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代嫁皇子妃
    萧祈既然已决定将叶明心当做自己的妻子看待,自认不能让她继续受人蒙骗,而且那个蒙骗她的人,指不定哪天又把她给哄走了。

    不过也不能开门见山就说,你爹娘是听信了别人的话,以为你命不好容易给相府带来祸事,才把你扔到深山庵堂里十几年不闻不问的,而传授你武功十几年的师父就是那个骗子,还是故意让你被父母抛弃的。

    想想也不可能吧。

    萧祈设身处地地为叶明心想一想,换作是他,别说对相府有什么感情了,完全是受到了打击啊。

    生活在一场骗局之中,人生也任人摆布,那个人还是一心信赖的师父。

    萧祈琢磨了好一会儿,皇子府的下人看他沉思的样子,以为是什么大事,不敢打扰。最后萧祈唤来管家,有些严肃地沉声道,“你同皇子妃说一声,今晚我们一起用饭。”

    自成婚以来,萧祈和叶无心连面都见得少,何况是一起用饭。宫宴刺杀后,萧祈的态度没有那么冷淡了,可惜叶无心依旧我行我素的样子,让人亲近不得。

    这回还是萧祈第一次主动提出和皇子妃用饭,也让管家看出了殿下向皇子妃示好的意思,立刻应下了。

    正要退下去皇子妃院内传话时,又被萧祈喊住了,轻咳了两声,“皇子妃喜欢吃什么?”

    管家有些惊讶于殿下对皇子妃的上心,想了想皇子妃入府来的饮食,回道,“皇子妃的口味偏清淡些。”

    萧祈微勾了勾唇,“那就多备些她喜欢吃的。”

    叶无心听了管家传的话后,也无可无不可地应下了,也就走几步去吃个饭的工夫,不过来的突然,萧祈恐怕有事要同她说。

    晚宴比平时叶无心用的要丰盛许多,有她常吃的,也有萧祈喜欢吃的,底下人从不会忽视主子的喜好。

    不过这一餐用的相当安静,叶无心习惯了食不言,寝不语,就是有话也是在心里对系统说。

    萧祈平日浪荡惯了,也有些不适应如此安静的用饭,时不时瞅叶无心两眼。

    叶无心对他的目光视若无睹,慢条斯理地吃饭,一举一动的礼仪甚至不输于皇家。

    待用完了饭,叶无心才抬眸看向萧祈,“你要同我说什么。”

    萧祈对上叶无心沉静的眼眸,不知为何心极快的跳动了一下,难得平静。

    直到叶无心出声疑惑地看了看他,才回过神来。

    萧祈抿了抿唇,他的相貌着实好看,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清俊的脸庞,削薄轻抿的唇,还有那双桃花眼安静下来认真得叫人难以拒绝的目光。

    他设想过叶明心知道真相后的各种,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般平淡。

    “哦。”独属于叶无心清冷的声音。

    似乎也察觉到反应太过简单,有些辜负萧祈特地告诉她一声,于是叶无心认真地轻声应了一下,“我知道了。”

    很早就知道了。

    萧祈却是从另一个方面理解了叶明心的反应,叶明心刚出世两天就被送到了清风庵,多年来都是受范素问的教养,而范素问又是缥缈门的门主,她教育徒弟除了武功就是道经,也不会教她礼教规矩。

    也难怪养成了叶明心如今不知世事,清心寡欲的性子,行为举止也与旁人不同。

    从她对叶府的态度可见一般,之前他还曾以为是她对叶府有怨,如今看来,是对叶家的人没有感情。

    她对于被父母抛弃的事没有触动,没有伤心难过,萧祈有些高兴,但同时又更加担心起来了,那就是叶明心同样不在乎她师父的所为。

    萧祈不愿宛如一张白纸的叶明心继续信赖她师父,苦口婆心道,“范素问不是好人,是她一直在欺骗你,害苦了你。”

    “萧祈的人设是变了么?”叶无心有些无语道。

    “从霸道纨绔小王爷变成了劝人从良恨铁不成钢的长辈。”

