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阻止你的重生
    萧函说的回去听歌,是真回去听歌了。

    用她的笔记本电脑把这五年里白凌琳唱过的所有歌曲全部下载了,包括其中署名赵原的作品。

    也找到了宋久过去的作品,大概是因为娱乐圈更新换代太快了,仅有创作的几首还是萧函打电话拜托了在网络搜查科的同学查到的,有几首是出道前在学校艺术社团创作的。

    看的出来,宋久是个很有创作热情爱音乐的女孩。

    南区分局宋警官那边她也打了招呼,也没有违反规定,顶多争取两天时间看看能不能让她找出些疑点来。

    加起来也就五十七首歌。

    好在萧函在警察大学辅修心理课时,老师曾建议过借助听音乐调节情绪,所以当时她抽空学习了画五线谱,谈不上精通,但也勉强够应付了。

    萧函咬着笔头,翻来覆去听每一首歌,画出声律的五线谱。

    9526知道宿主现在很专心,也不出声打扰,只是露出了星星眼,它家宿主

    等到闹钟响起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了,萧函伸了个懒腰,面前桌上摞一沓白纸墨迹的五线谱稿纸。

    还有笔记本电脑上特地下的输入比对音频软件上出来的结果。

    陪了宿主一夜的9526嘤嘤道,“宿主,早上吃什么?”

    萧函眸子微亮,唇角弯了弯,“今天吃包子。”

    楼下的早餐摊桌边,

    一碟肉包子,外加一碗雪菜粥,9526却感觉宿主轻松的不像是吃完早餐去警局的样子。

    萧函咬着包子,拿着手机点开了通讯录,打电话给了苏楠。“苏姐,我想请两天假,帮我和江队说一声好么?”

    苏楠有些头疼,实习期请假容易留下不好印象,何况江队又特别注重纪律,但听电话里萧函坚持的声音,虽然没说原因,“……好吧。”

    “不过你要准备好回来面对江队的怒火。”苏楠半是劝诫半是调侃道。

    萧函笑了笑,“我会亲自向江队道歉的”

    挂了电话后,9526:“宿主,你不回警局,要去哪啊?”

    “去亲自看看宋久,白凌琳,赵原究竟是什么人?”萧函目光沉静又淡定。

    奢华的酒店房间里,赵原皱着眉道,“什么话见面说,不要在电话里说。”

    白凌琳坐在柔软大床上,大红色的华丽裙子下露出性感的美腿,似是在无声地诱惑眼前的人,白凌琳秀眉微挑,“怎么了,不是没事么?”

    赵原眼眸微暗了暗,神色却并没有多缓和,“那个警察给我一种不大好的感觉。”

    “哪个?”白凌琳想了想,轻轻嗤笑了一声,“你说昨天碰到的那个女警察,长得倒是不错,再打扮打扮进娱乐圈也够了。”

    “我后来打电话问过了,不是负责调查宋久自杀的,好像是个刑警,不知怎么的对这个案子上心了。”

    想起那双干净沉静得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眼睛,赵原心里莫名焦躁不安了起来,从口袋里取出烟吸了一根。

    “不会吧,我们做的那么干净。”白凌琳娇艳的脸蛋白了白,咬唇似是回忆起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和怨毒,宋久那个残废死了也不安生。

    赵原眉头紧锁,显然因为她的话有些不高兴,“别老把这事挂在口上,我们什么都没做。”

    白凌琳冷哼了一声,“又不是我想她死的。”她还宁愿宋久活着呢,一个残废也就只能像个可怜虫一样活着了。

    赵原突然又问道,“对了,你那个经纪人怎么样,说不定会有警察找她。”

    白凌琳面露骄矜之色,“她还靠着我才能在公司立足呢,怎么会说出去?”

    “若是能以自杀尽早结案最好,不过还是要防着一点,另外做准备。”赵原眸光锐利又精明,不再是警局里那个为恋人去世伤痛的痴情男人,尽显冷酷之色。

    赵原又对白凌琳细细说了几句。

    绝不能轻易相信证人的口供,这是萧函在警校时一位尊敬的老师说过的,其中原因很复杂,他只说等经历多了案子就懂了。

    而萧函要做的就是一一核实口供中的信息。

    另外她也要真正认识了解一下宋久是什么样的人,她是个会自杀的人吗?为什么会自杀?又为什么选择从楼上跳下来结束生命。

    萧函去了宋久的孤儿院转了一圈,又去了她曾经出道的公司。

    就这样忙了两天,在江队的怒意达到巅峰值之前,回到了警局。

    江队眉头皱的都能夹住蚊子了,“你是为了这案子,才请了两天假。南城分局那边都快以自杀结案了吧。”

