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代嫁皇子妃
    萧祈这几天没少练武,被叶明心一戳就动不了,实在是太丢脸了。

    但在他的一众往日好友看来却有些不正常了。

    “怎么,突然发奋了起来。”说话这人是清国公世子邵曦,调笑道,“七殿下,倚月楼的卿姑娘还念着你呢。”

    “哪位,我可不记得。”萧祈虽然在叶明心那里吃亏了,但还是那个顽劣不羁的主,别人想捉弄他再过八百年都难着呢。

    邵曦摸了摸鼻子,别看萧祈在京中的名声是流连风月的浪荡皇子,但玩的好的人都知道,真被他碰过的却很少,无他,萧祈这丫看不上眼而已,爱美色,又惹了不少桃花,但却是真的多情又无情。

    “可我却是想念流霞的琵琶了,走走。”邵曦露出风流多情的笑容,拉着萧祈就要走。

    “算了,我就不去了。”萧祈下意识推拒了,说的太快回过神来,他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拒绝得太干脆了。

    邵曦惊奇不已,“难不成真的从良了?”

    “没兴趣。”萧祈也没去细究自己的不对劲,凭心而言,秦楼楚馆,风花雪月还真没有过去那么吸引他了。

    “七皇子妃还真厉害,能令浪子回头。”邵曦摸了摸下巴,但拉着萧祈的手还是没松开,嘿嘿笑道,“不过明天是我生辰,连提前陪陪兄弟我都不肯么。”

    倚月楼,京城最具盛名的风月之地,且不同于一般的青楼楚馆,多是才子佳人,名士风流。

    萧祈过去是这里的常客,可如今却只喝酒,半点目光都不给身边曼妙清丽的歌妓。

    既听着琵琶曲,又欣赏着身边美人的邵曦止不住地摇头道,“我可是见识到你薄情的一面了。”

    不久前,萧祈在这里还能随口拈来情话哄得一个个美人花枝乱颤,情意绵绵,如今却能坐怀不乱,视若无睹。

    酒已过三巡,邵曦让包厢里的美人出去,只留下他和萧祈二人喝酒。

    “之前我听传言还不信,现在看来,这位七皇子妃还真是非同一般。”

    萧祈俊眉微挑,“传言?什么传言?”

    邵曦摇头晃脑道,“有说七皇子妃武艺高强,也有说清心寡欲的道姑。”

    这些都是京城勋贵人家听的风声,邵曦有些是不信的,武艺高强?他见过那些舞枪弄棒的将门小姐,一个个彪悍泼辣。清心寡欲的道姑还有几分可信,毕竟是长于庵堂。

    不过无论是哪个,他原先都挺为萧祈可怜的,既是被人换了婚事,对方还不是个正常的姑娘。

    可现在瞧了,只能说缘分还真是妙不可言,偏偏这样一位不同寻常的皇子妃就让萧祈准备脱离花丛了。

    萧祈不知道邵曦的想法,他还在想着那些传言,不过想来,叶明心便是听到了,也不会在意,萧祈一想就忍不住唇角微勾了勾。

    “京城里头多的是眼睛盯着这位七皇子妃。”邵曦提醒道,“你好歹是陛下最宠爱的皇子。”

    “那又如何?”萧祈嗤笑了一声,他从不在意这个名头,那些人也不肯消停。

    包厢外忽然响起一阵古筝声,音律叮咚,如亲临高山流水,清远宁静,便是在这汇集了天下灵秀繁华的京城也是少见。

    一曲罢,万籁俱寂,“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邵曦借用前人的诗句,感叹道,注意力也被引向大堂,想看看弹筝的姑娘是何等容貌。

    倚月楼的老鸨庆娘混了花香脂粉的甜腻声音响起,“这位是我们倚月楼新来的云丘姑娘,擅长弹筝,而且——”

    庆娘故意拖长了音,引起客人的兴趣,“云丘姑娘下一曲会为客人单独演奏。”

    “但究竟是哪位客人,全凭云丘的心意。”庆娘拍拍手,就把身后的云丘拉了出来。

    这时已被勾得心痒痒的邵曦走到门外,望向楼下,也看清了云丘的容貌,面若芙蓉,极清极妍,气质脱俗,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可人,再回想起方才的筝音,称得上是才貌俱全。

    云丘莲步轻移,声音温婉动听,“云丘仰慕七皇子已久,愿献一曲。”

