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阻止你的重生
    虽然萧函仍显得精神,没有一丝疲倦,但苏楠看着都有些心疼,想想也有那么大的工作量,光是比对作曲就是好几十首,她估摸着萧函这两天都没怎么睡。

    “你也累了吧,先回去补个觉,江队都说了,表彰你的成果,再给你批半天假。”

    江队还是挺体贴下属的,这不,连去南区分局拿案卷都是安排给她了。

    萧函摇了摇头,“先去拿案卷吧,我在车上补个觉就行。”

    几天不睡而已,对她其实没什么影响,后面这句话也是对苏楠的解释。

    苏楠也没再坚持下去,她知道劝也没用,一个能为了几乎已经判定的案子不眠不休调查的人,有多坚持都猜的到了。

    去南区分局开的是苏楠的车,对比起萧函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穷二白的,苏楠好多了,车虽然不是很名贵,但空间也够大,平时要是警局用车紧张,还能派得上用场,当然油费还是警局报销的。

    萧函上车后闭眼了,苏楠瞅了一眼坐在后车座的萧函,下意识把车开得慢一点,稳稳当当不会打扰萧函休息。

    萧函精神力很好,所谓的浅眠其实是在和9526交流。

    “宿主,你真厉害。”9526星星眼,感觉在警局里的宿主帅呆了,不过它虽然一直陪着宿主,但也只是看着她熬夜在草稿上不停的画,又跑了许多不同的地方。9526其实和警局那些人一样,听了她的解释后才恍然大悟。

    “这都是警校里教的东西。”萧函深深觉得自己的选择果然没错,大概目前没有警校能教给她这么多又好奇的东西。

    9526又问道,“宿主,查清宋久的死就是完成任务了吗?”

    “不知道。”说起来还是任务提醒她,有宋久这个人,刚好宋久死了,她一查又感觉宋久的死有疑点,于是就查到现在了。

    “不管是不是,先查清楚再说吧。”

    萧函的直觉告诉她,也许这就是任务完成的关键,但她也没告诉9526,省的让它空欢喜,它似乎还挺在意任务的。之前一直没有任务,萧函倒是无所谓,反而有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但9526似乎为止很消沉啊。

    南区分局很快就到了,一到地点,萧函仿佛有所感应般就醒了,苏楠还想着让她多睡会呢,有些可惜,但还是解开安全带下车,手机就响了。

    苏楠接了电话后,“这是真的吗?”

    “那就严重了。”苏楠的神情也随着她说这话变得严肃了起来。

    挂了电话后,她回头对萧函说,“是小莫打来的电话,让我们上网看白凌琳和赵原的微博,事情可能变得麻烦了。”

    好在萧函也有微博,虽然注册后就几乎放那没登过,很快就找到了白凌琳和赵原的微博,两人还是亲密关注。

    原来白凌琳和赵原同时发布了一个消息,悼念好友\\恋人——宋久的去世。

    白凌琳还发了一篇长文,讲述她和宋久的相识相交多年情谊,可以说是声泪俱下。赵原没发长文,但却发了一个通告,因为恋人的去世深受打击,暂时取消半年的公众活动,远离工作想一个人好好静静。

    “两个贱人。”苏楠冷笑道,若是没有萧函不眠不休两天查到的证据,她可能都要被这两个人的虚伪面具所欺骗。

    不管他们是不是凶手,但绝对没有所说的对宋久那样真情实意。

    好朋友会把宋久的歌改成自己名下,还用来赚取名利,真心爱人会半路劈腿,和别人苟且啊。

    但像苏楠这样知道一些真相的人毕竟还是少数,至少两人的微博下全是一片支持美言,虽然得知金牌作词人赵原居然有女朋友,让他们有些意外,但在两人解释下,白凌琳和宋久也是好朋友。

    而且白凌琳和赵原本来也从未在公开场合中承认是恋人关系,都是他们这么幻想而已,粉丝自我安慰并非常宽宏大量地原谅了他们心爱的偶像。

    甚至有粉丝留言说,“好羡慕那个叫宋久的女孩啊,有凌琳这样的女神好朋友,又有男神赵原这样的男朋友,换成我都要开心死了,她居然还自杀,简直是不满足啊。”

    “我好像对这个叫宋久的有点印象,以前和白女神一起出道的,可惜出车祸残废了。”

    “死了也好,省的拖累我男神女神,原琳大法最好。”

    “我女神真是善良啊,自杀的人简直是对不起全世界,伤害身边的人,好好活下去不好吗?”