    “江队,我想做个报告。”

    看到萧函目光里的坚持,江队压下怒意,沉声道,“好,给你十分钟。”

    “要是没有解释,你就要等着写检讨报告吧。”江队到底看中萧函是个值得培养的苗子,换做其他人哪里是几篇检讨就能应付的,早就实习期结束就踢出去了。

    讨论室内,萧函介绍起了宋久自杀的案子,“……现场没有摄像头,除宋久之外,只有白凌琳,赵原在场,

    以他们的口供和医生出具的疑似精神异常的抑郁症报告

    ,基本可以确认为自杀。

    ”

    “这是目前南区分局准备结案的报告。”

    众人有的微微点头,没有什么问题,有的警察皱了皱眉,之前表现出色沉静的萧函现在似乎冒进了些。苏楠甚至在心里为萧函捏了一把汗,她没想到,萧函真是为了这个案子请的两天假。

    萧函神情没有什么变化,继续道,“但我调查这个案子时,比对过宋久出道前后的作曲和白凌琳大红的歌,发现白凌琳五年内一共唱过八十六首,但和赵原合作的歌曲确认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类似程度

    。”

    同时在投影的屏幕上放出了她熬夜做出的比对手稿。

    室内安静了一瞬。

    像是听到了隐秘,不过像他们这行的,每每办案听到的惊人故事无数,只是这次牵扯到了娱乐圈的明星而已,也是一个大瓜。

    “确定么?”江队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了。

    萧函点了点头,“我已经将这个复印了一份给鉴证科,他们给出的相似率准确到百分之五十八。”

    一个人无论是作词还是作音律都是有独特风格的,很难完全复制,而萧函熬夜比对了一宿的结果就是,哪怕宋久出道时的作曲稍微稚嫩了些,但大体的习惯音律却没有改,若是亲近宋久并且也对音律作曲熟悉的,就会发现那些署名赵原的歌实际是脱胎于宋久的早期作品,只是更为惊艳有灵气。

    会议讨论室内的几乎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了,瞬间想到了——利益纠葛。

    除了中间回答了一下江队的问题之外,萧函并没有停下,继续道,“另外,我搜集排查了有白凌琳和赵原出现的媒体报纸和网络照片。”

    “小萧,你这是成了狗仔啊。”小莫插话开玩笑道。

    “狗仔比我厉害。”萧函认真回道,照片都是娱记拍的,她只是让同学帮忙搜集。

    萧函调出了她重点做标记的十几张照片,里面出现了两人在不同场合佩带过的相似甚至同款的首饰手表。

    苏楠秀眉一挑,“这是情侣款?”

    立刻就有警员做笔记——怀疑情杀。

    萧函“还有我查到赵原近两年在国内的消费账户,根据这些照片里出现过的物品,全部都对得上。”

    江队问:“这些只能有更确切的证据么。”这些证据性不强,上了法庭也可以被律师以可能是赵原经纪人以他的名义购买为由。但也不代表萧函查的这些无意义,至少加重了江队他们对这个案子判为自杀的怀疑。

    “有。”萧函冷静肯定道,然后调出了一张照片,和前面的照片不同的是,这是监控中截下的画面,而且还是南区分局的监控。

    “萧函,你可真厉害啊。”苏楠忍不住叹道,她还没想过警局的监控还能成为证据呢。

    萧函不忘赞美一下道,“南区分局的同事都很帮忙。”

    她放大了画面,将中心调到了白凌琳手上的一个粉色钻石手链上,她记忆力很好,见过一次就不会忘。

    “这个手链是很有名的品牌,在国内目前只有三家,其中一家在本市,它家手链都是专门定制的,和别家不同的是它的一个特点。”

    “什么特点?”江队脱口问道。

    “内侧会刻上爱人的名字缩写,而且一人一生只能买一个,绝不会出售第二次。”

    “店员说,赵原当时要求刻的是三个字母。”萧函严肃道。

    苏楠抿了抿唇,“那就是,要么赵原劈腿了,要么宋久和他的恋人关系其实是不成立的。”

    萧函望向江队,“白凌琳和赵原两人同死者存在利益纠葛,且赵原疑似劈腿,可以却都有杀人动机,两人的口供也不能作为证据,所以……”

    “我坚持再复查现场,重新审理此案。”

    江队看着萧函,两天的努力,推翻了一个本该认作是自杀的案子,那张平时冷酷严肃的脸,也展露了一丝笑容,

    “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