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代嫁皇子妃
    回皇子府路上,萧祈不骑他的宝马,反而是上了叶无心的马车。

    迎上叶无心清亮澄澈的眸子,萧祈别开了眼,轻咳了几声。

    “我最近练武,腿有点酸。”

    叶无心也不戳破他的谎言,车厢够大,多了一个人也无碍,她轻轻应了一下便没再说话,

    马车开始行驶后,萧祈望了一会窗外,又忍不住回头看向安静的叶无心,长长的眼睫下一双黑亮沉静的眼眸,既不娇俏,又不温柔,却轻易就吸引住他的目光。

    “你看了很久了,是想看什么,还是和我说什么?”

    叶无心侧过来看他,目光高洁沉静,没有半分女儿家的羞涩,好像再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萧祈愣了愣,立刻别过头去,许久后连叶无心都没动静了,他才说话,语气了多了几分忸怩,“你生辰是在什么时候?”

    “生辰?”叶无心听到这两个字有些讶异,

    萧祈也是因为邵曦的生辰才想起叶明心来,想送她点礼物却找不到好的借口,便问起她的生辰来。

    “我没有过生辰。”叶无心坦然道,范素问恨不得将她的俗缘斩个干净,又怎会主动告知她是何年月所生。至于叶府,连她这个人都忘得差不多了,也未有过生辰的事。

    萧祈却心底生出怒意和酸涩来,他虽自幼丧母,但因为父皇爱屋及乌,宫里头谁也不敢忘了他的生辰,而他的生辰宴隆重盛大的几乎仅次于太子。

    而叶无心,她有父有母,却如同没有,有个师父,却是一心想让她摈弃七情六欲,萧祈也查过她在清风庵的生活,他不敢想象,叶无心在那里孤寂清冷地生活了十八年的日子。

    越脑补萧祈越心疼。

    叶无心看着萧祈复杂莫名的目光,默默移开了眼。

    管家见到殿下和皇子妃一起回来,有些惊讶,之后的几日里,萧祈没落下过去军营练武一日,却也不再出入风月之地,仿佛修身养性了不少。

    管家没少在皇子妃跟前说这事,叶无心却懂了萧祈的意图,不过看他如此勤奋,她也就没破坏萧祈的热情,比如告诉他可能再练十年也打不过她的事实。

    叶无心没有刻意去冲击忘情诀第八层,而是沉下心来,而不知道为什么任务的进度条已经涨到百分之六十了。

    她对萧祈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但在旁人看来七皇子夫妇似乎关系和缓了许多。

    萧祈还特地去宫里找了一回钦天监,去问叶明心的生辰八字,从钦天监府出来路过御花园还遇见了太子妃。

    “太子妃。”萧祈拱了拱手,他虽未封王,但也只需行个半礼。

    叶明蕙温柔笑了笑,“太子昨日还说起七弟呢,七皇子若有空不妨来东宫坐坐。”

    似乎是为了加重这话的份量,太子妃叶明蕙又含笑道,“我也许久没见三妹了。”

    本来微勾着唇,带着散漫笑意的萧祈听到这话,眼眸一眯,“不必了,皇子妃性子古怪,与人相处不来,还是不打扰太子妃了。”

    “我也先走了,不打扰太子妃赏花了。”

    看着萧祈离去的背影,叶明蕙笑意微淡,陛下不日将南巡,太子也当是要监国的,本想拉拢一下七皇子,可惜对方一如既往不冷不热的。

    叶明蕙想起七皇子话中对叶明心的维护,微叹了口气,“看来我这位三妹还是好福气啊。”

    萧祈转身就把太子妃的事忘到脑后了,东宫的示好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他可没那心思和太子演那虚情假意的兄弟情谊,也对那把尊贵的龙椅没什么兴趣,无论谁登基,他回了封地都不干他事。

