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阻止你的重生
    第二个世界又没有任务提示,9526已经麻木了,它大概是个假系统,好在宿主不嫌弃它。

    新手任务一千积分到账了,但由于太少也不起什么作用。

    宿主这一世是个孤儿院的小女孩,叫萧函,也不是什么身世狗血被抛弃的,而是父母出了意外双亡的真正孤儿,两边的亲戚不愿意家里多养个孩子,但也没恶毒到贪图那几万块保险金和几十平的小房子。

    尚是个幼儿的萧函便被送到了孤儿院,9526也没办法改变宿主的现状,萧函倒是挺随遇而安的。

    破碎虚空是什么感觉,形容一下也就那么回事吧。相比起来,她对现代社会更感兴趣。新世界是现代世界,9526还担心它家宿主不适应呢,没想到只有一世古人记忆的宿主适应力相当好,学习能力也666。

    萧函长大一些的时候,因为长得好看,气质在一群孩子中也属于出色的,不是没有有钱的人家想收养她,但萧函都没有答应。

    9526问她时,她回道,“父母亲情,自有缘法,强求不得。”

    9526想要么是上一个世界的事给了宿主一定影响,要么宿主就是道经佛经看多了,受范素问和缥缈门那帮人熏陶的快真成仙子。

    萧函和9526说话还带了些在古代时的文雅,但对其他人,则是很快融入了现代,仿佛自动点亮的技能,刚学会的立刻就能用,而且举一反三。

    9526知道它家宿主适应能力良好,但没想到会好到晋为学霸,并且小初高一路保持上去的程度。

    并从未为学费担忧过,光是参加的一定数量的竞赛和母校的奖学金就拿到手软,还有闲余赞助孤儿院孩子的图书。

    不过在一众宠爱萧函的老师对她考上华国顶尖大学的期盼中,甚至冲出国门时,萧函选择了华国最好的警察大学。

    9526:“……”

    宿主这个选择,我也一脸懵逼啊。

    也许是因为没有最初记忆的缘故,萧函对新世界都抱有热切探究的态度。

    何况这个世界与前面一个世界完全不同,她更想了解这个世界,甚至表现出一种求知若渴的心情。

    萧函早在认识到这个世界主要依靠热武器后,几十朵蘑菇云就能,就深深思考了一下,果断放弃了将忘情诀练到底,反正最高层她也成就过了。

    而且她也不像上一个世界有那么多时间专心修炼忘情诀。

    她师父为了让她能静心修炼,都设计把她从丞相府里弄了出来,之后在缥缈门里她也不需要费心什么事务,全是对她忠心耿耿唯命是从的人,处于一种唯我独尊高处不胜寒的地位,想要什么有什么,加上她大概真有那个天赋,所以才三年便完成了缥缈门百年来的希望。

    不得不说,叶无心那一世其实没吃什么苦,范素问哪怕对她的真心中存了些别的意图,却也没有亏待过她。

    临死前还确保了她顺利继任门主。

    但这一世,她只是个孤儿,连基本吃住还是在孤儿院,最初开始还要和孤儿院的阿姨姐姐们一起做些手工品卖,等到她上学后并且成绩优异,才不需要这些。

    许多杂事占据了萧函大部分的时间,而且萧函还有更多想做的事情,尤其是学习。

    在她还是叶无心时,读过最多的竟然是道经佛经,当然这和忘情诀的修炼离不开。

    还记得年纪尚小的时候,为了帮孤儿院减轻点负担以及买下想看的几本书,被9526一蛊惑,萧函还出去装过几回神棍,也不算骗人,毕竟萧函对佛经道经的理解学习可是胜过了现代很多寺庙里的主持。

    顶多算是帮人排解了一下愁绪,促进心理健康。

    别人还想多给点,萧函却只要了她想买的那几本书,顺便引导了一下多做点善事,比如捐助几个孤儿院什么的。

    萧函对9526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9526 :“……”它家宿主就是装神棍都是云淡风轻。

    原来还担心宿主会保持上一世的古人思维,没想到适应之良好,单是身份的转变,以及适应现代的开放包容,以及为人处世的没节操。

    9526不禁怀疑起了前辈说的例子,哪有这么好骗的古代人。

    在萧函看来,也不是什么事都是尽善尽美的,比如上一世,她当时结束了新手任务,也没了范素问对她的桎梏后毫无压力,一心想把忘情诀刷上去,破碎虚空后就直接脱离了那个世界,对许多好东西都无缘得见。

    有些可惜,但这样的情绪也只是一闪而过。

    但在别人看来,萧函已经很了不起了,出身孤儿院,无亲无故,更没有遇到过什么贵人,但就是靠自己的能力走出了一条顺风顺水,岂止是励志,天才逆袭。

    也是因为如此,哪怕惊讶于她最后志愿填了警察大学,老师同学们也没有劝阻或是说什么闲话的。

    在他们看来,这更像是萧函对人生有所追求。

    有天分够努力,又有追求理想的人,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值得敬佩的。

    考上警察大学后,萧函继续拿着全额奖学金以及因为优异的高考成绩免除学费,和过去几乎没两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她离开了孤儿院,成年后,过世父母的财产也随之解冻,并陆续移交到萧函手上。

    因为萧函的优秀在教育部门都是挂了号,所以这些事都干净利落,处理的很快。

    父母的意外保险金当时虽然还有近十万,但光是两夫妇的后事就花了近一半,剩下的这些年放在银行账户里存着也贬值了不少。留下的那户小房子,钥匙和房产证被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交给了萧函,并过了户。

