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阻止你的重生
    而此时网上已经闹翻天了,不少赵原和白凌琳的粉丝开始扒宋久的过往,孤儿院出身,中途辍学就进了娱乐圈,出车祸后都是男朋友赵原和白凌琳不离不弃,帮她找医院治疗,连这五年以来的医疗费也都是赵原和白凌琳承担的。

    国民好闺蜜,世纪好男友这些美誉都被冠到了白凌琳和赵原头上,更是为他们树立起了极好的形象,俨然是娱乐圈里的一股清流,有才华人品好。

    等到某粉丝再深挖下去后,就忍不住为偶像抱屈了,宋久这几年来,从未回过养育她长大的孤儿院,反倒是白凌琳还给孤儿院捐过几笔钱。

    把汇款单作为证据晒到网上后,一片哗然,纷纷质疑宋久的人品起来,还有不少自称是宋久的同学,说宋久读书时期学习不好,还常和小混混在一起,是被学校开除的,甚至宋久曾经出道的公司也有人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宋久脾气非常糟糕,同期时和白凌琳是好朋友,那都是白凌琳让着她照顾她。

    没想到他们偶像爱护多年的居然是这样一个人品败坏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粉丝们立刻炸了,不断在赵原和白凌琳名下微博留言,让他们擦亮眼睛,不要为这样的人伤心。

    更有粉丝还鼓动赵原,真正值得你爱的人就在你身边。

    赵原和白凌琳还适时地放出几张憔悴落寞的照片,对媒体的回应也是含糊其辞,赵原也不提什么时候结束休息。

    宋久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从宋久过去待的孤儿院回来后的苏楠显然有了更深的感触。

    孤儿院的院长对宋久印象很好,坚持说她是个好孩子,院长显然也听说了网上的舆论,并告诉苏楠,宋久没有回来过那一定是有她的原由,她绝对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学习也很努力,成绩也很好,只是因为不想给孤儿院添负担,才会中途辍学,进娱乐圈不仅是因为她想唱歌,也是因为有人说娱乐圈赚钱很快。

    宋久出道那年的收入几乎都寄给了孤儿院,直到车祸为止。

    院长一再告诉苏楠,网上那些言论都是假的,她对很多记者说过,可他们都不相信。

    苏楠努力安慰了院长,他们警察不会一味偏信网上言论,是讲究证据的。她还问了院长,这些年真的没有和宋久联系过,难道一封信都没有。

    院长遗憾地摇了摇头,除了车祸时去过一次后就再没有了,宋久的男朋友倒是来过,但说小久还在疗养中,不方便见人。

    虽然几年没见,但院长仍然相信宋久不是会自杀的人,“小久性子很倔强的,以前就是被外面的孩子欺负得摔坑里流血了,也一滴泪都不掉。”

    除了院长的证词,苏楠还拿回了宋久读书时期的成绩单,的确很优秀,如果有条件,完全可以有很好的未来,她也找过宋久过去认识的人,评价都很好,和院长一样,是个很坚强善良又爱音乐的女孩。

    绝不像网上舆论那样说的,“渣男贱女。”苏楠冷哼道,别以为他们警察不追星,就不知道网络水军这东西,网络调查科的同事一查一个准。

    “别管这些了,继续查案。”江队不在意这些网络舆论,虽然上头也因此过问这案子,加大了他们的压力。

    明星本身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就挺大的,牵扯到明星的案子也更麻烦些。

    在坚持不懈的调查下,短短两天内最快出线索的是法医这边,

    萧函给出了法医的证词,“在宋久体内发现有长期精神药物注射残留,这两天已经检验出来了,是国外一种新型精神药物a-x贝芬,这种药物是用于控制人的精神,国内医院是禁止使用的。”

    江队冷声道,“立即申请逮捕令,请那位主治医生回来协助调查。”

    宋久的主治医生显然不是很配合调查,哪怕难以解释为何宋久会长期服用a-x贝芬。萧函在法医那里认真了解了这种药物的功效,它是一种精神控制药剂,初期不会很明显,但若是长期服用就会产生依赖性,这不是最严重,真正的副作用是它会伤害大脑神经。

    “也就是说会变成傻子,没有意识没有言语。”老法医叹息道。

    “通过血液检测,死者大概服用了一到两年,所以这个副作用还未出现,死者死时应该还是有清醒意识的。”

    有人故意在宋久的药剂里加入a-x贝芬,精神控制是想让她做什么,萧函似乎不用细猜就能想到,让宋久作曲。

    “人渣xx。”9526显然没想到人心居然能这么黑暗。

    萧函隔着玻璃看到小莫和江队在审问那个医生,淡淡道,“他们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白凌琳是,赵原也是,这个医生也不例外。

    “混蛋,这家伙事先就知道么,律师来之前一句话都不知道。”小莫出来后,就忍不住爆粗口了。

    江队也皱紧了眉头,以他们现在的证据只能起诉这个医生故意伤害病人罪,但宋久的死还没能摸到真相,比如真正对宋久下药的人。

    “江队,让我试试。”萧函对江队道。

    江队不怎么抱希望,但还是准了。

    萧函走进了审讯室内,甚至让里面的警察都出去了,只剩下她和这个医生两个人。

    医生抬头瞥了她一眼,又很快低下去了,一个面嫩年轻的女警而已,咬死了不知情就是了。

    萧函坐下来,手里握着圆珠笔,飞快地转了起来。

    在警校学的其中一样技能让萧函受益匪浅,心理学,和她忘情诀中的那一招亲思很相似,甚至帮她更加圆满了这式。

    “姓名。”

    “性别。”

    “职业”

    “籍贯”

    ……

    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几个问题,医生却仿佛陷入了幻境。等到审讯结束,萧函推门出去的声音响起,医生才惊醒过来,背后冷汗涔涔。

    江队看完了整个过程,心中了然,“你催眠了他。”

    警局也经常请心理专家帮忙的,江队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但他想不到萧函还会这一手,该说不愧是警校的优秀毕业生吗?