    至于让叶明心入宫,他想都没想过,有过前面两回的经验,叶明心根本就不适合皇宫里的这些规矩,也不懂那些勾心斗角,弯弯绕绕。

    他也舍不得让叶明心去陷入那些无聊腻歪的事。

    隆宣帝南巡,太后年级大了没有更去,皇后也要主持后宫,所以只带了几个皇子皇女,留下太子监国。

    隆宣帝本来是问过萧祈要不要一起去的,萧祈嫌以往去多了,南巡对他而言也没什么趣味,便也留下了。

    叶无心待在府里,也未去过问外面的热闹,却没想到晚上萧祈给了她一个惊喜。

    漫天的烟火,绚烂至极,一身锦衣的萧祈,斜挑的桃花眉眼如往常恣肆飞纵,却在夜晚中隐隐多了一分温柔,

    “今天是你的生辰。”

    他特地问了钦天监,也推了南巡。

    9526:“宿主,萧祈好像喜欢上你了。”

    “为什么?”叶无心直接问了出来,而不是通过心声和9526交流。

    萧祈以为叶明心是在问他为什么做这些,愣了愣,然后嘴角微微上扬,笑了,“也许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便让我喜欢上了你。”

    他坦然道,“我过去有很多不好,但从此以后,我只希望认定你一个人。”

    萧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说酸掉牙的情话,却又觉得如果是叶明心,那么也没什么不好。

    叶明心什么都不懂,宛如一张白纸也没有关系,他可以教她,等她。他也会保护她,无论是叶家的人,还是缥缈门,都不会有人能伤害她。

    萧祈看向叶明心,她的眼睛仿佛天上的寒星,却亮得能灼伤他的心。

    “任务进度达到百分之八十,宿主,很快就能完成了。”

    听到萧祈告白的话,9526第一反应就是宿主答应他,然后就拥抱优质男主,成为人生赢家,这不是标配吗?

    叶无心轻轻道了一声,“对不起。”

    萧祈听不到,叶无心没有做出回应,他有些失望,但并不沮丧,他还有很长的时间。

    9526却很意外于宿主的话,叶无心似是感叹,又是复杂释然,“我好像利用了他。”

    能意识到这一点,对叶无心而言也是不易。

    她只是凭着直觉去做每一件事,什么对她有利,什么可以帮她完成任务。

    她不知道她过去是什么人,但即便突然落到这种境地也没有任何惊讶慌乱,反而是对9526还有什么任务太过好奇,而下意识去完成任务,在这期间,却没有顾及到别人的感受。

    她对这里的人都没有太重的感情,即便是相处十几年的师父,也因为一早知晓拜师收徒的真相,而本就没有多少感情。

    所以哪怕他们会伤心难过,还是愤怒嫉恨,她都不在意。

    但现在她却意识到,这是不对的。

    类似的问题其实经常发生在任务者身上,但能像叶无心这样在新手任务时期就及时反应过来,并进行调整的却是少之又少。

    连9526也没明白宿主思索迷茫的是什么,当很快叶无心眸色又恢复了一片清明。

    声音清冷平静道,“我突破了。”

    萧祈还没想好他的追妻大计,宫里就来了传召,太后想去京外南山拜佛,让皇子皇子妃们都陪同。

    萧祈还是很尊敬这位祖母的,还带着叶无心一起去了。

    见萧祈和皇子妃相处不错,时不时就扭头看两眼,最近也没再听说老七胡闹的事,太后心里舒坦,脸上也多了笑意,还特地让人不要打扰了七皇子夫妇。

    青山绿水,还能听见鸟雀和鸣,山涧泉水叮咚。

    “其实京中也有许多安静优美的地方。”萧祈知道叶明心喜静,费了心思把京城里符合她喜好的地方扒拉了一圈。

    此次陪同太后出来,萧祈一身华贵皇子常服,叶明心则是偏素雅却也不失精致的华裙,和别的皇家女眷不同的是,她发髻上的珠翠太少,着实素净了些。

    但在萧祈眼里,却是比谁都要好看。

    然而他想象中的和叶明心相处的大好机会却被突然出现的刺客所破坏了。

    山林中突然冒出的手持兵器的黑衣人,甚至比上一次宫宴的还要多,

    他们是特地选中了太后上香的时候,萧祈瞬间闪过这个念头,但时间已来不及让他细想,太后上香的消息是被人泄露,还是从一开始就是有人唆使的。

    御林军和侍卫竟然不敌那些黑衣人,纷纷被斩杀。

    叶无心这次却是带了她的剑,就缠在腰间,如臂挥使,宛如银龙,黑衣人中竟跳出一人主动与她缠斗,却在几招后被她的剑尖刺穿右肩。

    那人认出了这武功来路,有些惊恐道,“你是缥缈门的人。”