    9526不知是该吐槽萧祈,还是它家学习能力超强的宿主。

    ……

    叶无心回到院子里,丫鬟嬷嬷已经准备好了热水沐浴,而且和往日一样,退到外间。

    七皇子妃不喜欢人近身伺候。

    虽然院子里大多是叶家陪嫁的人,但也有一些皇子府原有的下人,不是没有敢趁着七皇子妃‘不得宠 ’,给叶无心下小绊子或是不听吩咐的下人。

    不过在经历过一次木头桩子待遇后,也没人再敢随便吭声。

    最惨烈的一次就是,整个院子的人都成了木头,叶无心安静地发着呆,没人吵她更好。

    叶无心沐浴的时候,9526曾提过要屏蔽视觉么,一些女性任务者似乎挺介意被看到身体的,哪怕是毫无性别可言的系统。

    然而叶无心毫不介意,以她的话来说,如果一个世界一个任务,那么身体也只是暂时的躯壳,也许日后会变成男人,也会变成其他东西,何必要在意呢。

    哪怕失忆了,适应能力也是相当好的,9526忍不住去猜想它家宿主穿越前世是什么人物了。

    沐浴过后,叶无心也准备睡了,不想萧祈来了。

    和晚上一起用饭时的样子有些不同,此时过来的萧祈白皙的耳尖有些红,似乎在羞涩。

    萧祈正是因为对父皇的嘲笑也是耿耿于怀,之前他对叶明心没有动心,对这些传言自然不在意,但现在莫名心跳有些加速,脸也有些热,

    奇怪,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有什么好羞涩的。

    叶无心却不在意他所谓的纠结,甚至语气都没有什么波澜,直接问道,“你怎么来了?”

    萧祈有些色厉内荏,俊美的脸蛋也越发的诱人起来,底气不足却维持着唇角的调笑,“你是我的正妃,你我同宿一屋有什么好奇怪的。”

    9626:“臭流氓,”

    听见9526的话,叶无心微顿了一下,然后抬头,清亮的眸子看着萧祈,“你说的不错。”

    萧祈心微微一颤,只见叶无心朝他走过来,走到他面前,抬手到他胸前,眨眼都来不及地迅速点了两下。

    萧祈避无可避,生生被点了穴道。

    叶无心收回手,语气平静道,“这也是同宿一屋了。”

    9526撒花:“做的好,宿主,不给臭流氓任何机会。”

    动弹不得的萧祈睁大了眼睛,透出不可置信的目光,然后看着叶无心躺在床上,盖上被子闭眼睡了。

    完全不管他。

    院子外的丫鬟嬷嬷知道七皇子进去还挺高兴的,被皇子妃虐惯了也就习惯了,几乎都认命了,其实皇子妃也挺好的,也不打她们骂她们,也就让她们‘安静’,不打扰她而已。

    清晨醒来,叶无心发了一会儿呆,才想起萧祈还被点着穴,起来解了萧祈的穴。

    萧祈竟然没有发脾气,就瞪了叶无心一眼,冷哼着挥袖走了,体力还不错,站了一夜也没腿软。

    伺候着殿下用早饭的管家,看到殿下眼底明显的黑眼圈,心里立刻懂了些什么。

    萧祈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吩咐管家,“派人去请个朝假,我回去补个觉。”

    管家立刻应下了,定是主子昨晚累着了。

    之后的几日,殿下再也没有去皇子妃院子里,皇子府的下人私下道,殿下喜新厌旧,怕是几天热度便散了。唯独不这么想的只有管家。

    殿下是没再亲近皇子妃的意思,但也没如往日那么频繁出入外面的风月之地,而是跑到城营练武,仿佛就是从良了。

    管家估摸着,殿下是真的对皇子妃用心了。

    叶无心不知萧祈的变化,也没有过问过,她的生活和之前一样清心寡欲,不问世事。

    只是期间,又见了师父范素问一回。

    “师父。”叶无心对她的态度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清清淡淡的。

    范素问也猜到徒弟应该也知道了真相,对于叶无心没有改变对她的称呼,多了一丝安心,望向叶无心的目光也微微柔和,“师父对不起你。”

    她又沉声道,“但师父都是为了你好。”

    “世俗女子追求的那些富贵名利,囚困于后宅争斗,那些才会真正毁了你。”

    “你是这么多年来修习忘情诀最快到第七层的人。”范素问眸间闪过一丝落寞和骄傲,“连你师父我也比你晚了十年。”

    “我当初为了忘情,亲手斩断了俗缘。”范素问声音轻轻柔柔,却说着凉薄得沁人心骨的话。

    9526听到这话有些明白了,叶无心之前说哪怕告诉范素问,她也听不进去,是什么意思。

    “入了魔障。”叶无心叹道。

    “只希望你不要耽于情爱。”她望向叶无心,目光里既是慈爱,又是希冀。

    范素问最后道了一句,“近日,我会不在京城,等我回来,你再告诉我答案。”

    叶无心沉默不语,她也猜到了范素问是去做什么。