    萧函点了点头,这样解释也没错。但江队叹了口气,“这不能作为证供的。”

    萧函微微笑了笑,“是不能,但他已经说出了药放在哪里,去确认一下就知道他说的真假了。”

    警察果然在医生的车里找到了那些药,至少他的罪是坐实了,还有他过去导致病人死亡的事,而他早在说出了他的这些秘密后也基本认罪了。

    “是白凌琳,赵原,他们让我这么干的,药也是他们弄来的。”

    医生的指控,让江队有理由申请逮捕令,请这两位大明星回来协助调查。

    “这不是上次在警局见过的警官,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白凌琳在活动现场见到萧函和另外两个警察出现,漂亮脸蛋上的惊讶恰到好处。

    9526吐槽道,“她不该去当歌手,应该当演员才对。”

    “说的不错。”萧函应和了一句。

    大概是最近网络上的舆论给了她很大的底气,也不相信警察真的能查到什么,白凌琳笑容温柔道,“不知道这次是为了什么事呢?”

    萧函微微笑了笑,取出一张逮捕令,“白凌琳小姐,我们怀疑你和一起杀人案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萧函看似简单干净的笑容在白凌琳眼中瞬间变得异样的可怖。

    “我没有杀人。”白凌琳身子一晃,差点摔倒,脑子更是一片空白,当有女警准备给她铐上时,她挣扎的更是大动静。

    她的声音太大,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

    外面举着爱心牌挥舞荧光棒的粉丝有些愣了愣,那好像是白女神的声音。

    “白小姐,请配合合作,不然造成的影响我们概不负责。”另一位陪同的警察沉声道,上面签发逮捕令后,江队还提醒过要注意影响。

    这里正好是一场商演活动,萧函他们还是特地挑了白凌琳中场休息在化妆间的时候进来的,为的就是降低影响。

    可白凌琳显然失去了理智,连经纪人的劝阻都顾不了了,脑海里就回响着一句,我不能坐牢,坐牢我就毁了,不能被他们带走。

    大概是高高在上万人吹捧的明星做久了,连执法机关的威严都忘了。

    萧函总不能堵住她的口,打晕她,不然受罚的就是她了,“我们快走,走停车场。”身旁经验丰富的老警察立刻道。

    迅速到达了停车场,就等警车开过来了,结果警车没等到,却等到了大批汹涌而来的粉丝。

    “放开我们女神。”“你们警察怎么能随便抓人呢?信不信我们投诉你们。”

    几个警察还有经理调来的保安努力维持着秩序,“我们只是请白小姐回去协助调查。”“请安静,小心发生踩踏。”身着西装三十岁出头的经理都急得满头大汗了,早知道就不请白凌琳了。

    白凌琳脸才变得快,之前还像是失去理智的泼妇,现在立刻变得楚楚可怜,衬得他们全是坏人。

    “我看你们才是吃饱了没事干。”“别用你们的脏手碰我们女神。”“我们女神才不会犯罪呢,你们这群警察无能得怕是要吃x吧。”“快滚回去。”

    四面八方的辱骂声汹涌而来,萧函皱了皱眉,“警车多久能到?”

    和那边通话的警察无奈回道,“被粉丝堵住了通道,根本开不进来。”

    话没说完,一个矿泉水瓶砸过来,萧函下意识伸手就是一接,但接下后粉丝仿佛更兴奋了起来,数个水瓶都朝中间的警察砸了过来,为了防止砸到他们偶像,还是特地挑的外围的警察和保安。

    噼里啪啦几声,没有一个   全部被挡了下来,不过她也没打回去,只是扔到了其他地方,比如连垃圾桶都被砸出了个窟窿。

    粉丝们瞬间一片寂静,连白凌琳吓得也不楚楚可怜的求同情了,随手一扔能把不锈钢垃圾桶砸出窟窿,这是这大的力气啊。

    然而萧函并没有结束,而是抬手指向东南三十五度角方向,

    “十三到十五岁左右,穿粉色卫衣,短发戴着蝴蝶结发夹的女生。”

    还有西南方向四十度角,“戴鸭舌帽,穿有x字母黄色t恤带耳钉的男生。”

    西北方向二十五度角“穿着林成高中校服身高一米75的男生和他旁边着白凌琳粉丝会员制服戴卡通帽的男生。”

    ……

    分别指出后,萧函冷声道,“这几位涉嫌袭警,请待会随我们回警局一趟。”

    被点到的那几个年轻男孩女孩瞬间吓得白了脸,有些直接撒腿就跑,有的吓得呆在了原地。她连记住外表特征都能记住,还找不到他们。

    之前所有辱骂的粉丝恐怕也都是存着法不责众的心理,哪怕是警察又怎么样,能把这里几百个粉丝都抓回去吗?所以更是一时冲动,带着挑战权威的中二心理把手里的东西砸向了警察,又不是没做过,只不过这次换成了警察而已。

    但萧函以实际行动告诉他们,不一样的,无论混杂在多少人之中,她都能找出他们。

    萧函还不忘从口袋里的备忘录里撕下一张纸递给那个吓坏了的经理,温声道,“这是我的电话,事后垃圾筒的赔偿可以找这个。”

    经理想说不用的,也就一个垃圾桶,直接能报销的,但萧函递过来他也不敢不接。

    见他接了,萧函也放心,做事最好要让人挑不出错来。

    萧函立威的效果很好,至少没有粉丝再敢拦着他们了,一是畏惧萧函的武力,而是害怕真的被带回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