    知道不敌后,那人立刻退去了,解决了武功最高的黑衣人,余下的黑衣人对叶无心而言也是不值一提。但萧祈却担心叶无心会受伤,

    尤其是黑衣人似乎源源不断,而他们在山上躲无可躲,萧祈果断对叶无心道,“我们先下山。”

    叶无心点了点头,和萧祈护着太后皇后等人下山。

    御林军侍卫,还有黑衣人宫人的尸体堆积了一路,太后脸色都白了,紧紧握着萧祈的手。

    可刚安全到山下,却不见应该驻留在此的御林军,却变成了早已埋伏好的黑衣人,为首的居然是皇后的亲弟弟王珅,得意洋洋到,“各位殿下,我劝你们还是束手就擒为好。”

    萧祈立刻扭头去看皇后,不复在山上的仓惶,反而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是皇后,萧祈直接猜到了真正的幕后之人,太子。

    但他想要做什么,萧祈面色沉了下去,但心思转的更快,打晕并挟持了皇后,又立刻将太后送上马车,还有其他几个皇子,准备杀出重围。

    其他皇子也意识到,皇后的人可能不会杀太后,但绝对会留下他们的命。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能在这里灭掉萧祈还有其他几个皇子,还能利用太后的死大做文章。但皇后和王家人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叶明心的武功。

    因为有皇后被挟持,黑衣人有些束手束脚,还是被萧祈他们逃了出去。

    思及对方的计划周详,想来回去的大道上也会有人埋伏,萧祈当机立断,选择绕路,但在到了一处大河边时,还是被追兵追上了。

    涛涛江河边,追来的不是之前见到的黑衣人,而是训练有素身披甲胄的将士,一些皇子认出那是京城大营的守城军,心都凉了,这是打算趁着父皇不在要起兵造反啊。

    而他们似乎也不打算顾及在萧祈手上的皇后,直接摆出了数百弓箭手,像是要让这里成为太后和几位皇子的葬身之地。

    萧祈目光冷冷扫过,持剑的手微颤,他先前在与黑衣人缠斗时就受了伤。

    “你们先走。”叶无心的声音响起。

    萧祈震惊看向她,并抿紧了唇,“你拦不住他们的。”

    叶无心的衣裙未染血色,她的剑也一样,仿佛刚才根本没有经历一场恶斗。

    萧祈最后坚持道,“我和你一起。”

    叶无心望向他,眸光似乎多了些什么不同的东西,“不用,你和他们走。”

    亲思,忘情诀中十五式之一,类似摄魂术,对萧祈用上是够了。

    萧祈恍惚回到车里,同他们离去,只留下叶无心独自一人。面对数千将士。

    为首的将领远远看到,却不急着追,在他眼中,这些人早已是死人。

    “没想到七皇子妃武功如此高。”他冷笑道,“但绝顶高手又如何,能敌得过数千兵马么。”

