊。”江队声音如震雷响,整个警局都听得到。

    几个家长虽然有些脸红,但还是赔着笑脸。

    “原来江队骂人是这样子啊。”萧楠来这里还是第一次见江队发脾气,平时严肃是挺严肃的,还没生气过。

    出来倒茶的苏楠对萧函耳语道,“江队可护短了,瞧小莫被打成那样,可不得替他出气。”

    江队还真是这意思,打小莫的那几个粉丝没抓到,这些抓到的就更不能放过了。既然是思想教育那就的狠狠教育一番,从中午说到了晚上,才让家长把在警局关了一天一夜的小孩带回去。

    家长们其实直到现在也很难相信,自家平日乖巧懂事,品学兼优的孩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像在监控里几乎发了疯,说出那么恶毒骂人的话来的,或许这是他们并不知道的孩子的另一面,

    不就追个星嘛,怎么会追成这个样子。

    粉丝袭警这一事的影响还是挺严重,某官方大报以及许多媒体还提了这事,代表发言追星要谨慎,不能失去理智,家长学校要注意孩子们的成长。

    给家里有追星孩子的父母敲响了警钟,看了新闻后特地叮嘱孩子,追星花钱也就算了,可不能干犯法的事。

    有些粉丝被吓着了,喏喏应了,但更多的粉丝却没放在心上,哪会那么巧碰上袭警还被抓了啊。

    更多人关注的是白凌琳和赵原是否真的涉嫌杀人,网上直接分成了两派,一方是坚信自己偶像无辜的,一方是觉得警方不会无缘无故抓人的。

    可无论网上舆论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影响到破案的进度。

    现场鉴证第四次和第五次复查证实,宋久并非自己跳楼,而是被人推下去的。当时在场只有赵原和白凌琳两人,那么要么是他们其中一人,要么两人都参与了对宋久的谋杀。

    而对赵原和白凌琳的住处的搜查稍微慢一些,因为两人身家丰厚,名下房产都有好几处,除了本市的三处,还有其他市的。但在两天搜查后,在赵原的家用电脑上确定了赵原通过国外渠道购买a-x贝芬的证据。

    另外一项重要证据就是,在医院的彻底搜查中,发现了一张遗落在墙角的曲谱,和赵原准备和白凌琳合作发布的新歌一模一样,而这张曲谱的笔迹经测验是属于宋久的,而且日期早于赵原所说的创作时间。

    “说吧,是谁推的宋久。”

    两个审讯室里分别审讯着赵原和白凌琳,其实这种情况下,警察也担心存在一方替另一方顶罪,不过,显然赵原和白凌琳不属于情意坚定的那一类,而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互相指认对方把宋久推下了楼,甚至为此证明自己的话不断曝光对方的底细。

    “她一直嫉妒宋久的唱歌天赋,当初宋久发生车祸,她亲眼看到了却硬是不打急救电话,就是希望宋久死,宋久残废了还不能唱歌,她比谁都高兴,这是她亲口对我说的。”

    “你以为赵原是真喜欢宋久吗?他只是需要宋久的才华来包装自己,也就宋久傻,信了他的甜言蜜语,以为他是真心照顾她。你们也找到证据了,是赵原把宋久创作的歌拿过来说是自己发表出去的,也是为了欺骗宋久,他才会特意送她那个疗养院,除了我们,宋久接触不到别人。”

    “利用宋久的创作天赋成名,这是白凌琳的主意,我只是一时昏了头,是白凌琳,她做梦都想红。一开始宋久是知道的,我没有骗她,我是好意,不想她的作品沉寂在医院里,默默无闻。”

    “真正将宋久从头骗到尾的人就是赵原,他比谁都精明,不然当初我比宋久长得好看,他却去追求宋久,不就是看中宋久能红吗?等到宋久出车祸了,他就恬不知耻地把宋久的作品抢了过来,还骗宋久说是以她的名字发表的,钱都寄给孤儿院了。他白天去看宋久,晚上就能上我的床,还笑话宋久就是个残废,碰都不能碰。”

    ……

    通过他们撕破脸的证言,也大致拼凑出了一切的真相,苏楠气得直哆嗦,“两个恶心的人渣。”

    夺走了本该属于宋久的作品,当宋久有所察觉时又想要用药物控制她,最后还毁掉了她的生命。

    真正令赵原和白凌琳产生杀人动机的是,宋久发现了他们的苟且,知道一切都是欺骗她的假象后,决定离开医院,离开这两个伤害欺骗她的人。

    而且最后说了一句,“我不会再帮你们写了。”

    他们依赖宋久的作品成名,如同寄生虫般吸食着宋久的血液。

    当宋久决意拄着拐杖离开,和他们断绝关系时,他们无法接受了,并将她推下楼,是的,白凌琳推了宋久一把,而赵原没有阻止,冷眼看着宋久坠楼。

    白凌琳被定为杀人罪,赵原则是协助杀人,再加上之前的药物残害,作伪证妨碍司法公正,两人得在牢里待上很久了。

    因为此案涉及两位公众人物,在警局外面等候的媒体也很多,在一切尘埃落定后,由上头下令,对媒体公布案情。

    整个娱乐圈都沸腾了,谁能想到坐拥粉丝万千,拿奖拿到手软形象优秀的白凌琳和赵原居然是夺走别人作品还杀害对方性命的杀人凶手。

    两人的粉丝直接被狠狠打脸了。

    装饰温馨的房间内,看着电脑屏幕上警方的发布会,公布出来的每一条有证有据的案情,甚至有白凌琳和赵原认罪的口供。

    扎着丸子头的少女仿佛被抽走了魂似的,喃喃道,“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进来送水果的妈妈进来见到女儿这样,都吓坏了,“佳佳,怎么了,你别吓妈妈啊。”

    少女目光里有痛苦,有迷茫,她是那么喜欢那些歌,

    而她深深喜欢的歌都是属于另一个人,那个曾经被她在微博上狠狠辱骂,已经死去的女孩。

    白凌琳,赵原,他们才是真正的骗子,是杀人犯。

    “对不起,对不起。”少女抱着妈妈直接哭了起来,她不是故意要伤害。

    “再也不相信娱乐圈了。”

    “一想到,我曾经喜欢崇拜过这样的人,简直恶心得要死。”

    “怎么会有这样恶毒可怕的人?如果警察没有坚持查下去,是不是他们就要逍遥法外,继续当大明星了。”

    网络上的舆论很快掀起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浪潮,唾弃赵原和白凌琳这两个人渣,像是要将他们打落到泥地里。

    过去圈内和他们交好的明星纷纷撇清关系,有关系特别好的甚至在娱记面前痛哭流涕,错信了恶人。

    想来哪怕白凌琳和赵原不坐牢,也是身败名裂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