    萧函还是第一次回到这个家,过了十多年,房子也老旧了不少,客厅墙壁上挂着的夫妻抱着婴儿的相框都结了蛛网。

    9526插科打诨道,“嗯,一看就知道没有小偷来过。”

    萧函笑了笑,虽然没有见过这一世的父母,但从房子里的一些小细节可以看出,对于新生命的到来的欢喜和努力经营家庭的热情。

    萧函收拾了一些房里的重要东西,比如父母的照片遗物,虽然没有相处过,但好好珍藏这些东西,也是留一个念想,给活着的人,也是对死去的人,至少还有人记住他们。

    这可能是萧函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了。

    之后,她又找人彻底打扫了房子一遍,准备租出去。她要去首都上大学,这房子也用不上,带不走的重要东西,也被萧函存到了银行的保险箱,等以后安定了下来,再拿也不迟。

    学霸这人设,换了个地方也是学霸,不过在警校除了理论课之外,还有体能和枪械等课程。

    萧函在大学四年里直接就连任了警察大学里的射击,散打等诸多冠军。

    9526对此一点也惊讶,真的,

    以优秀成绩毕业的萧函,成功被调到了本市刑警支队,从一名见习警察开始做起。

    比起大多数从民警做起或者调到寻常部门的同学来说,萧函已经很不错了,这还多亏了她在学校的出色表现,一次警方部门领导到学校视察,见到她打靶,十枪,枪枪中十环,例无虚发,直接说了句,“这个好苗子我们局要了。”

    不过到刚进局里的第一天挺平淡的,队里就来了她一个新人,其他人连最年轻的小莫警官都是干了刑警三年的,经验比萧函这个刚出校门的‘菜鸟’丰富多了。

    队里的人也不会因为她过去在学校有多出色而另眼想看,但态度也不坏,队长江默虽然忙了点,但还是特地招呼了小莫,带新人认识一圈。

    小莫,全名莫冬,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模样清秀,笑起来让人很有好感,但在见到萧函,虽然因为她的外貌,眼中闪过一丝经验,但含笑的目光中更带了警察的敏锐打量,没有什么冒犯的意思,只是职业习惯。

    他带着萧函把队里的人认识了个遍,还笑道,“在你来了之后,我们队里就不止一个女生了。”

    小莫所说的之前队里唯一一个女性是苏楠,比小莫还早进来一年,给人感觉干脆利落爽快,还主动和萧函约了午饭,给她提问一些队里的情况。

    午饭是在警局附近的餐厅吃的,苏楠吐槽道,“平时就是忙了些,一年到头很少出大案的,虽然一出大案,就是大麻烦了,要累到死的地步。”

    聊的稍微熟了一些后,苏楠又问起另一件事,“你现在住哪啊,干我们这行的手机要二十四小时开着,随时会找你,住的地方要是离警局太远,赶来赶去会很麻烦的。”

    萧函咬着草莓牛奶的吸管,回道,“在外面租房子住,就在绿圆小区。”

    “哦,那就好。”心知绿圆小区离警局就几百米的距离,苏楠点了点头,“队长人脾气还是挺好的,但你要是迟到什么的,他会很生气。”

    第一天,萧函也就负责看案卷,其他人有事了会让她帮忙查资料,网络也是萧函对这个世界为止惊叹的一样,也是她重点学习的一门,毕业时技术科的也有向她伸出过橄榄枝。

    忙到七点才下班,晚饭是江队点的外卖,照烧猪排饭。

    据小莫和苏楠说,队里忙到点外卖是日常,两人说起来都是一脸菜色,萧函倒无所谓,她上一世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从未学过做饭,而她似乎也没有这个天赋。

    哪怕在孤儿院,也只是让她做出的食物可以吃而已,说美味绝谈不上。

    幸好萧函不会做饭,但也不挑食。

    下班后回到租的房子,一室一厅的小公寓,布置简单,条件不算好也不算差,哪怕以她的实习工资支付起来也绰绰有余。

    之后的一周,萧函的工作都是看案卷,帮同事查资料,闲暇时间会向人请教。

    本就留有心思注意的江队,心里也微微点头,虽然档案上说萧函身手很好,但没想到处理单调的文职工作也格外静得下心来。

    毕竟是要进他的队,他可不希望进来的是个畏畏缩缩,或是寻求刺激天天想办大案的中二大学生。

    偶尔也出一下外勤,在跟着跑了几个案子后,萧函给队里的人都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认真,会冷静思考,而且身手是真的不错。

    在距离转正只有一个月的时候,第二次任务提示响起来了。

    9526还在替宿主想今晚是吃楼下的鸡汤馄饨呢,还是吃酸菜肉丝面,突如其来的任务提示音吓得它一个哆嗦。

    紧接着就是热泪盈眶,原来时空局没有忘记它和它家宿主,还是有任务的。

    然而它的感动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这次的任务比新手任务还要吝啬,只给出了一个名字,“宋久”

    摔,这叫什么任务啊。

    和暴躁的9526相比,萧函的反应就要淡定多了,没任务的时候,她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任务来了,那就完成好了。

    只给了一个名字,让人摸不着头脑,全华国十几亿人口,茫茫人海想找一个不知性别,年龄,样貌的人有多难。但对萧函来说却不难,反而在身份上有便利。

    “宋久?”萧函在心里念了一下这个名字。

    利用午休的时间,萧函借用了警局办公室的电脑,也不是什么特权,只是在人口档案里搜索一个名字,即便被发现了也不会有什么处罚。

    运气好的是,在本市人口档案里搜索到了唯一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运气不好的是,这个叫宋久的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