    说完,他抬手便是下令放箭,朝着叶无心破空而来。

    叶无心一剑挥过,忘情诀第六式,断金。

    数百支利箭同一瞬间,全部折断。

    莫说将领,便是那些甲士也未曾见过如此诡异的一幕。

    叶无心轻抚长剑,听着江河滔滔之声,内心却分外平静,她已顺利晋升忘情诀第八层。

    忘情诀,是能把己身之意志生命,融入为大自然生物静物任何一石一木之中,借天地自然的力量化为自己之势。

    水亦是天地自然间最纯粹的力量。

    便是千军万马,也敌不过。

    太子谋反,并利用了守城大营的军备与承恩伯王家控制了京城,囚禁百官,以太后上香遇刺为由,清洗京城。

    然而最为精锐的一股兵力却折损在了追杀诸位皇子路中的天灾,传言那是上天发怒,才令江水滔天,淹没了所有人,也保住了逃走的人。

    立刻赶回的隆宣帝镇压了太子叛军。

    太子造反虽被平叛,但许多留守京城的皇子以及女眷还是死在了叛乱之中。隆宣帝哀恸不已,下令赐死太子和皇后,诛王家三族。

    太子妃和东宫妃嫔也获罪,终身幽禁,太子妃娘家相府虽未参与太子谋反,也受到牵连,叶相主动请辞,告老还乡。

    据说,叶相的另一个女儿,七皇子妃也殒命于叛乱中。

    除了七皇子萧祈不愿相信,包括隆宣帝太后都默认了。

    三日后,

    叶无心在一间隐蔽的禅房里见到了许久未出现的范素问,她盘坐在床上,似是有些虚弱。

    察觉到叶无心的忘情诀已到了第八层,她苍白的脸色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

    从袖中拿出一张玉牌,眸子亮得惊人,“无心,你可愿继承缥缈门门主之位。”

    叶无心默然,却伸手接过了玉牌。

    范素问欣慰一笑,她真的很高兴,她的好徒儿没有让她失望。

    “你拿着玉牌回缥缈门便可,她们会奉你为门主,不会有不服你的人。”那些会阻扰叶无心继承缥缈门的人都已经被她清理了。

    范素问缓缓闭上了眼。

    9526:“宿主,她怎么了?”

    叶无心平静道,“她死了。”

    9526惊讶道,“她武功那么高,怎么会死?”

    “谁说武功高,就不会死。”叶无心摇了摇头,淡淡道,“忘情诀有驻颜之效,但无法延长寿命。”

    9526听了出来,“宿主,你早就知道她会死。”

    叶无心点了点头,“一年前,我就有察觉到她气血逆脉,许是过去留下的旧疾。”

    拖着本就不好的身体再为她扫除缥缈门内的障碍,只会损耗她的寿命。

    9526:“那宿主,你接了掌门玉牌,是要去缥缈门吗?”

    叶无心轻嗯了一声,9526又问道,“那萧祈呢,你不回去了?”

    叶无心在京城待了三天,等到太子叛乱平定,她的新手任务进度也达到了百分之百,顺利完成。

    她猜想应该是9526所说的剧情结束了,她也完成了‘改变代嫁太子妃人生’的任务。

    “萧祈?”叶无心微微怔愣,然后摇了摇头,“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并不爱他,连喜欢也没有。”

    新手任务完成,余下的就是她自己的选择了。

    在9526看来,就是游戏打出了两条支线结局,一是去缥缈门当门主,二是和萧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还有额外的一种选择,提前脱离世界,这是新手任务的福利。

    宿主似乎更倾向于去缥缈门,按她的话来说就是,“我都练到了忘情诀第八层了,不冲一下第九层,试试能不能破碎虚空,实在不甘心啊。”

    虽然因为萧祈的事,让她调整了重视任务兴趣忽略感情的心态,但还是下意识想做到最好。

    9526猜测它家宿主穿越前肯定是高级玩家。

    番外

    “祈儿,她已经死了。”

    “我知道,她一定还活着,只是不想回来了。”曾经多风流浪荡的人,却成了愿意抱着一个念头痴情的人。

    是不是痴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也许只是个执念。

    深到最后连他也不愿放下。

    隆宣帝有想过,把皇位传给萧祈,但大庆的皇帝不可能是个不愿娶妻生子的皇子,无论是名门贵女,还是属国公主,都被萧祈轻描淡写拒绝了,而他府中早已遣散了过去的侧妃侍妾,清心寡欲的像个和尚道士。

    不过谁都知道,他是在挂念香消玉殒的七皇子妃。

    也是因为如此,无论谁登基,都不会忌惮萧祈。

    数十年后,两鬓已白的萧祈偶然遇到一个缥缈门的弟子,一直藏于心中的话终于有机会问出来,

    “你们门主可是叶明心?”

    那弟子迟疑了一会儿,最后道,“缥缈门是曾有位姓叶的门主,不过在庆嘉十六年就已破碎虚空而去,不再这世间了。”

    庆嘉十六年,那不就是她离开后的第三年。

    萧祈眼角微微湿润,继而低低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