    倚月楼里不知多少羡慕嫉妒的目光望向了萧祈所在的包厢,而邵曦更是一脸的羡慕,萧祈随随便便都有这样一个佳人仰慕。

    萧祈确定自己未曾见过这位叫云丘的女子,但既然邵曦有意,他也就允了让那云丘姑娘上来。

    邵曦之前羡慕的心思总算安慰了不少,而他也是唯一认真在听云丘弹筝的人。

    萧祈的心思早就不知飞哪去了,便是筝声再好听也听不进去,差不多时候了,他就起身离去了,无视了那边云丘含情似嗔的目光,看的邵曦又怜又爱。

    倚月楼外,萧祈等着邵曦,却没想到等来了邵曦和云丘姑娘。

    邵曦顺口解释道,“云丘姑娘卖艺不卖身,只是平日来倚月楼弹几曲而已,我顺便送她回去而已。”

    萧祈冷冷瞥了邵曦一眼,看得后者有些心虚。

    邵曦摸了摸鼻子,他有什么好心虚的,萧祈过去还不是和他一样。

    萧祈以为此事只是个小插曲,不想第二日在去清国公府的路上又遇到了这位云丘姑娘,

    “多谢殿下那日送云丘回家。”云丘似染了一层霞光,秀丽的面容上浮现淡淡情意。

    送她回去的是邵曦,萧祈有些不耐,也不想理会,正打算转身就走,却被云丘大胆拉住了衣袖,“殿下。”

    恰好这时萧祈身边的小厮有些惊恐道,“七皇子妃。”

    萧祈闻声望去,一身华贵云裳却依旧宛如天上云清远高洁,不染红尘的叶明心。

    原以为万年不出府的叶明心,不但出来了,还刚好看见了这一幕,萧祈:“……”

    跟在萧祈身边的小厮侍卫心道,殿下往日花心,现在也就是旧习难改,这回是被皇子妃亲眼撞见了。

    9526气得跳脚,“人渣,臭流氓。”

    叶无心是不怎么出来,不过刚好今天是师父范素问安排在京城的缥缈门人见她,以便她驱使。

    她瞟了云丘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殿下。”云丘依旧拉着萧祈,看也不看叶明心,几乎半个身子都靠在了萧祈身上,似痴似怨的一声,仿佛他们之间有什么缠绵。

    萧祈回头凌厉的一眼,仿佛能看透云丘的心思,吓得云丘一个哆嗦。也不与她纠缠,果断先去追叶明心了。

    叶无心并没有走远,

    “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不要误会,送她回家的是清国公世子邵曦,我只在倚月楼见过她一面。”

    9526愤愤道,“渣男总是有各种解释。”

    “这回你还真误会了他。”叶无心替萧祈在系统面前解释了一句。

    “??”9526顿时疑惑了。

    叶无心顿了顿,道,“那是缥缈门的人。”

    虽然很淡,但的确是缥缈门人的气息不假,缥缈门的其他心法或多或少都借鉴了忘情诀,而修习忘情诀的叶无心对缥缈门的弟子也会有所感应,这也是缘于她如今的境界已经很高了。

    大概范素问也想不到,叶无心回到京城后,武学上修为进益更快了。

    叶无心却能猜到缥缈门人出现在萧祈身边的目的,每个门派都有外门弟子,他们未必修习本门心法,甚至很少以本门弟子身份露面,但却从事着其他身份为门派效力。

    她想云丘所接到的任务,就是引诱萧祈,或者让她认为萧祈负心。

    叶无心看向萧祈的目光不免带上了些许同情,“我知道了。”

    事实上,这些麻烦还是因为她而来的,而且很可能不止一回。

    9526无语,萧祈大概是遇上了一心想要拆散他和叶无心这段夫妻关系的恶婆婆。

    感觉到叶无心是真的不在意,也没有把刚才那一幕当回事,萧祈松了口气,也有些微不可察的失落。

    他也不好再解释,怕越描越乱,好像显得他真有什么,虽然他也知道他过去劣迹斑斑,哪怕解释什么也没有说服力。

    按捺下心中情绪,得知叶明心正要回皇子府,萧祈笑笑道,“我陪你一起回府吧。”

    云丘摆脱了七皇子的人,回到安全地方,背后生出了些冷汗,心想,“那就是门主看中的继承人啊,一切都是门主安排的,可千万不要迁怒她们这些小弟子啊。”

    虽然不知自己已被叶无心识破了,但回想起萧祈那无情凉薄的目光,恐怕再待下去也没有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