    “同讨厌那个姓宋的小婊砸,让我女神伤心,还让赵男神为她退出娱乐圈半年,我等赵原的新歌等的花儿都谢了,宋久你要死死远点好不。”

    除了大片安慰白凌琳和赵原的留言,攻击宋久这个死去女孩的声音也越来越多,那些粉丝甚至为了不打扰他们偶像离开微博跑到其他论坛辱骂。

    “一群脑残疯子。”9526愤愤不平道。

    “这就是网络暴力?”萧函在心里低声道。

    苏楠脸色也有些难看,宋久是他们即将接手的案子死者,如今却遭受这样的网络暴力,他们却什么无法立刻制止。

    看到这些留言,萧函有些沉默,然后收起了手机,道,“该做的,我们还是应该去做。”

    这是对苏楠说的,也是对9526说的。

    苏楠默然,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进了南区分局。

    在案件调查中,舆论也是很重要的,白凌琳和赵原这些举措其实就是在营造对他们有利的舆论环境,不像之前那样隐瞒,反而公开,博得公众的同情,说俗点,宋久人都死了,是什么样还不是由他们说。

    他们有钱有名,还有偌大的粉丝基础,而宋久有什么,她什么都没有,连命都没了,无亲无故,没有人会为她出头。

    除了警察。

    警察有责任查明她死亡的真相。

    “真不是自杀啊?”还是之前打交道的宋警官,接到上面的命令,将案卷移交给苏楠他们时,宋警官也有些惊讶。得到萧函确定的回复后,宋警官和其他几个参与此案的警察都有些懊悔和自责。虽然他们之前的查案程序没有错误,但让凶手逍遥法外是警察最大的挫败。

    宋警官没再说话,也不多问案情,只是在之后白凌琳的经纪人过来时强硬的拒绝了对方,并通知此案已经移交到刑警队立案。

    白凌琳的经纪人脸色一白,但毕竟是在娱乐圈摸爬打滚多年的,没露出太大异样来,但出了警局后立刻给白凌琳打了电话。

    “什么,警察在查宋久的死,不是已经说了是自杀吗?”白凌琳色厉内荏地叫嚣道,其实她一听这话就害怕了,怕警察最后查到她身上。

    被自家艺人一通骂后,白凌琳的经纪人气的恨不得白凌琳明天就遭报应,但理智告诉她,她还得靠白凌琳给她赚钱给她地位,胸口起伏不已好久才平息下来,转而给赵原打了电话。

    赵原虽然也有些心虚,但总归要比白凌琳冷静得多,警察只是怀疑而已,又找不到证据。

    “在网上安排的水军怎么样了?”

    “还在继续炒。”经纪人恭敬回道,

    赵原沉声道,“多出钱,让他们炒得凶一点,务必让我和白凌琳处在道德优势。”

    如果大众都认为他是宋久的真爱男朋友,白凌琳是宋久最好的闺蜜,谁会相信宋久的死和他们有关系呢。粉丝利用好了,也能成为一把好工具。

    还有医院那边,他也很放心,宋久的主治医生有把柄在他手里,不然也不会愿意帮他作伪证。

    随着案卷的移交,萧函这边也正式立案,鉴于她之前的努力,她也自然被调入这个查案小组,人手不是很多,但江队亲自参与也说明了对这个案子的重视。

    除了可以再次复查宋久坠楼的现场,还可以重新再做口供,尤其是医院方面。

    宋久没有亲人,她这五年在医院疗养生活中似乎只有白凌琳和赵原两位亲近的人,然而他们的口供已经被证实存伪,那么主治医生的口供就很重要了。

    去医院调查的是江队和小莫警官,去调查宋久未住院前经历的是苏楠,而萧函则是留在了警局,负责参与对遗体的解剖。

    实在是已知的线索太少,江队在调查主治医生的口供时,发现还是和之前的一样,就立即批准了局内法医的解剖。

    负责解剖的是位老法医,见萧函看到尸体面不改色,仍能够认真做记录的样子,

    “我听江队说了,是你一力找到证据,推翻是自杀的可能性啊。”老法医和蔼一笑,又叹道,“很少实习警察像你这么拼啊。”

    说起来,这个案子被萧函看到也是巧合,但毕竟是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即将判定自杀的案子,像萧函这样执着而且方向正确的实在奇怪。

    萧函也不能解释因为系统任务,在暗示宋久的死有问题。她抿了抿唇,眼眸凝视着手术台上无言的尸体,

    “我只是在尽我的本职而已。”

    同样看到死者还是个年轻有着大好生命的女孩,老法医也有些触动,感叹道,“是啊,你说的没错,我们的工作不就是让真相大白,受害人在天之灵也得到安慰。”

    宋久碰到萧函是她的运气,但这些也是他们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