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阻止你的重生
    宋久死了,就在几天前。

    萧函从负责这个事件的警官那借来了具体的资料,档案上是个看起来很温柔很舒服的女孩,乌黑柔顺的长发,淡淡的笑容,二十七岁。

    五年前因为发生意外变成残疾,被送进了疗养院。

    三天前在病房外的阳台坠楼。

    有当时在场的,宋久的恋人赵原和好友白凌琳两人的证词,还有医生出具的疑似抑郁症的精神报告,目前暂时怀疑是自杀。

    苏楠看到这个名字有些讶异,“白凌琳,不就是最近很火的新晋歌坛天后吗?我手机里还有几首她的歌呢。”

    她会看到这份报告,是萧函把案件资料拍了下来给她看的,苏楠虽然看着年轻,但也是老刑警了,也许能看出更多的疑点来。

    任务既然给出了宋久这个人,也许是在暗示萧函,她的死可能不一般。

    萧函听到苏楠的话有些茫然,看着那平日沉静黑亮的眼眸难得露出一丝懵懂,苏楠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我们的高材生看来不追星啊。”

    这个倒是真的,萧函在警察大学忙着学习还来不及,对这个世界的娱乐圈了解也很少,

    “看来有空要补一下啊。”萧函在心里道,

    9526非常赞成,它也觉得宿主该多一点精神娱乐活动,happy一下。

    苏楠也就满足了一下手感,很快就收回去了,“至于赵原,这个名字我也有点印象,我查查。”

    她掏出手机百度了一下,果然出现了许多词条,“是白凌琳公司的作词人,两人合作了不少有名的歌。”

    “两人以前也有传过绯闻,不过都澄清了,粉丝都说他们是圈内难得纯洁的男女友谊。”

    萧函问道,“是真的吗?”

    9526吐槽道,“怎么可能,除非一个是gay。”

    苏楠摇了摇头,“谁知道呢,不过他俩怎么会扯到一个案子去,宋久?这人又是谁?”

    苏楠想像查赵原一样搜索,却什么新闻也没有搜到,“不是明星啊。”

    也对,如果很有名的话,她自杀恐怕就传得沸沸扬扬,萧函不用费心找就出现在各大即时新闻上了。

    “你怎么对一个自杀案感兴趣了,你认识宋久吗?”苏楠不解道。

    “不认识,只是恰好看见了这个案子。”萧函抿了抿唇,“感觉有些疑点。”

    “一点点感觉,也许感觉错了。”萧函总不能说是任务提示的。

    苏楠倒没有嘲笑她,反倒点了点头,“其实直觉也挺重要的,有时候我们也靠直觉判定查案方向。”

    但苏楠还是给萧函泼了点冷水,“如果被认定自杀,证据链完整,死者亲属也认同,那这几天就会结案了。”

    何况这个案子还不归他们队管。

    “我知道了。”萧函点了点头,但苏楠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进去。

    下午是休假,苏楠还想找萧函去逛街,小姑娘年轻,又水嫩嫩的,却意外的清心寡欲,不像寻常的年轻女孩追求时尚,天天就忙着看案卷跑现场,苏楠看她顺眼,不忍心她连休假的大好时光也荒废。

    结果却得知她另有事情要忙,只好无奈地自己购物了。

    萧函是去了一趟负责这个案子的南区分局,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什么,正好碰见了资料中的两个证人,白凌琳和赵原。

    来之前她还在出租车上复习了一遍两人在网上的公开资料。

    白凌琳,二十五岁,五年前进入娱乐圈,容貌出众,身材好,公司最开始的定位是偶像歌手,但在一年后从与赵原的合作专辑大火大爆,赵原也因此成名。

    这几年来,两人合作多次,还被誉为歌坛的金牌组合,粉丝和诸多好友也呼吁他们在一起。

    两人从未承认过,只说是好朋友。

    如果不是宋久自杀案件的资料上有赵原亲口承认自己是宋久的男朋友,恐怕谁都以为他是单身。

    赵原和白凌琳都是明星名人,所以出现在警局也是做了一定乔装的,不过萧函看过他们的照片,而忘情诀中有一项技能就是易容。

    所以再怎么乔装,她也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是最后一次笔录了吧,可以结案让我们为小久举办葬礼了吗?”帽子下是一张英俊的面孔,下巴有些胡茬,但不会显得颓废而是一种吸引人的成熟,似乎他还被粉丝夸为圈内最帅的作词人。

    他眼圈有些微红,身旁带着墨镜穿着黄色裙子的年轻女人没有说话,但也流露出一种哀伤的美丽来,警局内不少人目光朝她看去,白凌琳本身也是一个大美人,她的粉丝中也有不少颜控。

    赵原面前的年轻警察还是比较有自制力,“先完成笔录吧,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一下。”

    赵原转头对白凌琳温声道,“小琳,你先回去吧,要是被狗仔看见了,可能会乱编些什么。”

    白凌琳摘下墨镜,美丽的眼睛还盈满了泪光,她摇了摇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不,我不想连我最好朋友的最后一程也送不了。”

    “好。”赵原眼中闪过一丝痛楚,握住了白凌琳的手。

    在旁人看来,他们就是失去了恋人和朋友的可怜人,互相扶持坚强。

    连年轻警察也觉得早点结束,让他们尽快走出痛苦阴影比较好,“宋警官。”萧函的出现打断了一下年轻警官的思绪。

    “之前多谢了。”按理来说自杀案是不归萧函所在的刑警队管的,不过她只是看一下案卷,拍了几张照片,没有带出分局也没有外泄资料就不算违规。

    宋警官笑了笑,没说话,他也有些奇怪怎么突然对个自杀案感兴趣,不过还是给与了帮助。

    “这位就是白小姐吧,你的歌很好听。”

    9526:“宿主,你根本没有听过她的歌,之前连这人都不认识。”

    她家宿主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而且自带纯良好感外表。

    白凌琳一点也没有怀疑萧函的话,在警局遇上一个粉丝也不奇怪。

    最后变成了萧函和那位宋警官分别给白凌琳和赵原做最后笔录,他们也不知道萧函并不是负责此案的警察。

    只是在警局一个角落的小平桌上,普通的案子没必要那么正式。

    开头问了几个问题,这都是之前问过的问题,再次询问是怕和之前的笔录对不上,或者是有其他的发现。

    白凌琳也没有嫌弃是重复的问题,都认真的回答了,看起来虽然是大明星,但也很平易近人。

    萧函在第五个问题时突然变了,“介意说一下你们三人都是怎么认识的吗?”

    白凌琳顿了顿,但看萧函漫不经心握笔的样子,以为也只是常规问题,便也回答了,“最先认识的是小久和阿原……”

    其实笔录并不详细,只涉及到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对三人的关系没有深度挖掘,在医生和经纪人的作证是朋友恋人的关系后就没有多查。

    宋久是个孤儿,连父母不知道是谁,被丢弃在孤儿院门口。

    在白凌琳的回答中,苏楠之前说错了一句话,那就是宋久并非不是明星,至少五年前曾短暂的是过,唱作俱佳有着惊人天分的少女,怀抱着梦想进入了娱乐圈,也认识了她的恋人赵原,和最好的朋友白凌琳。

    但她的才华还来不及展现,就被一场意外的车祸摧毁了。

    那场车祸不仅让她变成残疾,还伤了声带,这个时候赵原和白凌琳没有放弃她,还送她进了疗养院,坚持复健。

    “医生说坚持复健十年,也许走路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不用拄着拐杖了,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我们一直有在鼓励她坚持,但没想到小久还是没有坚持下去,要是我们多关心关心她,也许就能注意到她精神出了问题,阻止她自杀了。”白凌琳掩面哭了起来。

    因为复健过程痛苦,导致精神出现问题,最后演变成自杀。

    萧函瞬间提炼出了她话中的重点,就是不知道白凌琳是有意引导还是真心这么想的。

    这时一直守在旁边的看起来很精明的女人上前说话了,“我的艺人时间很紧张,半个小时后还有一场重要的商演,要是情绪不好,可能会影响演出。”

    “抱歉,问题可以结束了。”萧函点了点头,送她出去,同时那边结束的还有赵原。

    赵原注意到白凌琳有哭过的痕迹,又看向萧函问道,“萧警官,是有什么问题吗?”

    萧函眼眸微闪,“没什么,是我不小心问到了白小姐一些伤心的问题。”

    “请问什么时候可以结案?”赵原眼眸闪过痛色,似是在解释道,“小久没有亲人,我们希望让她早些入土为安。”

    宋警官本想开口说明天就可以了,却被萧函先开口道,“抱歉,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

    她注意着赵原神色的变化,又道,“不过,也就这两天了,不会耽误赵先生和白小姐的工作的。”

    赵原似乎松了口气,声音又有些低沉,“对不起,我们已经签了约的,没法推掉。”

    “没办法,在娱乐圈也是身不由己,”

    看着赵原和白凌琳一起上了停在警局外的保姆车后,萧函思绪微飘。

    9526:“宿主,现在干什么?”

    萧函沉默了一瞬,道:“回去听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